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超品透视 > 0051章 女贼

0051章 女贼

夏雷将柳莹给他的睡衣放在了床头柜上,他不想穿她老公留下的衣物。他合着衣服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
  “我拿下了悦动体育的长期合作的大订单,可如果悦动体育的自动冲浪板上市之后销量火爆的话,以雷马工作室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没法满足悦动体育的需求。如果我将订单分出一部分外包的话,质量又没法保证。看来,我得再添人添设备了。我与一个公司合作,工作室显然不够档次,我得去注册一家公司,找一个更大的场地”夏雷的脑海里全是这些问题,这些问题让他兴奋,也让他担忧。
  咔,一个轻微的响声忽然传到了夏雷的耳朵里。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窗户,他的房间的窗户是半开着的。窗外夜空繁星diǎndiǎn,暗蓝色的天幕显得深邃遥远。窗外也没有风,窗帘垂直垂落,很安静的样子。可是,刚刚那个响声确实是从窗户外面传到他的耳朵里的,很像是有什么东西动了窗户,外面没有风,窗户为什么会动呢
  夏雷从床上爬了起来,左眼微微跳了一下,阻挡在眼前的墙壁瞬间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窗户外面什么都没有,没有调皮的猫,也没有老鼠什么的。他跟着将视线移到了隔壁,墙壁消失,一幕景象也进入到了他的视线之中。
  隔壁房间里,柳莹正躺在她的床上睡觉。她似乎没有穿睡衣睡觉的习惯,身上仅有一套紫色的蕾丝内衣,上面高高隆起,撑衣欲裂呼之欲出的火辣视觉,下面却堪堪遮掩住重要的部分,线条隐约显露,诱人遐想。她的睡姿很优雅,也很安静。
  夏雷的视线从柳莹的身上移开,快速扫过整个房间,然后忽然倒转回来,停落在了床边。
  床边竟然趴着一个人
  黑色的紧身衣,与房间里的黑暗的环境融为一体,如果不是夏雷的眼睛能捕捉到非常细微的光线明暗的变化,他恐怕还不能发现那个人
  黑衣人静静地趴在床边的地毯上,屁股高高地翘着,刚好对准夏雷的方向。那只屁股丰满挺翘,腰肢因此而显得越发的纤细柔软。这个身体曲线的特征时候説明了黑衣人的性别,她是一个女贼。
  毫无疑问,刚才那一个轻微的响声便是这个穿黑色紧身衣的女贼弄出来的。她撬开了柳莹的房间的窗户,然后悄悄地潜入了房间。她趴在床下,很有可能是刚才柳莹翻了一个身,或者説了一句什么梦话,吓到了她。
  柳莹没有醒来的迹象,女贼xiǎo心翼翼地爬了起来。她的脸上蒙着黑色的蒙巾,可是这根本就挡不住夏雷的视线,夏雷一眼便看到了她的面貌。她很年轻,瓜子脸,大眼xiǎo嘴,看上去很漂亮。不过她的胸部很平坦,这似乎是她身上的唯一的缺憾。
  女贼蹑手蹑脚xiǎo心翼翼地向墙角的大衣橱走去。
  看到这里,夏雷顿时明白女贼想偷什么东西了。他跟着从床上爬了起来,连鞋也顾不上穿,赤着脚就冲出了门。
  夏雷眨眼就冲到了柳莹的房间门前,他抓住门把想将门打开,可门是反锁的了。他使劲用肩头撞了一下,可房门还是稳稳地挡在他的身前,结实得很。
  房间里,柳莹被那些弄出来的巨大响动惊醒了,她忽然从床上爬了起来,紧张地看着门口,“谁”
  “是我夏雷”
  “你想干干什么”柳莹下意识地抓过放在床头柜上的衣服挡在胸前,仿佛夏雷随时都会破门而入把她那什么了似的。
  “有个贼在你的房间里”夏雷着急地吼道。
  “你开什么玩”柳莹的话没没有説完,一把锋利的xiǎo刀便从她的肩头上绕过来,贴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体也绷紧了,一动不敢动。
  “告诉他,贼已经跑了。”女贼在柳莹的耳边低声説道。
  柳莹的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她颤声説道:“你你想干什么”
  “快説,不然我割你的喉”女贼的声音有diǎn而沙哑,也有diǎn儿妖气,是一个很奇怪的声音。
  夏雷的声音又从门外传进来,“你别害怕,我马上来救你”
  “快説”女贼的手上带上了一diǎn力道,锋利的刀刃割开了柳莹的皮肤,一丝血丝顿时从刃口下流了出来。
  柳莹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了,她颤声説道:“贼、贼贼已经跑了”
  如果是别人,没准会拔腿往楼下追,可女贼要骗的人是夏雷,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此刻做的任何事情都没能逃过夏雷的眼睛
  夏雷退后两步,然后猛地前冲,一脚踹向了房门。
  砰门还立着,夏雷却被反震的力量摔倒在地。
  有钱人家的门都是好门。夏雷郁闷得想撞墙了。
  房间里女贼一把将柳莹从床上扯了下来,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拖到了大衣橱前,恶狠狠地道:“打开保险箱,快diǎn,不然杀了你”
  “你你想干什么”柳莹心里怕得要死,可她却没有照做的意思,保险柜里面的东西有多重要,她比谁都清楚,更何况那是她老公生前的心血
  “想想你女儿吧,你想让她变成孤儿吗”女贼又将xiǎo刀架在了柳莹的脖子上。
  “你究竟是谁”
  女贼忽然在柳莹的脖子上划了一条xiǎo口,穷凶极恶地道:“快diǎn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鲜血和疼痛,再加上对女儿的担忧,柳莹的心理防线一刹那间就崩溃了,她颤抖着拧了一下衣橱的把手,衣橱移开,露出了保险柜的门。
  门外,夏雷又猛冲了一次,用肩头狠狠地撞了一下门。这一次,门板连带门框都剧烈地颤动了一下,差diǎn就被他撞开了。
  “快diǎn”女贼也有些慌了。
  柳莹伸手在键盘上输入了密码,保险柜的门打开了。
  女贼一把将柳莹推倒在地上,伸手抓住了放在保险柜里面的公事包。
  砰房门突然被撞开,夏雷整个人穿过门框,扑倒在了地上。
  女贼转身就跑,奔到窗前,嗖一下便越过窗户跳了下去。
  夏雷想都没有多想,爬起来便追了上去。追到窗户边的时候,他也越过洞开的窗户,跳到了楼下的花台中。花台中的泥土和花草充当了一个减震的作用,但惯性和地心引力还是让他摔了一个够呛。
  女贼从地上爬起来,撒腿就往一侧栅栏墙跑去。
  夏雷从花台中爬了起来,发疯似的追了上去。
  柳莹从而二楼窗户口探出了头来,她刚好看见在前面飞奔的女贼和赤着脚追的夏雷,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哭喊道:“抓住她抓住她”
  女贼眨眼就跑到了xiǎo区的栅栏墙边,她速度不减,借着速度的惯性嗖一下跃起,抓住栅栏的ding端,然后双手一撑,整个人便灵巧地翻越了过去。
  夏雷没有她那份灵巧,但栅栏墙不过两米多高,他奋起一跃便抓住了ding端,然后手脚并用居然也很快就翻越了栅栏墙。
  “我日”女贼骂了一句,又开始往前逃。
  “站住”夏雷吼了一声,继续追赶。他的脚早在跳进花台里的时候便被枝条刺破了,鲜血从他的脚掌上的伤口冒出来,地上留下了一串殷红的脚印。每一步跑动都会带来钻心的疼痛,可是他咬着牙坚持着。
  这份坚持,有着少许的正义,有着对继承丈夫遗愿艰辛创业的柳莹的同情,却也有着他自己的考虑如果这个贼将自动冲浪板的设计图纸卖给悦动体育的竞争对手,他辛辛苦苦签下的大单岂不是泡汤了説什么也要追回来
  凌晨的街道空旷无人,两人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
  女贼的身体有着很强的灵活性,可在速度上并没有什么优势,她始终无法摆脱夏雷。六七分钟后,她的体力也出现了问题,速度明显慢了许多。她其实不知道,夏雷这个时候也全凭一股意志力在支撑着,随时都有可能趴在地上。
  “可恶”女贼骂了一声,转身奔进了一条xiǎo巷。她想利用xiǎo巷的阴暗环境摆脱夏雷。
  夏雷也折身追进了xiǎo巷。xiǎo巷里没有路灯,两侧是很高的墙壁,光线阴暗得很。可是,他依然能清晰地看到xiǎo巷里的一切的情况,包括那个在前面翻动一双脚丫子狂奔的女贼。
  往前跑了两百米,一座三层高的楼房挡住了去路。它蛮横无理地出现在了xiǎo巷的尽头,一眼便可以看出是一座违章建筑。
  “法克谁家的楼房这样修啊啊”女贼停下了脚步,发神经似的吼了一句。
  夏雷也停下了脚步,双手撑着膝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女贼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夏雷,她也喘气,缓过气来之后才指着夏雷骂道:“你个傻逼,你有病吗我偷人家东西,关你什么事啊你这么不要命地追我,你究竟想干什么”
  夏雷也缓过了气来,他站直了身体,慢慢地向女贼逼迫过去,“你把东西还给我,我就放你走,我説到做到。”
  “放我走好大的口气”女贼伸手去摸刀,摸了几下才发现她的xiǎo刀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弄丢了。
  夏雷厉声吼道:“把东西给我”
  “看来你是打算一错到底了,你会后悔的。”女贼一边説话,一边扭脖子,耸肩,抬腿,似乎是在做热身运动。
  夏雷警惕地盯着女贼,防备着她突然从身边溜走,也防备着她突然偷袭他。可是,他的视线突然落在了女贼的喉结上,她居然有喉结冒出来
  喉结是男人才有的特则,女人根本不可能有。
  夏雷的视线跟着又移到了女贼的胸部上,刹那间的透视,他突然就被恶心到了,闹了半天,这家伙居然是一个男人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chaopintoushi/1580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