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17 范镰的决断

017 范镰的决断

  范镰这辈子也没有遇到这样的耻辱,消瘦的身躯气的发抖。在他这辈子的经商经历中,曾经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刁难,但是所有的刁难都仅仅是想要他的钱财而已,对于一名成功的商人来说,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算大事。

  可是今天不行,面前这个混蛋想要抢走的是他最珍爱的女儿,而且是去做妾给一个六十岁的糟老头子去做妾。范镰现在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一把干草被点燃了,辛辣的浓烟从七窍里面往外冒,都把风寒造成的鼻塞给顶通畅了。

  翻脸吧,这就翻脸吧,跟这种畜生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翻脸真的行吗?自古就是民不与官斗,尤其是内务府这种紧贴皇权的衙门,更是得罪不起啊。

  俗话都说破家的知府、灭门的县令,在小民百姓的眼里县令就是百里侯了,能够有无数种方法杀人于无形。第一时间更新至于内务府?那可是直通紫禁城里的衙门啊,柳县令见着琏二爷压根就不敢喘大气。

  通敌、通匪、偷税漏税甚至晚上睡觉脑袋冲着紫禁城方向,他们都能给你安一个杀头的罪过。甚至有些蛮横的,直接调动手下的兵丁半路截杀,根本就没人会考虑王法。

  指望满清政府会对一个汉人,而且还是汉人商人的生死维护正义去?那还不如期盼洪秀全从地府借来阴兵报仇呢。

  范镰想翻脸但是还不敢,生意人本性中的谨小慎微让他不敢反抗。琏二爷眯着眼看着范镰,他感觉自己已经摸透了这个不开眼的老东西。这种商人琏二爷这辈子见的多了,当年自己伪造一张房契,把南城一间粮油行的老板给逼死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个老东西表情跟范镰一模一样。

  琏二爷回想着那个拿着小刀子要跟自己拼命的老东西,想扎还不敢扎的表情真是可笑。妈 的,这要是在大清朝刚开国的时候,直接跑马圈你们家的地,你敢放个屁直接灭你满门。爷我接管你们汉人点家当,抚慰抚慰你们家的闺女,居然还敢跟我犹犹豫豫的。

  这群不值一头驴钱的贱民,真他妈的该死。琏二爷渐渐失去耐性,手里的扳指越转越快,好像下一秒就要发飙一样。

  “你做梦!”就在那一刻,客厅屏风后面传来一声冰冷的女声,虎妞冷着脸走了出来“琏二爷是吧?我劝您还是死了这条心,想要我点头就一句话‘没门’大不了你扛着我的尸身进你们家……”

  虎妞的突然出现让范镰和琏二爷都吓了一条,不过当琏二再一次看见虎妞那张青春朝气的小脸蛋之后,他居然连生气都忘了,满脸全是淫邪的笑,嘴角甚至都亮晶晶的流出口水了。

  啪的一声,范儒一掌拍在了桌子上,他实在忍受不了琏二爷那副猪狗一样的嘴脸。虎妞如果落到这种畜生手里,下场肯定比他母亲还要凄惨。

  “琏二爷!对不住了,我们小门小户高攀不上您的家门,您还是另求贤妻美妾去吧……”说完范镰居然端茶送客了,连瞅都不瞅他一眼。

  虎妞走了,范镰不搭理他了,这下琏二算彻底愣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下三滥的商人居然敢这么不给他面子。第一时间更新那一刻他都忘记了愤怒,整个人就是感觉不可思议。

  被拒绝了,竟然真的被拒绝了?琏二爷怒极反笑“哈哈哈,范镰啊,您在开玩笑?范家家主的决定你都敢不听,你想叛出家门?还有你们范家的生意也不想做了,皇商的位子你们也不想要了?”

  “呵呵呵,范镰啊我劝你冷静一点,一个妾室生的女儿不就是用来维护家族利益的吗?她们跟货物又有什么区别?又不是你正房所出的大小姐……”

  “出去!”范镰大吼一声,他真想狠狠抽他一个耳光,可是最后一点生意人的冷静控制住了他的怒火“出去……我再说一遍,琏二爷您家的门槛我高攀不起!”

  咣当一声响,琏二爷把面前的八仙桌都踹倒了,精致的白瓷盖碗啪的一声摔的粉碎“好好好,范镰我送你一句话,勿悔勿悔啊……”说完扭头就走。

  范镰看着扬长而去的琏二爷,浑身气的剧烈的颤抖,眼前一个劲的发黑。虎妞从后堂跑出来赶紧扶住父亲“爹,您别生气,咱们不怕他。范家不是好欺负的,他要是敢胡来咱们就去京城告御状……”

  范镰摇了摇头“闺女啊,事情没你说的那么简单……肖先生呢?昨晚你见了肖先生都说了什么了?闺女你跟我说实话,我把你托付给肖先生,你愿意吗?”

  虎妞当时脸就红了,虽说她对肖乐天的心思大家都看出来了,但是让亲爹给点破,饶是她脸皮厚也受不了啊。

  “爹……”虎妞难得扭捏了一回“好好的提他干嘛啊?”正说着呢,突然从外面跑来一名伙计,一进屋就跪倒了。

  “掌柜的不好了,咱们商号周围突然出现了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听柜台上的伙计说,那都是西陵护军里的兵大爷啊……”

  嘶的一声,父女二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快?琏二这就要动手吗?简直无法无天啊,易县城是他家的自留地吗?”

  现在的广德号周围,凡是茶馆、酒店甚至连街头卖馄饨的挑子都坐下了监视他们的壮汉,那都是琏二爷的手下。第一时间更新在二爷没有想到应对方法之时,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看住了范镰和虎妞,不让这父女俩跑了。

  “闺女啊,昨晚肖先生告诉你怎么联系他了吗?他在易县城里除了烧锅店外还有什么落脚点吗?你好好想想……”

  虎妞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么急躁过,在她的印象中父亲就象山一样只要在身边就能挡住一切的危险。可是今天再看看自己的父亲,居然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他……他一个弱不禁风的白脸书生,他能有什么办法啊?找他有什么用?”

  “哎呀我的傻闺女,现在除了肖先生咱们还能依靠谁?你大伯已经把咱们给卖了,易县城里的柳县令虽说收过咱们的礼,但是指望他和琏二那个混蛋作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又不是北京城,咱们的相与好友都不在啊……”

  “肖先生不是一般人,能写出那么惊世骇俗的书出来,那都是天上星宿投胎啊,他要是没有办法了,那么咱爷俩就认命吧……”

  “啥?写书……”虎妞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不过在父亲的催促下最后还是红着脸说道“昨晚肖大哥跟我分别的时候,曾经交代过,无论遇到什么危险一定不要擅自离开广德商号,他会想办法救咱们的……”

  范镰仔细思考了一会,突然对跪在地上的心腹说道“去,把商队里肖先生训练出来的那十个鸟枪手都叫过来,就说……你就偷偷的跟他们说,肖先生有命令给他们……”

  在最后那一刻,范镰终于下定决心了,自己的家族不可靠,满清的官员不可靠,甚至连百万身家也不可靠。至于肖乐天可靠不可靠,老掌柜现在也不敢打包票,但是他还有选择吗?再看看红着脸的闺女,他还能做出别的选择吗?

  这时候的肖乐天正捧着一大碗牛肉面稀里糊涂的往嘴扒拉呢,热气腾腾的牛肉汤上,放着大块的牛肉,香菜和蒜苗的清香味直窜鼻子,饿了一夜的肖乐天吃的跟猪一样。

  这里是易县城里庆三爷的宅子,虽然庆三爷家道中落了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堂堂镶黄旗富察家分支,到现在也算八旗里面的贵胄,就连琏二爷看见富庆也要客客气气的,别看他是庆三爷的上司,但是还真不敢不敬。

  道理很简单,乾隆皇后所出的家族,傅恒和福康安的后代,这在旗人里算是妥妥的大户了,就连庆三爷这个后代旁系,都袭了五品云骑尉的功名,虽然只是个荣誉但是也证明了他身份的贵重。第一时间更新

  现在的他看着吃相不雅的肖乐天,再看看那篇耐人寻味的草稿,恍惚间感觉这都不是肖乐天所能写出来的。在他的想象中,能开宗立派的大儒都是三缕长髯、仙风道骨的样子,跟肖乐天这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怎么也画不成等号啊!

  “我说你能不能慢点吃,斯文一些……”

  “拉倒吧你啊,我一夜逃命最后还让人给掐晕了,我不吃点热乎的补补,那多亏心啊……”

  庆三爷摇了摇头,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自己心里的疑问给问出来了“肖兄你说你能收编那么一支悍匪?到底是真还是假?”

  “我知道你肚子里憋了一大堆话,如果我给不出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出来,你恐怕都不会放我出去。”肖乐天抹了抹嘴,用手点了点那份草稿。

  “庆三爷啊,兄弟我就跟你说实话了。你说我一个没读过四书五经,从小在洋鬼子地界长大的人,可能当大清朝的官?”富庆一听赶紧苦着脸摇了摇头。

  “对啊,我连科举都入不了,还能当官?可是大清朝不当官我还能干什么?做生意还是买房子置地啊?您也别不爱听,在大清朝商人还有小地主,那不就由着官府欺负吗?”

  富庆当时脸就红了,他这个人有点理想化,属于八旗有为青年。但是他可不是傻子,北京城里八旗大爷们一天天是怎么混日子的?琏二爷那种人是怎么发家的?还有柳县令他们又是怎么贪污的?他可都看在眼里了。

  肖乐天微微一笑“当官当不了,经商当地主还要受欺负,看来只有混清流最适合我了……所以,我要写一本书,我要当大清西学的开门祖师,我要让有志于西学的所有人都得喊我一声先生……”

  “现在您想想,是当一个山寨土匪有前途啊!还是当这么一个西学大宗师有前途啊?您瞅瞅我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想吃刀口上的饭?您可别逗我了……”

  肖乐天一番话把富庆给噎的直翻白眼,他很不适应这种咄咄逼人的谈判口气,可是他还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想跟肖乐天这个商业谈判高手耍嘴皮子,他还真得回炉再练练。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