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06 火枪队,齐射

006 火枪队,齐射

  齐射的箭雨、劈啪作响的火枪、漫山遍野的喊杀声,还有摇曳火把光芒下一张张狰狞的面孔。肖乐天终于明白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有多么的残酷,眼睁睁的看着钢刀把人头切下来,那种真实感是任何三维游戏都无法给予的体验。

  一百多把弓箭四连齐射,打的商队抬不起头来而且也把士气给压到了最低点,这时候已经彻底乱营了,所有的指挥已经失效,人们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本能来抵抗。不论庆三爷再怎么吆喝,这时候也没有人会听他的。

  再看看范掌柜,这个老头胆子还真不小,站在摇晃的香案上大声的鼓励着士气,战胜后的赏格都增加到六万两白银了,可是这时候还能有谁在乎钱呢,他的激励不过就是水中月镜中花罢了。

  现在反抗的最勇猛的还得说刘易斯和赛门,这两名牛仔现在哪里还有点传教士悲天悯人的样子,就跟杀神附体一样枪枪点名,可是两个人的武勇根本就改变不了大势。第一时间更新一百多名土匪前锋已经和商队搅合在一起,山神庙前已经挤成人酱。

  而这一切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土匪手里居然也有枪,虽然只是零散的几声闷响,但是当枪声响起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算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土匪,围攻他们的肯定是一支小型的军队。

  “这他妈的打的是什么狗屁的仗……你们这群废物,都听我指挥……”肖乐天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根马鞭,冲着身边那个哆嗦着手往鸟枪口里灌铁砂子的伙计就是三鞭子。他什么也顾不得了,在他的心里现在只有活下去这一个念头。

  “所有的火枪手向我集中,妈 的老子教你们怎么玩枪……我操,你他妈的没装火药就塞铁砂子?我抽死你丫的……”

  肖乐天在山神庙里狂奔,把他见到的每一个独自作战的火枪手都给拽到了一起,最后甚至连刘易斯和赛门都跑到他的左右了。

  商队里只有十支火枪,还是那种最老旧的打铁砂子的那种,不过对于现在这个混乱的局面来说,打铁砂子的散弹枪其实更好用。

  “听我的号令,装弹药……”肖乐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这么暴力,十名伙计哪个手慢一点,他上去就是一通鞭子。人在无秩序的混乱中,总会下意识的听从强权者的命令,现在肖乐天的气势是商队里面最厉害的,一手左轮一手鞭子,居然打的所有人没一个敢反抗。

  “瞄准左面的老槐树……放……”无常一声爆喝,他感觉自己的声带都快要被撕碎了,那十名伙计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开枪,十把鸟枪同时开火,铁砂子如同一片乌云一样扑了过去。

  在庙门最左面刚刚包抄过来十名土匪万万没想到迎接他们的是一大片高速铁砂子,当时就给打成了一片麻子脸,十名土匪捂住脸在地上痛哭的哀嚎乱滚。不过这时候肖乐天可没有功夫欣赏他的战果。

  “装弹,都给老子装弹……”他跳着脚的在十名伙计身边来回乱窜,那个手慢一点上去就是一通打。就在肖乐天的压迫下,十名伙计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又一次装填完毕。

  “听我命令……向最右面白石头方向……开火……”

  “听我命令……全体装弹……”

  “听我命令……正中间开火……”

  “所有商队的伙计还有士兵,都给老子趴下,趴下……”

  肖乐天如同一个疯子一样,用鞭子和手枪逼迫着这个临时组成的小小火枪队,在同治三年的太行山深处,来了一场标准的队列射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前世的军友嘴里,这种射击方式有一个外号,叫做排队枪毙。

  肖乐天知道,这种射击方式,不要求个人武勇,也不要求个人射击精准度,唯一需要的就是纪律,统一装弹、统一射击,在一个小区域内形成密集的弹幕。任何武林高手也休想穿透这样的弹幕。

  在四年前,英法联军就是用这种火枪方阵,在八里桥打败了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队,可想而知就连高速的战马都很难穿透这片弹幕,更别说这些依靠双腿的土匪了。

  现在的肖乐天就是一个活疯子,他整个人已经歇斯底里,眼前只有一片白茫茫的火药烟雾还有背后的黑暗,反正能冲上来的缓坡也就十米多宽,只要左中右这么换着方向开火就行了。

  “打啊,赶紧开火……前面的都趴下,误伤老子可不管啊……向左开火,装弹……向右开火……”正喊着呢,突然两个壮汉一左一后把肖乐天给按在了地上。

  “醒醒,你丫的血迷了头了……快醒醒,敌人退下去了……”紧接着就是一碗凉水泼在了肖乐天的脸上,这小子一个激灵总算是回过神来了。第一时间更新

  肖乐天一睁眼,才发现自己已经靠在山神庙的门柱上,面前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脑袋,一个个眼里全是感激的光芒。

  “肖先生啊,多谢肖先生临危救难,请受我一拜……”范掌柜说完就要掀开袍子下跪,他身后的伙计已经跪了一片了。肖乐天哪能让快七十的老者下跪啊,这不折寿吗,赶紧跳起来把范掌柜给托了起来。

  “折寿啊,您这是折我的寿啊……同舟共济哪有那么多谢字,咱们的兄弟们损失怎么样?大不大……”现在的肖乐天可算是清醒过来了。

  这时候的庆三爷也一脸的尴尬走了过来“行,你够爷们,这个必死的局竟然让你给解开了。虽说你用的方法后来我也想明白了,可是在那时候,你想到了我没想到,你就比我牛……”哎呀,这个八旗子弟可以啊,能底下高傲的头,还真是少见。

  “肖,你非常优秀,我现在相信了,你确实在西方游历过,而且你还很了解军队。那么混乱的场面中,我都没有想到组成火枪阵,而你不仅想到了还能灵活运用,你很棒……”刘易斯和赛门冲着他直挑大拇哥。

  肖乐天苦笑一声“别高兴的太早了,让我看看现在的情况吧”借着火把的光芒,肖乐天趴在矮墙上,结果一露头就被血腥味给呛了一个大喷嚏。好家伙,修罗地狱大概也就这样了。

  庙门前的空地还有缓坡的边缘,横七竖八足足躺下了六十多具尸体,其中小四十具都是土匪的,剩下二十多具都是商队伙计的。鲜血现在已经汇集成小溪,在黑夜中滴滴答答的往下直流。

  六十人啊,在前世那就是半个连的兵力,才这么一会就打没了,可见刚刚那场冲突有多激烈。如果没有肖乐天临时组织起来这么一个火枪队,下场可真是不可想象了。

  “老掌柜的,伙计里面有没有嗓门大,擅长谈判的?让他喊喊话,总这么闷头打也不是事儿啊?”肖乐天现在已经成了商队的军事领袖,他的命令可没人敢不听,不一会的功夫,一个黑大个字就匍匐到大槐树边上了。

  “山下的大当家……我们是山西范家的商队,路过贵宝地没拜山是我们的失礼,请当家的多包涵啊……”还没等他喊完呢,只见黑暗中两团火光亮起,紧接着就是数不清的铁砂子打在了树叶上。

  肖乐天一看心就凉了“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路数啊?连交涉都懒得废话了?就这么想要咱们死?”说完还盯着老掌柜和庆三爷看。

  想了半天,谁也想不到自己有那个仇家这么牛逼,肖乐天一看问不出什么来,只能长叹一声说道“先守住今晚吧,看看明天事情有没有什么转机……”

  肖乐天从矮墙上一回头,发现商队的人没有一个休息,都聚集在院子里眼巴眼望的盯着他,就像盯着救星一样。在山神庙破败的窗户那里,还有两个小姑娘的脑袋也在盯着他看,众目睽睽弄的肖乐天还不好意思了。

  人群最前头的就是那十名立下大功劳的火枪手,这时候他们也从一开始的惊恐中醒过来了,一个个挺胸叠肚的正接受肖乐天检阅呢?肖乐天看了看他们棉袄上被自己抽破的口子,还有脸上的伤疤,真是不好意思的。

  “你们……你们没事吧,刚刚我下手狠了点,也是为了救大家,你们别恨我啊……”

  “不恨……大人抽我们鞭子是让我们长进呢,这几鞭子不算什么,我们过去学手艺的时候,师傅打的比这个狠……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哎哟,肖乐天都脸红了,你看看人家这觉悟,挨打了还主动给我找借口,这是多好的伙计啊,可能我教会他们一点知识,他们就自动把我当成师傅了。在古代,讲究天地君亲师,师傅其实跟亲爹没啥区别。

  “好好干,今晚一定要守住这个缓坡,记住我教你们的方法。就是左中右,左面是大槐树,中间是缓坡,右面是白石头。不用瞄准人,你就瞄准参照物就行了……”无常交代了几句,又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以示鼓励。

  夜越来越深了,商队的人们开始休息,肖乐天也在山神庙后抓紧补觉。而这时候的山脚下,土匪们可没有心情休息,他们已经开了一个多时辰的会议了。

  “王爷,让我再冲一次吧,弟兄们不能白死啊……”跪在火堆旁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灰白胡子大汉,身边平放着一把三尺多长的钢刀。

  在灰胡子面前坐着一个也就三十三四岁的中年男人,国字脸、剑眉,身材极其魁梧,明明是个武将打扮,但是气质中还带有三分的儒雅。他就是被灰胡子称呼为王爷的人。

  王爷没有说话,他只是把玩着手里那支黄铜精制的单筒望眼镜,一看就是珍贵的西洋货。王爷抬了抬手,让灰胡子坐在一旁“傍晚的时候,我看了,咱们的情报不准啊,突然多出一个奇怪的年轻人出来……”

  “管他古怪不古怪,冲上去一刀剁了他,银子、满人、洋鬼子这些咱们都要,一个都甭想跑……”灰胡子眼中的仇恨犹如实质,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想发财土匪应该有的目光。

  看着面前的王爷陷入了沉默,急脾气的灰胡子再一次的跪倒在王爷面前“翼王殿下,不要犹豫了,让我再冲一次吧,四十多老弟兄不能白死啊……”

  啪的一声,灰胡子的脸上当时就紫胀起了五指印“我说了多少遍了,过去的我已经死了,死了……你再敢带出一星半点过去的称谓,我会亲手砍掉你的脑袋……”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