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18 重返广德号

018 重返广德号

  肖乐天足足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才算是彻底说服了疑心病重的庆三爷。真真假假的话肖乐天说的非常的圆,他把太行山上土匪的数量压缩到200以下,而且还给他们套上了如水浒一样让人唏嘘不已的身世经历。

  “那都是一群饱受官府迫害的绿林好汉,要不是没饭吃了他们怎么可能落草为寇呢?至于说那些弓箭手弩什么的,您也知道南方闹长毛这种武器流入民间的实在是太多了,只要有心攒出个一两百套来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更关键的是,他们就一百多号人,除了混口饭吃之外他们还能干什么呢?别把那些人想的太可怕了。我已经决定好了,回头去天津开一家洋行,跟洋人做点小生意。您也知道的,这洋人可不好对付啊,兄弟我手里没点狠角色,还不得让洋人把我骨头都给吃了啊……”

  肖乐天费了半天后,最后他把杀手锏都给搬出来了“庆三爷,您就算别的都不听,你也得考虑考虑皇上和两宫太后的面子吧?”

  富庆当时就楞了“你说什么?皇上的面子!还有太后的面子?”

  “这不是废话么,要知道7月南京城被攻陷之后,皇上和太后大喜之下设宴庆祝,不光把满朝官员请来了,甚至把东交民巷的洋大人也都请到了,很是乐呵了一番。现在年底了,据说曾国藩还要回京给皇上述职呢,如此大喜的日子,老兄你非要塞一颗老鼠屎?”

  一语点醒梦中人啊,庆三爷毕竟是旗人,对朝廷里的弯弯绕了解的非常清楚。现在都快过年了,自己玩命的想去剿匪,这不是给皇上和太后添膈应吗?

  “哎呀,我糊涂糊涂啊,怪不得琏二那家伙死活不发兵呢。原来根子在这里呢?人家想的是朝廷的脸面啊!我这要是把事情闹大了,大过节的皇上和太后得多堵心啊?”庆三爷懊恼的捶胸顿足的。

  这时候肖乐天还敲锣边呢“就是啊,要是让洋人听说了,连西陵这地界咱大清都保护不了,都出土匪了,还不得笑话咱们啊?咱们可不能丢了大清朝的脸面啊……还有,我向你保证,快了春节前最晚开春,我就搬到四九城里去住。到时候你亲眼看着我,看看我会不会让这群兄弟造反?”

  肖乐天掰开了揉碎了翻来覆去的说,最终还是打消掉了庆三爷心中的疑虑。第一时间更新三爷犹豫的看着肖乐天“你真的要开洋行?真的就是让他们当洋行的保镖?”

  “哎呀,我的三爷啊,到时候洋行有你一成份子,让你天天看着还不行吗?”这下庆三爷终于放心了,他拍拍身上的土吼道“来人啊,准备中午的酒宴,我要一醉方休……”

  就在这时候,厢房的门外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少爷,总管大人又往城里调兵了,这次居然把广德号给包围了,看样子要对范镰掌柜的下手了……”

  “我操,这个老色鬼,居然真的要对虎妞下手了,这丫头真可怜啊……”庆三爷气的直摇头。

  肖乐天一脸古怪的看着富庆突然问道“你就光感慨?你也不出手帮一帮,这同舟共济的情分你就一点都不在乎了?”

  “我我我……我能怎么办?人家亲大伯做主有媒有聘的,也不犯法我掺和进去这成怎么话儿说的……”

  “放屁!虎妞那是我看上的女人,谁敢抢我就跟他玩命。第一时间更新好你个富庆啊,你也不琢磨琢磨,让虎妞跟一个快入土的老爷子,你居然熟视无睹就在旁边看着?”肖乐天刚刚积攒点的好心情全给破坏了,唾沫星子都喷到富庆的脸上了。

  富庆现在弄了一个大红脸,他发现自己的思维有点跟不上肖乐天了,难道这外国人都是这么考虑问题的?怎么跟大清朝的人完全不一样呢?

  人家亲爹都没跳脚骂街呢,我们外人怎么插手?再说了,虎妞毕竟是一个妾室所生的女儿,在大家族里地位其实也就比管家高那么一点点。很多时候,这种闺女在家里就跟使唤丫头没什么区别,就算是婚姻也都是为了家族利益而搞一些联姻。

  别说嫁给一个六十多的老头了,就算是嫁给一个死人配冥婚也是常见的事情啊,这又有什么看不开的呢?怎么肖乐天如此的愤怒,难道他真的对虎妞动真心了?

  “冷静啊,兄弟冷静。你骂我两句不打紧,可别真的去别人家里闹事啊!到时候毁了虎妞的名节,小丫头可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靠……”肖乐天彻底无语了,他算是被古人的思维给打败了。合着我帮助虎妞挣脱封建枷锁还成了罪过了,他也懒得跟富庆废话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道“我不管,反正虎妞这辈子就是我的女人,两情相悦的事情谁也休想拦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大不了我也不写书了,我也不开洋行了,我学水泊梁山大闹江州城去……”

  “哎呀兄弟,你这脾气属炮仗的?怎么说崩就崩啊!你给我回来……”庆三爷死死的拽着肖乐天拍着胸脯保证“这事在我,在我还不行吗?不过兄弟你跟我透个实底,你跟虎妞到底有戏没戏啊,可别剃头挑子一头热啊……”

  肖乐天嘿嘿一笑“实话跟哥哥说吧,就连虎妞他爹现在也不会反对了,你说是一头热还是两头热啊!”

  庆三爷算是让肖乐天彻底给击败了,心说行啊统共在山里相处了那么一天一夜的功夫,就能把虎妞的心给偷走了,这吃过洋人牛肉的主就是跟我们不一样啊。第一时间更新

  如果说易县城里有一个人不害怕琏二爷,那就非富庆莫属了。别看富庆年纪轻还是琏二爷的手下,可是人家是正根儿的镶黄旗贵胄,一落草就袭了五品的云骑尉的爵。虽说家里现在大不如以前了,但是只要放下脸面,那可是能和王爷攀上关系的大户啊。

  至于琏二爷算什么,不过就是入关前抬旗早的汉人罢了,靠溜须拍马加混资历熬到这个西陵主管的位置上。给他面子他算根葱,不给他面子他就算个屁。

  “停停停……你是哪家的车子,没长眼啊!广德号今天不做买卖了……”庆三爷乘坐的黑篷车刚刚靠近广德号所在的大街,就被巷子口的护军给拦下了。

  “赖皮猴瞎了你的狗眼,敢拦你庆三爷的车子……”啪的一声,富庆掀开了棉布帘子,一脸怒气的盯着这名护军。第一时间更新

  “哎呦喂……给三爷您请安了……”赖皮猴表情跟变脸一样,马上就是一股四九城里最恭敬、最标准的打千施礼流程。

  “行了行了,谁让你们堵门口的?不知道范掌柜是我的朋友吗?”

  “哎呦我的三爷,范掌柜那是我们能得罪的?这可是琏二爷的命令啊,我们小跑腿的您可得怜惜着点,谁吆喝我们不得听啊?您说呢……”

  肖乐天可算是见识晚清八旗的嘴皮子了,打千行礼再加上标准到你无可挑剔的笑容,恭敬的简直无法想象,他当时就回忆起老版《茶馆》里的情节了,他真是没有想到,老北京人相互客气居然都玩出花来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过表面上的恭敬,可掩饰不了言语间的刺,几句话就能在富庆和琏二爷心里埋下相互忌惮的钩子,而且话里话外还流露出借力打力的巧劲。你庆三爷不是牛吗,那我就直接把琏二爷甩出来,要斗你们俩斗去,拿我们跑腿的撒气,您可不体面不是!

  肖乐天心里都快给这个赖皮猴鼓掌了,心说当年自己那个副手要是有这么一张巧嘴,自己也不用工作的那么辛苦了。可是不经意间他的目光扫到了巷子口的混沌摊子上,发现卖混沌的老头早就吓的跪在地上了。而且看赖皮猴的目光全是惊恐,刚刚绝对是没少受欺负啊。

  哎!谄上欺下啊,这就是晚清的真实市井百态,肖乐天心中暗暗叹息。

  “行了,别跟你三爷玩花活,去把馄饨账给结了,大冷天的都是可怜人……”说完一道银光飞过,足足有六七钱的散碎银子飞到了赖皮猴的手中。

  “哎呦,谢三爷的赏……”赖皮猴冲着黑棚车一个劲的施礼,心里都乐开花了。不过回头看了看那个胆小的混沌摊主,又换了一个冷脸把碎银子上下的抛。

  “看看看,看到眼里小心拔不出来!爷就算给你,你能找的开吗?”一句话吓的老头赶紧摇头。

  肖乐天在车厢里有点嗔怪富庆“就这种玩意,你还赏银子?我敢打包票,他回头就得去琏二哪里通风报信去”

  富庆苦着脸轻轻摇了摇头“兄弟啊,我能不知道他们肚子里那点牛黄狗宝?我打小就是跟这群人长大的……我赏的银子其实就是买他一段时间的封口啊,这点银子至少能让他往后拖一个时辰再汇报,这帮孙子都精明着呢。”

  黑篷车这次再也没人拦着了,一路顺利直接开进了广德号里面。还没等肖乐天下车呢,十名抱着鸟枪,一脸悲愤的伙计围了上来,警惕的看着四方为肖乐天保驾护航。

  “哎呀!你是罗火,你是楚昭,你叫卢英……”肖乐天的记性真棒,山神庙一夜训练出来的十名火枪手,他居然过目不忘,一个个把名字都叫出来了。

  这十个朴实的伙计,一听见师傅喊他们的名字,激动的热泪盈眶的纷纷压低声音说道“师傅放心,我们保证护的您妥妥的,谁敢不恭敬我们就开枪……”那个叫罗火的大高个,还拍了拍身上鼓鼓囊囊的火药袋。

  肖乐天没想到自己就跟他们几个相处了一晚上,他们居然对自己这么恭敬,就跟护着眼珠子一样往内宅里面走。一路上肖乐天看见了不少商队的老熟人,那些伙计二掌柜们打千的打千,磕头的磕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救星又回来了。

  易县广德号的刘掌柜还有他手下的坐地伙计们,都看傻眼了。他们突然觉得这群霜打的蔫茄子们,今天突然焕发了精气神,尤其那十名火枪手眼神盯着他们就好像看死人一样。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杀气,但是他们能够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在他们身上了。

  富庆和肖乐天走进了商号后面的内宅,十名火枪手还有忠于范镰的伙计把内宅书房给围了起来,哪怕是个苍蝇也甭想进去。刘掌柜一脸尴尬的还想往里送点干果、茶水什么的,结果直接让罗火他们给挡住了。

  “刘掌柜您还是忙柜台上的生意去吧,后宅有我们伺候就行了。”冷冰冰的腔调塞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