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19 撕破脸的琏二爷

019 撕破脸的琏二爷

  “范掌柜我就长话短说了,您和虎妞再加上您手下的商队,必须马上离开易县,这里已经不能待了,琏二那个老王八什么阴损的招数都敢用……”肖乐天见到范镰和虎妞后,二话不说直接切入主题。

  商队从现在开始就要分开,把忠诚于范镰的伙计和二掌柜们都选出来,组成一支队伍护送着肖乐天带来的珠宝赶紧返回北京城去。等到了北京城,先别琢磨内务府的事情,先分家。

  没有错,就是分家。现在范镰和虎妞已经对那个大伯彻底寒心,一个冷血到这种地步的人,根本就不能打交道。如果说一开始范镰还有些生意上的担忧,但是当他听完肖乐天的布局之后,他算是彻底放开手脚了。

  “范掌柜,别舍不得口外那点生意,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未来世界的主流是大海啊,从今往后海洋贸易要超过陆地贸易千百倍,咱们要在口岸开洋行,先从落地生意开始干,一点点的咱们也买大海船,直接进行海洋贸易,那才是真正的大金矿呢……”

  肖乐天三寸不烂之舌拼命的忽悠,他甚至把范镰拽到墙角低声耳语了整整一刻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庆三爷和虎妞诧异的看着范镰面色跟万花筒一样变来变去,直到最后范镰居然深深向肖乐天施了一礼。

  “自古富贵险中求,肖先生既然有如此宏图大业,我老头子怎么敢不追随,一切全都如先生安排的办,今天我们就去北京……”

  说完,范镰还向庆三爷拱手说道“一路上多多麻烦三爷了。”富庆一听赶紧回礼“没说的,都多少年的交情了,我一定护送老掌柜平安进北京城。”

  能得到庆三爷的亲自护送,一切就都好办了,琏二那个老东西就算再嚣张也不敢对镶黄旗的贵胄下手啊,而商队一旦进入北京城脱离了琏二的地盘,一切就都好运作了。

  其实范镰生病这段时间,商队早就做好一切准备,现在一听老掌柜下令大家连半个时辰都没用到,就已经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

  易县广德分号的刘掌柜都看傻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范镰会这么雷厉风行,小丑一样的他在商队里面来回的乱窜“哥几个、爷几个,这是怎么话说的,您们这是要去那啊?老掌柜病还没大好呢,怎么就要出门呢?”

  可惜不管他再怎么废话,商队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搭理他,甚至罗火几个小子还故意捣乱“让让啊,好狗不挡道……”说着一屁股就把刘掌柜给撞一边去了。

  这次商队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货物要运,11万的银两也兑换成珠宝,这更让商队的人省力气了,到最后30多匹高头大马带着范镰最忠诚的手下,从正门出发准备离开易县城。第一时间更新

  “哎呦!动作挺快啊?一大早范掌柜还病的要死要活呢,怎么着午饭一过居然能出门了?挺冷的天气可别闪着了,我看您还是再歇息一段时间吧……”当范镰刚刚走出广德号的大门,迎头就遇上了琏二爷。

  阴阳怪气的琏二爷,身后足足一百多名护军,把广德号门前的大街给堵的严严实实的,穿着白狐坎肩的琏二爷提溜一根马鞭就堵在商队最前面,冷笑着看着范镰。

  “老掌柜靠后……”范镰还没说话呢,以罗火为首的十名火枪手挺胸站在了最前面。十名彪悍的大小伙子,一人背着一把鸟枪腰里插着一尺长的攮子,如一面墙一样护住了商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罗火他们现在身上早就没有小农民那种谨小慎微的气质了,浑身上下散发的杀气甚至瞬间压过了琏二带来的一百护军。这十名火枪手在山神庙那一夜,平均一人分了三条人命,这种杀过人见过血的战士,比这些抽大烟的老爷兵相比,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更何况,十名火枪手身后还有肖先生坐镇,甚至连庆三爷都摆明了护着他们,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哎呦!哎呦……想干什么?造反啊,范镰你一个小小的贱民,一个下三滥的臭商人居然敢跟我动武?来啊,冲爷的脑袋开枪,我看你有种没种……”琏二浑身上下一股痞子气,手里鞭子晃来晃去,突然啪的一声脆响,马鞭闪电一样抽在罗火的肩膀上打的棉絮乱飞。

  “瞪我?你丫的还敢瞪我!”庆三爷看着罗火的眼睛就想给他抠出来“贱民居然还敢瞪我?爷我抽死你!不值一头驴钱的贱种……”一边骂手里的鞭子狠狠的又是三下子。

  “住手……琏二你想干什么?我们范家到底触犯了那条王法?朗朗晴天我们商队凭什么不能走!”范镰气的浑身发抖。

  “凭什么?就凭你们商队有十支火枪!就凭你们私藏武器!就凭爷我怀疑你们藏着违禁品!就凭爷我今天心情不爽了……”琏二都给气笑了“老子活了六十多年了,还他妈的从来没听说过一个臭商人敢问我为什么?爷我是旗人,你丫的是汉人,这就是道理……”

  范镰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气晕过去“琏二爷……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范家商队带的武器都是在县衙有报备的,我们做的是正经生意……我们,我们……”老爷子掐着太阳穴身子都打晃了。

  “爹!”一声清脆的声音过后,虎妞从黑篷车里跳了下来,赶紧把范镰给扶住了。琏二一看虎妞露头了,一脸淫笑的吼道“来人啊,把我的小妾给我请过来,今天二爷我要洞房……”说完还从怀里掏出了范儒那封亲笔信,举过头顶冲着围观的易县百姓喊道。

  “你们不是都说二爷我不讲理吗?今天爷就跟你们讲讲道理,这是范家族长也就是虎妞亲大伯写的婚书,白纸黑字把虎妞托付给了我做妾,今天爷我接自己小妾不犯法吧……”

  人群顿时轰动了,人们挤挤插插的相互交头接耳,一个个居然都在指点虎妞。

  “哎呀,原来琏二爷有婚书啊?这可难办了,好好的丫头怎么就逃婚呢?”

  “还不是嫌琏二爷年龄大吗?也是啊,谁愿意让闺女嫁给老头啊……哎呀,你看啊那居然是个大脚丫头?”

  “哎呀还真是的,这可是范掌柜的不对了,妾生的女儿还是个大脚丫头,能入琏二爷的门也算是她造化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居然还想挑挑拣拣的?想嫁给状元郎吗?真是不守妇道……”

  人群中老头老太还有中年女人们居然异口同声的指责虎妞,肖乐天差点把脑门给气崩了,当时就想冲出篷车。结果富庆一把抓住了他,指了指他的后脑勺低声说“你不要动,一切有我!”说完挑开棉帘,站了出来。

  “琏二爷,您今天唱的是哪一出啊?”庆三爷纵身一跃从黑篷车上跳了下来,笑眯眯的向琏二走去。

  琏二早就知道富庆就在商队里,他也猜到了富庆八成是要给范镰出头了,不过琏二爷可不怕,因为他今天还就真占着道理呢,范儒亲笔书写的信件就是他最大的道理。琏二眼神往黑篷车上一扫,然后用一种吃定了的眼神迎着富庆。

  “哎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富庆啊?我不是给你假了吗,都快过年了也不回去看看你姐?知道你正运作往京城里调呢,我也就不留你喝喜酒了……回头到京城,走门子要是缺银子了,跟我开口,叔我是看着你长大的,这点忙肯定是要帮的……”

  不管怎么说,琏二的岁数在这摆着呢,托大叫一声大侄子也不为过。富庆笑了笑一拱手说道“多谢二爷了,不过今天这个事情……”

  “富庆啊,今天这个事情你不能插手,我手里有婚书啊,这官司打到金銮殿去我也有理,你要是强出头,恐怕就伤了咱两家的情分了!”说完琏二还晃了晃手中的书信,就好像捏着虎妞的性命一样。

  按照封建王朝的礼法,琏二爷虽然够卑鄙但是在法律和人情两方面还都是有道理的。古代讲究明媒正娶,家族族长都点头的婚事剩下的人谁敢不听?再说了,晚清时候汉人女子裹小脚已经成了不成文的规矩,天足的女孩出门就要受歧视的,街边的孩子都敢追着骂街。

  这也正是周围百姓都纷纷指责虎妞的道理了,在他们的眼里虎妞这个大脚丫头能嫁给琏二爷,还真不算鲜花插到牛粪上,虎妞还真不应该委屈。

  富庆摇了摇头“二爷您当然有您的道理,但是今天您这道理还就真讲不通了。”

  “为什么?”琏二爷眼睛都立起来了,不过富庆的一番话差点没把他个噎死“道理简单的很,因为范镰已经决定跟范儒分家,范儒的婚书已经无效了。好了,这日头都过午,我们也该出发了,正好我也想回京城,这一路就由我跟范掌柜作伴吧……”

  好家伙,庆三爷一句分家说出口,整个围观的百姓还有兵丁们全都轰动了。“分家?怎么可能,广德号偌大的买卖,这要是分了多可惜啊?”

  “就是就是,这要是兄弟提出分家,到时候分产业的时候可就由着大爷那头拿捏了,别到最后范镰落个净身出户啊!”

  “嗨,你还别说,真有这个可能,这官司打到京城都赢不了……”

  琏二爷当时就傻眼了,他看看范镰再看看富庆,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什么玩意!分家……范镰你疯了,你们几百万的大家业你说分就分啊,你就不怕净身让你哥给轰出来?到时候你一辈子的奋斗可就全没啦……”

  这时候范镰挺直了腰杆,用从来没有过的底气说道“我范镰顶天立地大丈夫,宁可一贫如洗,我也不会用自己的闺女当门包送人,至于我是不是要饭去,您琏二爷管不着……”

  这时候富庆也不客气了,他环顾四周冷冰冰的眼神盯着那些士兵,盯着那些曾经跟自己学过箭术的八旗士兵,大声说道“今天我就要跟着范掌柜一起回京城了,谁要是拦在我的面前,那就是和我富庆作对,和我们富察氏作对,都给我听清楚了……”

  庆三爷一声吼,吓的一百多号士兵没一个敢说话,纷纷缩着脑袋往后退。这时候商队最前面的罗虎,脸上火红的鞭痕跳了跳,不忿的说道“启程……”说完牵着马缰绳就往前挤,面前的兵丁还真没人敢拦着。

  这时候的琏二爷已经气的要发疯了,他光溜溜的脑门上青筋直蹦,而在广德号的门洞里,刘掌柜正拼命的向他使眼色,让他往黑篷车哪里看。

  啪的一声脆响,那是琏二爷的鞭子在空中打出一个鞭花“我看谁敢走?富庆你想跟我打御前的官司,爷我陪着你……小的们,把商队给我围起来,活捉土匪,把通匪的范镰也给我抓起来……”

  一声令下,长街彻底炸锅,就连道路另一头也钻出了四五十号士兵,而且柳县令也带着王虎他们走了过来,这下商队算是彻底被包围了。

  “就在这辆大车里,就在这辆黑篷车里,那个姓肖的土匪头子就在这里面藏着呢……”广德分号的刘掌柜突然冲出来,指着肖乐天乘坐的大车跳脚的高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