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28 老翰林发飙

028 老翰林发飙

  肖乐天的闪亮登场,震慑了在场所有的人,文人被他霸气十足的眼神扫的一句话都不敢说,而满楼的名 妓们一个个则满面桃花,害羞带臊的盯着肖乐天,恨不得立刻以身相许哪怕倒贴都可以。

  说实话,在清朝末期,社会对男人的审美还是很正常的,五官端正、眉清目秀、身材匀称的小白脸基本上就是所有女人心中的最爱了,而肖乐天正符合大清朝女人的标准审美观。

  但是晚清对女性的审美可太扭曲变态了,肖乐天一看这满屋子所谓的名妓头牌,当时心里就叫起了苦。这就是美女吗?怎么一个个全是小脚,再看看他们画的那个死人妆,少扑点粉就不行啊!

  看来历史资料还真不骗人,晚清流行贫 乳、小脚、白面外加一点红唇。老天啊,这几样凑一起,看来今晚注定是没有艳遇了。

  其实肖乐天心里还真想好好体验体验这时候青楼名妓的滋味,本身这小子就不是什么道德君子,但是后世的审美观和晚清时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显然肖乐天的口味没有那么重。

  既然艳遇绝对不可能发生,那就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这些文人的身上吧,可惜肖乐天刚刚坐在主位上,酒还没喝过三杯呢,就已经被问题给淹没了。

  “肖先生,既然恩里克王子对葡萄牙贡献如此之大,才能如此出众为什么他最后没有登基为王呢?”

  “肖先生,您说葡萄牙掀起的大航海时代,几乎和郑和下西洋是同一时期,那么那时候明朝为什么没有绕过您说的好望角,去欧洲呢……”

  “先生,那时候中华的航海真的有那么强吗?您在书中拼命攻击闭关锁国的政策可有什么依据吗?”

  “还有啊,为什么西班牙最后能吞并葡萄牙呢?这里面又有什么隐情没有……还有您最后一章,写到西班牙舰队就要见到印加古国的国王了,后面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不写了……”

  一大堆的问题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饶是肖乐天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差点没被噎死。第一时间更新就在肖乐天准备拿出西学大宗师的范好好装一把的时候,突然另一桌传来一声冷哼。

  “沽名钓誉之辈,蛊惑人心之徒,拿着天方夜谭糊弄人,居然还有人相信,这是何等的愚蠢。”说着还啪的一声拍桌子打翻酒杯四五盏。

  “老夫这辈子还没见过如此无耻之徒,抛弃祖宗庐墓,忘记皇恩浩荡,委身洋人当一个二鬼子,居然还有脸出书立传,写出这等孩童一样的文字,居然还敢说自己是西学大宗师,简直是欺世盗名……”

  肖乐天都被骂愣了,真没想到刚刚坐下就火力全开,连口菜都不让我吃,真是没礼貌。他疑惑的目光看了看罗翰林和闻章京,两人赶紧给肖乐天解惑。

  “肖先生,这位是北京城赫赫有名的翰林老臣,大儒王师正字会之,其他几位也是清流里鼎鼎大名的老先生……”肖乐天一听就明白,这是老腐儒们开始砸场子,没想到这本书才写十几万字就已经让他们寝食难安了。

  肖乐天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笑着向几位老者施礼“老先生请不吝赐教,在下洗耳恭听……”

  王师正王老翰林,一捻雪白的三缕长髯,冷笑的看了他一眼“就你写的那本西行漫记,如果当成《西游记》《封神演义》之类的神怪书,那还没什么。可是你居然敢说开宗立派的话,西学大宗师你也配?”

  “圣人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告诉我们天圆地方的道理了,为什么自古以来铜钱都是外圆内方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而且朱熹在《周易本义》中说:“天圆地方,圆者一而围三。三合一奇,故参天而为三。方者一而围四,四合两偶,故两地而为二……”

  “你听听,圣人言难道还能骗你不成,西方洋鬼子胡话连篇,说什么大地是圆形的,那么我问你,站在圆球两侧的人岂不是全掉下去了?圆球底下的江河湖泊岂不是全撒光了?”

  王老翰林现在就好像给一群刚开蒙的童生讲课一样,就差手里拿根竹板挨个打手心。第一时间更新“你瞧瞧你们,一个个让洋人迷惑人心的鬼话给鼓动的,简直就是数典忘祖。那洋人有什么好东西,他们所灌输的无非就是搅动人心,让百姓忘了自己的根本罢了,你们这是何其不智?”

  好家伙,老头满嘴吐沫星子乱飞,喷的下面的人一个个都不敢张嘴,没法子啊人家年龄大、辈分高下面年轻人谁也不敢正面起冲突。

  “老是圣人言,圣人言的,都让洋人打成这个样子,就不能学学人家洋人强盛的道理?”酒席间也不知道谁轻声的嘀咕了一句。

  “谁!这是谁……”王师正气的胡子都吹起来了,拍打着桌子站了起来用手指点着那些人“有胆说,没胆站起来吗?让我看看谁敢侮辱圣人之言!”

  “洋人的道理?谁想学!不敬祖先,不知廉耻,满脑子都是利益的蛮夷,居然有人还想去学他们!我让你们去学,谁去学我就上报朝廷,革掉你的功名……”老头一发飙吓的满桌子的妓女花容失色,她们不明白,向来以护花使者著称的王翰林,今天怎么这么动怒呢?

  话既然说到这里,肖乐天不能不反击,这老家伙摆明是要用官场的规矩压人啊,如果今天这些读书人不听他的,没准第二天他就要上本参这些年轻人去。

  “老先生既然对我的言论有所怀疑,那么在下也请问一二。洋人既然如您所说都是一群蛮夷,那么为什么这些蛮夷能够造出航行万里的大海船出来?这些蛮夷又能制造出大清无法战胜的洋枪洋炮出来?这些蛮夷又为什么能逼迫着大清一个个的把咱们的海港给打开呢?又为什么会攻入京师火烧圆明园呢……”

  还没等肖乐天问完呢,老翰林勃然大怒指着他的鼻子就骂“你还问我为何?还不是大清出了你这等认洋人当祖宗的汉奸?四年前的龚橙就是你等的楷模,如果不是他出卖大清的机密,英法夷人又怎么会火烧圆明园?”

  老翰林真的是气塌了天灵盖,他嘴里说的龚橙就是龚半伦,晚清名士龚自珍的长子。不过这个不孝子弟就连肖乐天都很气愤。据野史记载,英法联军进入北京后本意不想火烧宫殿,就是这个龚橙主动献计火烧三山五园,逼迫清朝立刻签订盟约。

  这个龚橙,极为得英国人的赏识,每月单给他的薪金居然高达万金。现在四年过去了,龚橙藏在上海租界里逍遥自在,而大清的读书人一个个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当王翰林说出龚橙的名字后,百花楼上下一片低声喧哗,年轻人的眼中都出现了一丝的动摇。王师正乘胜追击,一点点的攻击肖乐天的言论“你说大海船?那又有什么厉害的,就算能航行万里,他能上岸吗?至于说什么洋枪洋炮,这种奇技淫巧除了得利一时之外,根本就毫无用处……”

  “我且问你,当年八旗入关之前,闯王入京之前,大明的火器利不厉害?可是那么厉害的火器怎么就挡不住闯王的大军,又怎么在八旗铁骑下一败涂地呢?现在你老调重弹又有何用……”

  王翰林现在就好像站在金銮殿上舌战群儒一样,一脸不屑的盯着满屋书生,尤其是肖乐天“我大清以骑射起家,自然要遵循骑射传家的老规矩,只要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怕死,内修文治,外练武功,何愁洋夷不灭呢?看看洪杨之乱吧,最终胜利的还不是我们大清吗?”

  说完老翰林举起酒杯遥祝皇上和太后“我大清江山虽然国运小有羁绊,但是兴旺之势不减,有圣君和太后在朝,大清必将万万年……为我大清贺,为皇上太后贺!”

  我靠,肖乐天差点鼻子没给气歪了,心说这老头战斗力真高啊,这已经把官场的规矩给玩到极致了,最后居然用皇权来绑架所有的人。

  满楼的男男女女一听老头都把皇上和太后给搬出来,一个个赶紧起身面向皇宫为皇帝和太后贺,就连肖乐天都站起来了。

  王翰林如骄傲的大公鸡一样,斜着眼盯着肖乐天,满眼全是不屑。而满屋里的儒生们,除了罗翰林和闻章京再加上一些实干派之外,一个个眼中都有了疑虑之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晚清的文人,真正懂政治、知经济的人屈指可数,大部分都是读八股文读傻了的。这种人照本宣科的去管理管理国内民众还可以,但是只要事情涉及到洋人那就一个个全傻眼。

  在他们的眼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反正谁的声音大我就听谁的,谁赢了谁就是有道理的。

  肖乐天苦笑着摇了摇头“呵呵,大清如果朝堂之上都是老先生这样的人,这大清我看就要完啊!”

  “大胆!你敢诅咒圣朝……”一群老头当时就要发飙,甚至想去顺天府报官抓肖乐天。可是肖乐天摆了摆手“省省吧,我又不是大清公民,我现在可是正经洋人身份,西洋出生、西洋长大,你们大清的律法管的着我吗?”

  “老翰林您所说的道理简直不值一驳,你说大地是方的?那么我告诉你,四年前英法联军乘坐海船从大沽口登陆,后来战争结束后那些海船又是怎么回国的呢?”

  “其中一半走南洋,奔越南,出马六甲海峡直奔印度而去,这是他们来之前的老路。而另一半则一路向东,直奔太阳升起的方向,过日本,横跨太平洋,走南美洲然后入大西洋最后回欧洲,这些船队正好绕地球一个圆圈。”

  “试问老先生,一艘大船从就往东方行驶,开来开去最后居然回到了起点,如果大地不是圆的,你怎么解释!我知道你又要说我胡说八道了,但是有机会了你去英法使馆打听打听,看看我说的到底有没有错!”

  肖乐天环顾四周,盯着在场所有的大清文人,沉静的说道“今天不是我想来的,是你们请我来到,请柬上可没写有这么一场辩论啊?不过也无所谓,既然你们有疑问那我就给你们好好讲讲,但是在讲之前,我要先阐明一个道理……”

  “只有实践才能出真知,你们都少给我拿圣人言当反驳我的道理,人家洋人不听圣人言,照样打的大清满地找牙……”

  “你!”王老翰林当时头一晕就要发疯“大逆不道啊,你大逆不道……圣人言怎么可能会错,那是圣人言啊……”

  肖乐天撇了撇嘴没搭理他,紧接着又是一番不可思议的话说出口,当时整个百花楼一片哗然,所有读书人包括妓 女们都听傻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就从肖乐天的嘴里被展现了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