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大清隐龙 > 003 不太平的商道

003 不太平的商道

  “住手,你们不能这么对待我的信徒……”刘易斯神甫冲上来还想交涉呢,结果范掌柜的拱手施礼道“洋大人啊,我们不是难为他,您放心到了易县我们肯定放人。但是我实话跟您说吧,这个人身份可疑啊,如果他是土匪的探子呢?中国有句老话叫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土匪?你们不是说这条商路是最安全的,是没有土匪的吗?”刘易斯反问道。

  “以前是没有,但是今天看见这个可疑的人了,就保不齐了……”捆好肖乐天的庆三爷走了过来“您是外人不知道大清的风俗,这个家伙身份可疑很象土匪踩盘子的探子。而且在我大上个月去山西的时候,曾经听山里的猎户说过,好像这片大山里来了一些不知道底细的人……”

  “神甫大人,我们又不伤害他,就是全程看管着他,等到易县入了平原就放人,您看这样还不行吗?这总不违反您说的那个条约了吧……”

  庆三爷的话让刘易斯没法反驳了,人家防范一下这总没有错啊,如果自己再出言阻止可就有点不讲理了。第一时间更新这时候肖乐天开口了“刘易斯先生,听他们的吧,我很好,这点委屈不算什么……”

  肖乐天都认了,刘易斯也就不说什么了。范掌柜一看都谈妥了,一挥手两名伙计牵着一头大走骡过来了,他们也真够缺德的居然倒着让肖乐天骑了上去,人家张果老是倒骑驴啊,肖乐天可好了,倒骑骡子。

  收拾了肖乐天商队也都吃饱喝足用过了午饭,又开始向东面行进了,在天擦黑的时候商队一定要走到一个叫杀狼坳的小村子,哪里就是今晚商队的露营地。

  山道很不好走,肖乐天骑在骡子背上晃晃悠悠的都有点晕船的感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眼前一片黑暗,还是倒骑骡子,不头晕才怪呢。

  对付晕车晕船肖乐天有自己的绝招,那就得靠精神转移,说白了就是想事情,只要脑子不闲着头晕的症状也就不明显了。

  “我该怎么办呢?穿越到1864年同治3年这可真不是什么造反的好年头啊,现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刚刚结束四年,英法从清朝这里得到了最大的一块蛋糕,现在正是享受期呢,这个蜜月期可不是轻易就能打破的……”

  “至于北面的俄罗斯,刚刚从满清手里割走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算这只大狗熊胃口再大,他也得好好消化一阵子了,这时候干预清朝内部事务的兴趣还真的不大……”

  “其他国家呢?日本连明治维新还没开始呢,现在还不如大清呢。而美国南北战争至少要明年才能结束,战后恢复期又要好几年,短期也不可能干预中国的事情。至于说德国?现在连普法战争都没打,近代德国的雏形都没出现呢……”

  肖乐天在脑子里把眼巴前所有有实力的列强拉了一个明细表出来,结果看来看去居然一个能借势的国家都没有。

  “哎,果然同治中兴是靠谱的啊,西方列强现在没兴趣管大清朝的事情,曾国藩的湘军正是气势如虹的时期,中原人口在洪杨之乱里锐减了三分之一,无主的土地有的是啊,土地矛盾大大的缓解,农民反抗的意愿正是最低的时期……”

  “哎……国家和国家差距怎么这么大呢?人家美国内战加速了国家的工业化,北方资本家的势力疯狂增长,直到一战前生生把一个农业大国给改造成了工业大国。第一时间更新再看看大清朝同期的洪杨之乱吧,也是南北内战,结果却是儒家代表的地主阶级复辟了,不仅从清政府手里抢来大大的权力,顺便还把南方经济体给打的一团糟……”

  “最要命的是,以曾国藩为代表的地主阶级,只想用西方的器,也就是洋枪大炮什么的,心里却极度排斥西方的价值观,尤其是自然科学更是不想研究里面的道理……”

  “说白了,在那些儒臣的眼里,士兵能够使用洋枪洋炮就足够了,至于洋枪洋炮是用什么原理做成的,他们可一点兴趣都没有。不仅自己没兴趣,甚至还不让有兴趣的人去学,乡间地头还是充斥着朗诵三百千的声音,科举考试里依然是八股文大行其道……”

  “这个该死沉闷的天,到底应该怎么捅破了呢?咦……”肖乐天想着想着突然脑子一闪念就差给自己一个嘴巴子了“我是猪脑子啊,我难道忘记我的理想了吗?肖乐天啊肖乐天,你在穿越前不是想用流血最少的方法救中国吗?怎么想来想去老往王朝更迭血腥革命上动脑筋啊?”

  “妈 的,老天爷既然把我送到这个时代来,肯定是有道理的,在一段漫长的和平时期里面,不正好可以施展自己的梦想吗?那些假设的计划,现在不就可以一项项的尝试了吗?哈哈哈,果然是天生我材必有用,愤青当自强啊,想穿越找愤青……我靠,脑子真的是迷糊了,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肖乐天就这么一路晃悠,一路瞎琢磨,晕头转向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突然队伍前头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咦?这里怎么有这么多落石和树木啊?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紧接着就是一片嘈杂的脚步声,还有嗡嗡嗡的议论声。就在肖乐天不知道情况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庆三爷已经把他脑袋上的黑布口袋给摘掉了。

  “你还敢说你不是探子!这路是怎么回事……”庆三爷单手用力直接把肖乐天从骡子背上给拽下来了,摔的他七荤八素的。庆三爷果然好力气,单手提着肖乐天跟提小鸡一样健步如飞一会就冲到商队前面去了。

  当肖乐天被丢到地上的时候,他才发现狭窄的山谷里,滚落了一大堆的石块,还有好几根大树掩埋在里面,商队算是彻底过不去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这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不能因为一场塌方就说是我干的啊?大山里面这种塌方不是很常见吗?”

  “放屁,现在是十月啊,都他妈的俩月没下雨了,你说塌方就塌方啊?你丫的用嘴吹出来的塌方啊?你再看看这树桩上的茬口,明显就是斧子砍出来的,除了山贼拦路还能有什么可能?”

  庆三爷这是真急眼了,他可不是那些四九城里溜鸟泡茶馆的纨绔八旗子弟,他知道在这大山沟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是最危险的时候,任何闪失都有可能要了大家的性命。

  “这不公平,凭什么路上有一堆石头你们就怪我呢?就因为我是陌生人?刘易斯牧师也是陌生人,你们怎么不赖他呢?”肖乐天真是够无赖的,直接把人家老外都给拽出来当挡箭牌了。

  庆三爷鼻子都气歪了“看来不打你,你就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说完举起拳头就要动手。肖乐天现在手被捆在背后,根本就没法反抗,就算没绑着他这穿越的小白领也不是骑射无双的庆三爷的对手,下意识的他就闭眼了这是要硬挺。

  可是预料中的拳头并没有落下来,当他眯缝着眼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刘易斯牧师居然单手就抓住了庆三爷的手腕,两人正在半空中较劲呢。

  庆三爷真没想到这个老外手劲这么大,跟火钳子一样攥着自己的手腕,几次用力都没有挣脱开。而刘易斯也用尽力气了,他没想到清朝这群抽大烟的八旗兵里竟然有身体素质这么好的,一角力刘易斯脑门就见汗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二位爷啊,二位爷,别动怒千万别动怒……咱们都退让一步,有什么话回头出了山再谈,现在首要任务是清出一条路出来,咱们天黑前一定要赶到杀狼坳啊……”范掌柜的赶紧打圆场。肖乐天这就算是过了第二劫。

  商队伙计和士兵现在也不分身份高低贵贱了,为了保命一起动手清理乱石堆,足足忙了一个时辰才算清理出一条可以让商队通过的狭窄小路出来。当商队再次开拔之时,预想中的山贼并没有出现。

  “庆三爷啊,我觉得味儿不对啊?清理了这么半天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我怀疑这群土匪是想夜袭了?”范掌柜脸色阴沉的说道。

  “有可能,这样推算下来这些石块目的就是拖延咱们的时间,想让咱们天黑之前无法赶到杀狼坳,然后趁夜色袭击咱们……妈 的,这是吃定咱们了,想用最小的伤亡把咱们全干掉啊……”庆三爷手心握着刀柄,都快攥出水来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老掌柜的,您年纪大,给我出出主意吧”庆三爷问道。范掌柜的也不客气“这次押运的现银子一共是十一万两,你看那三十匹走骡背的茶篓了吗?银子就在那里面藏着,如果真遇到土匪了,这些银子我全不要了……”

  “不行啊?这是解给内务府的官银,丢了要杀头的……”庆三爷还想再劝呢,结果范掌柜的一扬手霸气十足的说道“不就十一万吗?我们范家不在乎,我们赔的起……只是我有一个请求,我那小女是我的心头肉,如果遇到乱子了,请三爷帮忙护住了,这个人情算我们范家记下了……”说完深深就是一躬。

  有人说了,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有时候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在两个人咬耳朵商量的时候,突然从商队最前方跑回来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仔细一看居然是商队派出去打前哨的伙计。

  现在已经是天色擦黑的时候了,西落的太阳压着山脊向商道上投放最后一缕阳光,借着这缕阳光,人们清楚的看到那名伙计越跑越慢,脚步越来越踉跄。

  “掌柜的……前面有土匪,有土匪……”说完整个人直挺挺的砸在了路面上,背后一根羽箭插在上面,伙计一蹬腿眼瞅着救不活了。

  人群足足沉默了三秒钟,又好像时间停滞了三秒钟一样,紧接着商队一下子就炸开锅了,所有人都在尖叫,没头苍蝇一样的找地方掩护,胆子大的还知道拿武器掩护,胆子小的甚至都吓尿了裤子。

  “马小六死了!马小六居然死了,菩萨救命啊……”

  “我早就说请镖局爷们护着,你们偏不听,还说什么这条道安全,现在傻了吧……”

  “是二毛子,就是二毛子引来的土匪,杀了他给大家伙报仇啊……”

  “你放屁,早不杀现在杀,你等着土匪报复吧……肖大爷,肖爷爷,您说句话啊,别杀人了,我们给买路费……”

  “求他没有用,要我说就是真洋鬼子带来的霉运,敢放火烧北京城的邪魔,身上都带着鬼兵,这种人最招惹土匪了,就是他带来的霉运,我呸……”

  现场彻底乱了,肖乐天看着正给自己磕头的几个伙计,突然心中浮现出一种极度不现实的感觉,就好像他在玩一场仿真度极高的三维游戏一样,现在的肖乐天整个人已经彻底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daqingyinlong/2067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