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25 围炉观雪

025 围炉观雪

  西历1864年也就是同治三年就要过去了,自从进入腊月后北京城就陷入了极其浓郁的年味之中,而且今年的年味要比往年可重的多。道理很简单,就在今年闹了整整13年的长毛之祸终于结束,随着南京城的一把大火,算是彻底点燃了同治中兴的序幕。

  大街上到处都是乱跑的孩子,杂货店和米面行里挤满了采购的帝都百姓。几百年前特有的吆喝声在这一刻被放到了最大,小伙计们比赛样的吆喝,他们知道年底想要多拿几文钱回家可就看今天了。

  其实北京城的生活还是如往常样的痛苦不堪,饱受战争摧残的经济根本就没有恢复,米面的价格还是延续着战时的价码。但是人活着不就是图一个希望吗,既然大清朝彻底剿灭了长毛,那么以后的日子就应该好过一些了吧?

  就是在这种虚幻的希望中,人们麻木的脸上居然多了一丝笑意,每天去庙里祈祷吾皇万岁、大清万万年的香火也盛了三分。

  已经是腊月二十六了,俗话说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宰年鸡,二八二九把面发的,这几乎已经是年前最后一波大采购了。而正是今天,迟来的旗饷终于发下去了,而且是罕见的七折扣,可不是打的最凶时候的五折扣或四折扣。

  这下满城的旗人欢声雷动,所有人都高喊皇上万岁,太后圣明,北京城当天所有商铺的营业额暴涨了五成啊。

  这十多年来,满人日子过的可是够苦的了,比如四年前英法入北京的时候,旗人都沦落到沿街要饭去,别说旗饷了喝口杂粮面粥都是奢望。而且随后皇上也一直都没有补的意思,后来几年情况稍微好点但是每月的钱粮也是四折、半折这样的扣着。

  这几年旗人大爷们可是真清瘦多了。就在前几天,满城的旗人还在埋怨旗饷拖延不发,年都过不下去了,没想到皇上和太后居然在年根地下来了一场大惊喜,这下可算是能过一个肥年了。

  就在这满城欢乐中,一行人风尘仆仆来到了京师,顾不上欣赏着百年前帝都的市井百态,催马扬鞭直奔西城鲜花胡同而去。

  北京西城的鲜花胡同,自古就是满族贵胄的聚集地,在巷子深处一座乌沉沉的四合院内,几颗古朴苍劲的大树从院子里露出头。一看这宅子就有年头了,大门口的拴马石都被磨光了,可以想到当年这宅子的辉煌。

  这里就是富庆的家,庆三爷从祖上继承了这所宅院,虽然这只是当年福康安所置办的一所外宅但是以乾隆朝富察氏的鼎盛,一所外宅就已经格外奢华了。

  “哎呀你们真是猪脑子啊,说了牛羊肉要去牛街的聚宝源买去,真是不长记性……”四合院正门前一个满族姑奶奶正磕着瓜子指挥呢。

  “王管家呢?让他去买鞭炮,怎么大半天了还不见人影?又偷着泡茶馆听戏去了吧?看我回来不打折了他的腿……”

  “哎呀我的范家妹子啊,你怎么跑出来干活了?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动手呢,陪着姐姐在这里看着啊,中午咱们涮羊肉,我们满人家可没那么多规矩,女人一样上桌……”

  从院子里跑出来的范家妹子就是范镰的女儿虎妞,经过易县一行他们家和富庆家的交情是更深一步了,两家时不时就有走动。而那位满洲姑奶奶,就是富庆的亲姐姐富慧,今年刚好二十九的年龄,翻过年可就奔三十了。

  说起这个富慧可是满人姑奶奶里的名人,17岁的年纪嫁给正蓝旗一位统领,结婚还没三年呢,这位统领就病死了。而满洲女子不讲汉人那一套,22岁的时候就改嫁给镶蓝旗的一位牛录,可惜结婚没两年呢,牛录就死在南方战场上了。

  两次不幸的婚姻没有打击到她,坚强的富慧又开始他的第三段婚姻,结果就是在四年前,在她25岁的时候,他居然下嫁给了一个汉臣。当然了,都克死两任丈夫的女人,人们可怜她,也都睁一眼闭一眼,懒得管什么满汉不通婚的禁令了。

  万万没有想到啊,富慧的命实在是太苦了,就在结婚的当年英法联军就攻破了北京城,在逃难的路上,那名汉臣不知所踪到最后居然连个尸首都没找到,天知道他是怎么没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从哪以后,可就再也没人敢给富慧提亲了,这位满洲姑奶奶算是彻底没人要了。那个汉臣家也不是什么望族,京城里也没什么财产,富慧没法子也只能回自己娘家跟弟弟作伴了。

  富慧虽然命不济但是为人可极为爽朗,操持家务联系八旗内亲朋的关系那都是相当的拿手,谁家要是有个大事小情的只要富慧出手就没有办不利索的。渐渐的在四九城里也有了一个女诸葛的诨号,居然连两宫太后都为她的身世唏嘘不已啊。

  说实话,这次富庆想要运作回京城,走的门路还都是老姐姐给操持的呢,指望富庆那个理想主义者,他可拉不下脸来去蹭当权的冷屁股。

  “哎呦喂,小丫头手怎么这么凉,来人啊赶紧沏一碗生姜红糖水来,一个个没眼力价的,回头扣你们工钱……哈哈哈,妹妹可别见怪啊,姐姐家这些奴才就是不会伺候,一天不骂就皮痒痒……”

  就在虎妞端上热热的姜糖水的时候,突然在长街上响起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很快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小丫头当时眼睛就蒙上水汽了,手一软盖碗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怎么了?是不是烫着了……”虎妞根本就不管富慧大姐在说什么,站起身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远方的身影,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居然说到做到还真在节前赶到北京城了。

  这下好了,有了肖乐天这个坏家伙在,就再也没人敢欺负自己了,包括他的大伯也不行。

  “妹子你看什么呢?这群人是谁,居然如此招摇……哎呦,打头那个是唱小生的吗?这脸怎么这么俊啊……”富慧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打翻了五味瓶。第一时间更新

  “哈哈哈,虎妞啊,你可让我好找,我先去城南你的家结果管家告诉我你和老掌柜的在这里呢,我一想富庆也不是外人了,我可就上门当恶客了……”肖乐天翻身下马,那身形要多俊就有多俊。

  这时候的肖乐天哪里还有半分流落深山时候的狼狈劲,短短两个多月肖乐天已经从里到外透露出一股上位者的气质,眼神中满是咄咄逼人的光。

  肖乐天回头一看富慧,当时心中惊呼,老天啊这不是现实版的王熙凤吗?这熟女独特的气质简直让人过目不忘。不过他现在可没空欣赏美色,只是友好的向她点了点头,然后抓着虎妞的手就往里面闯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富庆……庆三爷啊……恶客登门,你要管饭啊……”一边说一边往里闯就跟自己家一样。整个门房的下人们都看傻了,他们多咱也没见过这样的客人啊,没有拜帖也没有预约,喊着主人名字就往里面闯啊,好歹庆三爷身上还有正四品的爵位呢,连个门包都没有就进去了。

  “哎呦喂,姑奶奶您看看,这是怎么话说的……”管家一拍大腿带人就想往里追可是这时候他们已经听见后院庆三爷爽朗的笑声了。

  “肖兄弟啊,你可算是来了今天你我不醉不归,范掌柜的也在……”管家一听就缩脖子了,老天啊他就是肖乐天?三爷一天念叨八百遍的肖先生?

  富慧眼睛突然亮了,心中暗想果然是个人物啊,难怪我那眼高于顶的兄弟会这么念念不忘,先甭说有才没才了,就这长相都是顶级的富贵相啊。第一时间更新这时候她又看见门口矗立的几名彪形大汉,赶紧一笑让管家安排酒菜。

  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阴沉下来了,当正午时分大铜火锅彻底翻开花的时候,天上突然飘下了雪花,不一会的功夫整个院子都白了。

  “畅快啊,真是畅快,围炉观雪景,而且还有肖先生的奇文下酒,幸甚!幸甚!”还没喝三杯呢庆三爷已经醉了,他和范镰两个人抢着看肖乐天带来的底稿,看到精彩处抬手就是一杯美酒,古人说汉书可以佐酒,真是诚不欺我啊。

  满人的家宴还真没汉人的那些规矩,三个大男人和两个女人围在一起喝酒吃涮羊肉,这感觉让肖乐天倍感温馨,尤其是能和两位美女时不时碰杯聊几句,再来两口绝对真的不能再真的羊肉片,一股百年前的幸福感立刻把他围绕了起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肖乐天有些不屑的看着富庆,这家伙真没见识,不就是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故事吗?怎么看的他热血沸腾的连干了三杯。还有范掌柜,一看就是老财迷,一见大西洋里沉没了无数装满财宝的海船眼睛就放光,这要是给他一艘探宝船老头绝对第一个冲上去。

  虎妞今天别提有多贤惠了,两杯酒下肚脸蛋就已经通红了,也不说话搞怪了,一双筷子就专门伺候肖乐天,不一会的功夫她就摸透了肖乐天最爱吃几成熟的肉,酱料里面多放韭菜花也是她细心发现的。这下可好,把肖乐天伺候的真是美极了。

  感慨啊感慨,在肖乐天长大的那个年代,哪里还有这么贤惠的女孩啊,自己不吃就顾着心爱的男人,眼睛里全是依恋的光芒。

  “好文章啊,实在是好文章!”就在肖乐天享受的时候,范掌柜啪的拍了桌子一下“不能停啊,这书看的根本就停不下来,今天晚上我就安排人,我加双倍的赏钱也要让先生的书早早面世啊!”

  “但是肖先生啊,您这书可还没写完呢,后来英国、法国还有那个荷兰都是怎么兴起来的啊?不写完就刊印,这好吗……”

  肖乐天听完就笑了“哈哈哈,范掌柜您这就不明白了,这叫做连载,是最新的一种出书形式,这十五万字正好够印一本。这里的故事足够读书人细品细读一整夜……”

  “有了这些文字垫底,那些读书人就已经上瘾了,随后我就不刊印了,每写一章我就满大街张贴让人免费看,我要让这些等更的读书人都急死。哈哈哈……”

  富庆气的直翻白眼“无耻啊无耻,身为读书人怎可如此无耻,你可太不厚道了,这样天下读书人会把你骂死的……”

  “无耻?三爷这么快就发现我的优点了!哎呀谢谢,谢谢……您真是慧眼识珠啊……”说完半醉的肖乐天扑上去就跟富庆握手去。

  这下富慧再也把持不住了,当时捂着嘴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在这个沉闷的大清朝里,哪里见过这么有趣的年轻人啊,居然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坏,而且这种坏真让人上瘾啊。

  “笑靥如花!”肖乐天但是脑子里闪过的只有这个词,那一刻他越看富慧越象84版红楼梦里的王熙凤,那神采气质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半醉的肖乐天好像感觉自己咽了一大口口水,咕咚一声很响很响的。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