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15 重重包围

015 重重包围

  蹦蹦几声弓弦响声,利箭擦着肖乐天的脸飞过去,其中一根直接射穿了肖乐天的帽子,瓜皮小帽带着假辫子打着旋的飞了出去。

  “先生小心……”司马云一个虎扑把肖乐天压倒在房顶上,瓦片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谁在房顶上?”民居里传来惊恐的叫声,可是紧接着射入窗户的一根利箭让房里的人彻底闭嘴,他们甚至连灯都吹灭了。

  萧何信三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兵,一看敌人射箭刁钻的角度就知道来的都是高手。二话不说,带着肖乐天就跳下了房顶,沿着黑暗的小巷一路狂奔。

  黑暗中肖乐天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包抄他们四个,只能在北风呼啸中听到不远处有沙沙的脚步声,有的应该在房顶上,有的应该在平行的街道那头追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羽箭射的非常稀疏,但特别有规律,能感觉的到敌人一直在给他们四个施加压力,很明显就是把他们往包围圈里面赶。

  “你们俩保护先生,我出去闯一闯,把敌人引走……”说话间三名亲兵里面叫做王怀远的小伙子第一个跳上墙头,向着弓箭射去的方向冲去。很快一阵兵器撞击的声音传了过来“快跑,是八旗狗……”

  “坏了!难道是西陵的护军?这帮鞑子不好对付……”萧何信身形一纵向着王怀远消失的方向冲了过去。

  “先生爬在我的背上,千万别出声,就算受伤了也别喊叫……”留下的司马云一把将肖乐天抄到背后,两脚发力快如奔马,在黑暗的小巷中穿行。

  这时候的肖乐天左手攥拳狠狠的塞住自己的嘴,他甚至感觉心脏就要跳出来了,现在遇到的危机要远比山神庙那一夜更凶险。

  因为肖乐天知道,在大清朝土匪要比八旗军还要讲理,别看满清当权者喊什么满汉一家,那是对人家汉臣大地主们说的话,真杀起百姓来他们可绝不会手软。

  摸摸怀里的那把柯尔特左轮,冰凉的铁家伙让肖乐天多少回复了一丝胆气,可是再一想里面只有三颗子弹了,他的心又凉了半截。

  “先生放心,我就算拼着命不要了,我也要护住您,王爷还有山上的弟兄正等着您呢……”司马云几乎榨干了所有的精力,沿着黑暗一路狂奔。第一时间更新

  这时候,在易县最大的酒楼楼的三楼雅间,内务府西陵总管琏二爷正坐在窗前看着眼前灯火和明暗夹杂的易县城夜景,在他身边就是柳县令,而身后则是十多名顶盔掼甲的八旗健儿。

  “柳县令啊……”琏二爷拉着八旗子弟特爱的长音,轻蔑的点了点远方的人影“看看我八旗健儿身手,这弓马娴熟的可不亚于当年入关时候的精锐吧?”

  “琏二爷说的是,八旗贵胄武勇当代代相传永世不绝,这是大清之福、天下之福啊……”柳县令一脸逢迎的拱手说道,看样子就差打千了。

  “哎!我也搞不明白了,南方闹长毛干嘛不让咱们八旗健儿去打,非要动曾剃头他们哥俩。第一时间更新白白把功劳分给汉人……呸!这他妈瓜子是臭的,缺心眼的玩意,怎么伺候的……”

  话没说完一名士兵冲了出去,一阵叮了咣啷乱响,拖过来一个浑身发抖的干瘦男人,直接就扔到地上了。

  “琏二爷饶命啊,琏二爷饶命,小的这就给您换……不不不,我先掌嘴,我掌嘴……”干瘦男人就是楼的老板,这下手真是狠啊一巴掌就把自己的脸给抽肿了,三巴掌下去嘴角就见血了。

  就在老板自残的时候,一个小脚年轻女人走了上来,扭捏的捧到琏二爷面前一个黑漆木盘,红绸子下面满满的都是小银锭子,看上去足足有三百多两,小脚女人都有点捧不动了。

  “琏二爷……”女人拖着细细糯糯的声音凑到跟前“二爷啊,我家老爷就是个木头人,不懂事不会伺候,您看看这么半天都没把二爷手下人的夜赏给送来……知道今晚二爷剿匪,都不容易,我们没大本事难道还不能有三分心意吗?来,我给二爷烧个泡,正经的马蹄土啊……”

  女人是老板的小妾,本来以前就是个半掩门的,哄男人的本事都是成套的,琏二爷那老色鬼一见当时就没火气了。

  “呵呵呵……行了,别在我面前现眼了,楼的大老板还没自己房里人有眼力价呢,下去安排席面吧……”

  就在琏二爷嗅着马蹄土的香气想好好享受享受之时,突然门外楼梯腾腾腾的大响“报……勇字营包围住了两名黑衣人现在正在激战……”

  “报……土匪极其凶悍,已经有六名士兵受伤了……”前面的传令兵还没走呢,第二名传令兵又跑来了。

  “抱……土匪杀出重围,浑身带伤向城南逃窜……”

  “妈的!”琏二爷当时就跳起来了,把手里的烟枪都给摔了“废物,就两名土匪你们都拦不住?大清养你们有什么用……”说完抬脚就把面前的士兵给踹翻了“封闭四门,城墙上给我加岗,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出来……”

  萧何信还有王怀远现在已经杀的浑身是血了,当年天国派出的北伐军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南方江湖中响当当的人物。这种人越是野战、乱战、夜战还有复杂地形作战就越有优势。

  如果这是白天,西陵护军哪怕几十个人组成阵势包围过来,那么他俩也没有半分生机,可是在混乱的夜晚一旦和这些八旗大爷兵们近身格斗,他俩居然真的杀出了一线生机。

  就在萧何信两人夺路狂奔的时候,肖乐天和司马云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虽然大部分敌人被引走了,可是司马云能够感觉到,现在有四名玩弓箭的高手已经逼上来了,而且越追越近。

  肖乐天明显感觉司马云的速度越来越慢,身后时不时飞来的利箭不停的干扰着他的前进。

  “放下我,你把我放下来,我会拖累死你的……”肖乐天一路上都挣扎着要下地,但是司马云的胳膊跟铁铸的一样,根本不是他能掰动的。不过这一次司马云没有坚持,他停下脚步把肖乐天放在黑暗中。

  “先生,您藏在这里,我去纠缠住他们……”说完司马云转身就要往回冲,可是肖乐天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你给我站住!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肖乐天借着微弱的星光一看,一根羽箭正插在司马云左腿的小腿肚子上,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司马云正了正衣冠,向肖乐天深深一躬“属下无能,只能护送军师到这里了,等军师的书写成了,别忘了给黄泉路上的司马云烧一本……”说完他手中匕首一闪露在肉外面的箭杆被削断了。

  “先生活下去,这个世界没有我可以,不能没有先生您……”说完就要往前冲。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文弱书生一样的肖乐天居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用尽力气拖住了他的身体。

  “我是不是你的军师?你信不信我?听我的还有一线的活路……听我的……”肖乐天压低声音带着不可置疑的口气把司马云都说楞住了。

  黑暗中四名八旗弓手慢慢逼近了,他们出发之前得到了琏二爷的死命令,一定要抓活的尤其是哪个小白脸。所以一路上他们的弓箭只是威胁,只是把他们往死胡同里赶,却没有真正的下杀手。

  而现在,在他四人的面前,一幕不可思议的场景出现了。刚刚仓皇逃跑的两名土匪,一个小腿在流血靠着土墙眼看就是筋疲力尽的样子。而另一个年轻的家伙,却空着双手高举过头顶,嘴里还不停的喊道。

  “投降了,我们投降了……我是个书生,不会武功,我手里也是空的,我没有威胁……这个家伙他累脱力了,他也没有威胁了……”肖乐天时不时还高举双手在半空中拍拍,证明他手上真的什么都没有。

  四名八旗弓手早就听广德号的刘掌柜说过了,这次勾引琏二爷小妾的土匪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一丁点武功都没有。今天一看这小子不仅没有武功而且还是个怂包软蛋啊。

  “哈哈,白送来的功劳不要白不要,这回琏二爷高兴了咱们哥四个至少一人二十两啊……”说完四人大步包抄了过去。

  就在他们四个距离无常三步远的时候,靠在土墙上的司马云突然发力了“狗鞑子,老子跟你们拼了……”说完掏出匕首一瘸一拐的冲了上去。

  “哈哈哈,你个死瘸子还敢动手,爷我让你两只手,也照样掀翻你……”还没等那小子话说完呢,突然异变突起。刚刚还一脸卑微的肖乐天突然面目狰狞,右手快如闪电一样从怀里掏出了那把柯尔特左轮。

  “这是你们逼我的……”肖乐天一声大吼,食指猛扣扳机最后的三颗子弹在一秒钟之内全都给打光了。

  三步,那一刻敌我之间的距离只有三步。这种距离根本就不用瞄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打中敌人。

  肖乐天已经不是第一次杀人了,现在的他手一点抖动都没有,三颗子弹准确的命中三名士兵的心脏,猛烈的冲击力让那三人连着倒退了两三步,手捂住伤口看着那把小巧的火器眼中全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可惜子弹只有三颗,而敌人却有四名,虽然肖乐天他们计划的很好,由司马云对付最后一名士兵,可是肖乐天低估了箭伤,也低估了那名士兵的实力。

  “啊!”那名幸存的士兵发出野兽一样的吼声,一脚就把司马云给踢到了墙角,紧接着如猛虎一样扑了过来,一个闪身之间双手就死死的掐住了肖乐天的脖子。

  “死死死……去死吧……”疯狂的士兵掐的肖乐天都翻白眼了。咔哒,咔哒,肖乐天在意识即将消失的那一刻,还在不停的扣动扳机,可惜再也没有子弹能救他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