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11 夜入易县城

011 夜入易县城

  太白顶的这两百多名天国士兵,并不是石达开从南方带过来的,而是当年天国北伐失败后,被打散了的一只军队。当时灰胡子刘琅将军是这批士兵中地位最高的,在混战中他甚至将北伐军的军饷带出了一大批,逃到太行山深处躲藏了起来,等待天国再次北伐。

  结果灰胡子他们没有等到北伐军的到来,却等到了他们曾经的老上司,诈死瞒名的翼王石达开。

  当年北伐军都是天平天国的精锐,一路上攻城拔寨,开仓放粮杀贪官灭豪绅,积攒了大量的军资,不仅有大量的金银,而且还有很多都是稀世珍宝,珍珠翡翠玉石玛瑙,各种古玩字画也应有尽有。

  现在呈现在肖乐天面前的就是一座闪闪发光的巨大金山。满地都是制作精美的金、银、玉器,一尺多高的珊瑚树就靠在墙角,一捧捧的珍珠倾泻在地上到处乱滚,在角落的瓷缸里面一轴轴的字画肯定不是凡品。第一时间更新

  “这里面有刘琅他们带来的军资,也有我从南方秘密转运过来的财宝,象这样的圣库我在大清朝里秘密设立了十三个……”石达开好像说的是别人家的财产一样,口气平淡如水。

  “由于财产需要翻山越岭的秘密转运所以银两铜钱这类东西都只能放弃了,现在的圣库都是老天国圣库的精华所在,每一件珍宝都可以说价值连城……只是很可惜想变现太难了……”

  石达开打开一幅唐伯虎的春宫,冷笑着说道“江南那些财主就是爱捧唐伯虎这些低俗画作,若不是还能换点钱,我早就烧掉了……”说完直接往墙角一丢。

  哎呦,可心疼死我啦,你是道德君子可我不是啊,兄弟我就爱这一口。肖乐天赶紧把唐伯虎的真迹给捧到了手里,啧啧啧,你瞧瞧这画工真是绝了,大明朝就已经流行双飞了吗?后面推的那个是丫鬟还是小妾呢?

  当肖乐天深深陷入对明朝市井生活的幻想当中时,石达开推了推他“军师!军师?我问你话呢,你到底要带什么宝物下山啊?”

  “啊?哦……是这样的,王爷应该对这些珍宝的市价有所了解,帮我找一些易于携带的,另外价值接近11万两左右的宝物,我要带下山去。说完他还顺手把那卷春宫随手递给伺候自己的亲兵“这幅画不错,爷我喜欢,放我书房里去……”

  咳咳咳,石达开好悬没让自己口水给呛死,心说这海外之人都这么随心所欲吗?春宫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画作,哪怕想要也要偷着跟我说啊,怎么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当着小兵面前要呢?这也太不在乎名节了吧。

  果然海外洋人都是吃生牛肉的,不懂修身养性啊,不行以后我一定要多劝劝军师,小小年纪不可过分贪恋美色啊。

  “王爷!王爷?”这回轮到肖乐天推他了“啊?啊……不好意思,小王失态了……先生想要的宝物让我仔细想想啊。

  “古董字画这类东西,价值确实很高但是必须要懂行的人才会掏大价钱收购,想快速出手不太容易,现在还是从金珠玉宝这种东西上想点办法吧……”

  肖乐天和石达开在宝库里足足挑选了一个时辰,最后在石达开安排的三名亲兵保护下,快马加鞭向易县城赶去。第一时间更新

  从太白顶前往易县县城,就算轻装前行也要两天的时间,肖乐天带着山寨给他准备的假辫子还有伪造的身份文书,直奔易县城而去。

  当肖乐天赶到易县县城之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城西门处两名满脸烟容的老兵已经开始驱赶那些最后进出城的百姓,城门马上就要关闭了。

  “哎呀,要闭城门了,咱们得赶紧着点……”肖乐天马术绝对是入门级的,嘴上说着快跑可是跑来跑去还是跑在最后一名。

  肖乐天带出来的三名亲兵,都是石达开千挑万选出来的精锐,不仅弓马娴熟而且为人机灵,最重要的是都识字。打头的年轻人叫做萧何信,一看城门要关闭赶紧策马扬鞭冲在了最前面。

  高头大马全速冲锋的场面果然震撼,碗大的马蹄践踏在官道上尘土飞扬,靠近点的乡民甚至感觉到大地都在震动,吓得一个个赶紧躲避。

  那两名老军回头一看当时吓了一跳,要不是因为来骑只有四匹,他俩还以为县城遇袭了呢“来者何人?没看见城门已经紧闭了吗?赶紧去城外酒馆打尖等明天……”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呢,只见黄澄澄两串铜钱翻滚着飞了过去,一下子就把他的嘴给堵住了。

  肖乐天只见萧何信连马都没有下,只是欠着身子和两名老兵轻声细语几句,紧接着关到只有一条缝的城门居然再次开启了。这一次肖乐天就算大摇大摆从两名老兵面前走过,都没有人问他任何一句废话。第一时间更新

  直到四人拐过街角,肖乐天才低声的问道“清朝不是都要查路引吗?咱们四个一看就不是有功名的人,他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把咱们放进来了?”肖乐天的疑问是有道理的,古代人除非你有功名在身,否则是无法轻易离开你自己的家乡的,在自家县里转转还没人管你,一旦需要跨越州县,就必须要去县衙开具路引了。

  肖乐天记得临行时候,山上的文案师爷给四人伪造了一份路引,不过刚刚他可没看萧何信往外掏啊。

  “嗨……我的好先生啊,这天下的规矩不都是给没钱没权的老百姓制定的吗?路引制度对那些草民百姓来说那就是王法铁律,但是……”萧何信拍了拍腰上鼓鼓囊囊的钱袋子笑道“有钱了还用讲王法吗?这个烂到根的大清朝,早就该亡了……”

  肖乐天当时一愣,他没想到萧何信这家伙居然这么大胆,敢在大街上说这种大逆不道事情?可是等他左右一看,大街上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全都是一脸麻木,好像已经被生活摧残成了一具具的木偶,这种人根本就不会管别人说什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先生放心吧,看见前面的大烧锅了吗?那就是咱们王爷安插在县城里的耳目,这条街早就是咱们的地盘了……”

  走到店门前,牌匾上写着‘二两烧锅店’五个大字,还没进门呢伙计已经掀开帘子,躬身施礼“老客四位,楼上请了……”这一嗓子别提多提气了,从里到外透露出的热情可不是过去星级宾馆里的,露出八颗牙齿假笑的礼仪小姐所能比的。

  普通大烧锅店能开成二层小楼,这已经说明老板财大气粗,看来天国情报部门的资金够充裕的啊!肖乐天提着袍子上楼,刚进包间坐好烧锅店掌柜的和小二就跟进来了,二话不说先跪下磕头。

  “给军师请安……给王爷请安……”胖胖的掌柜的压低声音,磕了三个头,紧接着一挥手早早准备的饭菜就端上来了,七碟八碗满满摆了一桌子。

  “军师莫怪,昨天午间才收到山寨飞鸽传书,时间紧迫没有准备什么好东西,也就上月进了一对黑熊掌还能勉强入眼……”说话间一个大瓷盘端了上来,一对热气腾腾的蒸熊掌就这么直接上桌了。

  肖乐天当时就傻眼了,这个万恶的封建王朝啊,居然没有动物保护法?这可怜的黑熊投生到这个朝代可真是不幸啊不幸。第一时间更新肖乐天心里虽然在臭屁,但是嘴角的口水还有眼中贪婪的目光可出卖了他。前世的他虽然吃过不少高级菜色,可是号称山珍之首的熊掌他可没福消受。

  “熊哥啊!熊哥,我吃你一对手掌你莫怪啊,等我掌权了,一定率先颁布动物保护法,第一个就保护你……”说话间,肖乐天一筷子鲜嫩熊肉就入口了。

  肖乐天爱耍宝,这是山寨里面尽人皆知的,萧何信他们几个早在他说评书的时候就见识过了,也知道军师最爱蹦出几句谁都听不懂的怪话出来。比如说‘你妹啊’这句骂人的话已经成了太白顶上的流行语了,一旦人们有点什么小矛盾张嘴就是一片你妹之声。

  萧何信他们早就习惯了,可是细作胖掌柜和伙计可没见过啊,他们还以为精心泡发了一天一夜,又用野山参、鸽子汤慢炖半天的黑熊掌不合军师的口味呢。当时胖掌柜脑门上的汗就冒出来了。

  也难怪他误会,现在肖乐天已经把眼睛闭起来了,一脸极其古怪的表情,就好像要闹肚子的一样。

  好吃,真是你妹的太好吃了。这充满胶质的口感,一股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异香在喉咙间萦绕,那一刻肖乐天感觉自己的舌头都被一股浓香胶质给包裹了起来,好像要跟着这种美味一起融化了一样。

  足足三分钟,肖乐天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胖掌柜又一次跪在地上,正满面大汗的向他请罪呢。

  “军师莫怪,小人下次一定给军师弄到白熊掌来,最次也要给军师弄到正宗东北老林子里猫冬的黑熊掌来,今天时间实在是太仓促了……”

  “啊?”肖乐天当时就傻眼了,我这正回味呢,你怎么就跪下来了?等等!听你那意思,我吃的这种熊掌还不是最美味的,居然还有更好的?乖乖啊,都说古代物资匮乏呢,其实那只是相对于穷人来说,对于有钱人而言,封建王朝才是天堂呢。

  在晚清等级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就连石达开也不过是在战时和官兵们同吃同住,在没有打仗的修养时期,石达开的生活也是极其豪奢的。

  在古代人眼里,一个人能封王就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天人了,肖乐天能够和翼王平起平坐,那身份高贵自然不用言表了,在胖掌柜的眼里用一双普通商队贩卖来的黑熊掌待客说实话真的是太失礼了。

  一听说军师根本就没生气,胖掌柜当时感动就都快哭了“军师真是菩萨心肠,可怜易县城小,现从保定调货也来不及了,军师别着急明天我就派快马从保定调一桌上八珍的席面来。

  在肖乐天的眼里,所谓的上八珍席面是什么样他还真没有感觉,这时候他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到窗外街对面的院墙处了,在萧何信的介绍下那里面就是范家广德号在易县里的分号,范掌柜和虎妞就住在里面。

  就在肖乐天一边吃喝,一边琢磨明天应该怎么去见范掌柜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透了,按照洋人的钟点现在已经到了八点半左右的时间。

  就在肖乐天眼角余光扫过街对面的黑暗之时,突然一个诧异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广德号的后院墙里居然翻出来两个人影,仔细一看居然是两个女人。

  “你妹啊?这不是虎妞和阿丑吗……”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