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超品透视 > 0045章 新来的员工

0045章 新来的员工

宁静跟着任文强离开之后再没出现,也没打电话来。夏雷有些担心她,但也没给她打电话。他有他的顾虑,宁静的父母很喜欢任文强,也一心想撮合宁静和任文强在一起,他要是再搀和进去的话,那不成了第三者了吗他可不想被宁静的母亲视为敌人,如果再把宁静的父亲的心脏病引发了,那可就变成坏事了。便是这些原因,他暂时将宁静忘记了。
  夏雷最终还是撤销了在网上订购设备的订单,因为申屠天音让傅传福送来的设备足够给雷马工作室升级了,再买设备的话也是浪费。钱节省下来了,买车的资金也就有了。他买了一辆长城h6,一辆长城皮卡。长城h6留给他自己开,长城皮卡留给马xiǎo安开,顺便也充当送货车,给客户送加工好的加工件。
  第四天,新招的五个工人也来,都是以前在工地上一起干过活的,一个是五十出头的老师傅扬本才,一个是性格敦厚老实的来自蜀地的打工仔王有福,一个是本地的中年师父刘学兵,一个是年仅十九岁的刚从技校毕业的毛头xiǎo子崔勇,最后一个是来自北方的女人陈阿娇,二十的年龄,性格豁达。这五个工人,除了崔勇是扬本才介绍来的外,都是与夏雷在一起干过活的人,彼此都很熟悉。
  “雷子啊,真没想到这才多久一diǎn时间,你自己就做老板了。”老师傅杨本才一脸笑容,“以后,还得多多关照一下我们这些老战友啊。”
  夏雷笑着説道:“一定的,以前你们关照我,现在我关照你们,有钱一起赚。”
  “嘿嘿嘿安逸,巴适”老实厚道的王有福就这么一句话,黝黑的脸庞上满是朴实的笑容。
  一旁的周xiǎo红看着他,心里暗暗道:“这老乡,哈儿样,瓜得很。”
  最年轻的崔勇还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他有些拘谨,不过还是鼓起勇气跟夏雷打了一个招呼,“雷老板,以后请多多关照。”
  夏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説道:“不用客气,我大不了你多少,以后叫我雷子哥就行了。”
  崔勇跟着就叫了一声,“雷子哥。”
  “好好干,这个工作室就是我们大家的家。”夏雷説。
  “雷子,出息啦,你咋这么厉害呢俺家那死鬼连你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折磨俺。”陈阿娇咯咯笑着,语速也机关枪似的快,“你这里缺老板娘不一定缺个老板娘,咯咯,俺琢磨着”
  马xiǎo安打断了陈阿娇的话,“阿娇姐,得了吧你,你该不是想当我们的老板娘吧”
  “去去去”陈阿娇做了一个赶蚊子的动作,一diǎn都不尴尬害羞,“要是雷子看得上俺,俺现在就敢跟他上床干,雷子,你敢不敢”
  夏雷,“”
  工作室里顿时一片笑声,工地上这样的玩笑话很常见,男人女人什么都説,有时候女人比男人还放得开。他们从工地过来,工地上养成的习气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
  “雷子,你敢不敢啊”本地的师傅刘学兵怂恿地道。
  夏雷的面色微窘,“别闹了,这样的玩笑开开就算了。”
  陈阿娇説道:“就是,俺一个结了婚带了孩子的女人,哪里还配得上咱们雷子,俺説的是俺们村里的燕子,那姑娘美一个美啊,皮肤就像是面皮似的,屁股又大又圆,那奶”
  滴滴滴滴
  一串汽车喇叭声打断了陈阿娇的话。
  按喇叭的人是江如意,她开着一辆崭新的长城h6。那辆车便是夏雷的座驾,他现在还不敢开车上路,只敢在xiǎo区的空地上练习,平时他不开的时候便让江如意开去磨合。江如意自然是一百个愿意,前提是夏雷加油。
  江如意放下车窗,大声叫道:”雷子,快diǎn,没时间了”
  夏雷説道:“我妹妹今天去京都读书,我得去送她。xiǎo安,你带着大伙干活吧,晚上一起吃一顿好的,我给大伙接风。”
  “好啊。”杨本才几人笑着回应。
  马xiǎo安説道:“雷子,替我给xiǎo雪带句话,好好读书,一定要有出息。”
  夏雷拍了一下马xiǎo安的肩膀,“我一定会转告给xiǎo雪的,诸位我先走了,晚上见。”
  几人将夏雷送出了门口,江如意又催促道:“快diǎn啊,墨迹。”
  夏雷説道:“你催什么催,我这不是来了吗”
  江如意欠身给夏雷打开了车门,夏雷上了车,她又打燃火驶进了车道。
  “这车开着没什么问题吧”夏雷问。这车是他这辈子买过的最贵重的东西,生怕它出diǎn什么质量问题。
  江如意説道:“没问题,别听那些人吹嘘合资车有多好,这车比我的polo好开,空间也大,性价比很高的。”
  夏雷这才放下心来,他瞧着江如意换挡踩油门,有些手痒痒了,“你别顾着自己开,你得教我开啊。”
  江如意白了夏雷一眼,“有驾照不会开车,真有你的。那个龙冰她就不怕你撞着人竟然敢直接送你一本驾照。”
  “你到底交不交啊”
  “教,把手放档杆上,我教你在什么时候换挡。”江如意説,一边放慢了车速。
  凌霄将左手放在了档杆上,有些紧张地等着江如意的指令。
  江如意突然伸过右手来,一把握住了夏雷的手。
  她的手绵软无骨,皮肤也滑滑的,夏雷的神经顿时变得敏感了起来,有些尴尬地道:“你抓着我的干什么”
  “教你开车啊,你以为我想干什么”江如意瞪了夏雷一眼,脚下一踩离合,然后握着夏雷的手往前推,“现在是3档,车子跑起来的时候就要加档,记住了吗”
  “记住了。”夏雷的视线却落在了江如意的大腿上,脑子似乎也变得敏感起来了,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想象。
  就这样,一个教,一个学,长城h6在车道上忽快忽慢,惹恼了不少有车怒症的司机
  一段半个xiǎo时就能走完的路程,江如意和夏雷用了足足一个xiǎo时。回到xiǎo区,夏雷领着江如意进了他家的门。客厅里的沙发上放着一只大行李箱,夏雪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看见夏雷和江如意进门,她跟着便站了起来,“哥,如意姐,你们这么这么才回来啊我都等一个多xiǎo时了。”
  “你哥要学车,我路上顺便教教他。”江如意笑着説道:“你不知道,你哥笨得像一头大笨牛。一个简简单单的加减档,他学了半天都没学会。”
  夏雪看了夏雷一眼,神神秘秘地笑了。
  夏雷白了江如意一眼,“走吧,啰嗦,将来你一定会变成一个大嘴婆。”
  江如意説道:“大嘴婆就大嘴婆,要你管”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你们都吵了二十多年了还没吵够啊快送我去机场吧,不然就赶不上飞机了。”夏雪催促道。
  两人这才停止斗嘴,帮夏雪拿行李,然后离开了家。
  到了机场,夏雷一直将夏雪送到了检票口,“xiǎo雪,到了京都记得给龙xiǎo姐打电话,她会照顾你的。”
  “哥,你放心吧,我记住了。”夏雪的眼里泛着泪花。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离开她的哥哥,心里舍不得。
  “来,xiǎo雪,如意姐抱抱。”江如意凑了上去,将夏雪紧紧地搂在怀里。
  “如意姐,我舍不得你和我哥”夏雪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江如意温柔地安慰着她,“傻丫头,你又不是不回来了,寒假不就回来了吗你要是想我和你哥了,你就给我们打电话,还可以用qq的视频聊天嘛,不就见面了吗”
  夏雪哽咽地道:“可是”
  夏雷的心里也好生舍不得,可这个时候他却板起了面孔,“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你始终要学会独立,快进去,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夏雪这才止住眼泪,拖着行李箱进了检票口。走进登基通道的时候,她走几步就回头看一眼。那情景让夏雷的心里好一阵心酸。
  直到看不见夏雪了,夏雷才转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夏雷继续学车,比较偏僻的路段上江如意让夏雷开车,她坐副驾驶座上指挥。学车是件好事情,不过夏雷觉得江如意像个女色狼,不仅摸他的手,还摸他的大腿。
  “踩刹车,踩刹车”
  “又来了”
  果然,话音还没落下,江如意的手就落在了他的大腿上,摁着他的大腿让他踩刹车。她摁的还是靠近大腿根部的地方,非常敏感。这让夏雷非常紧张,他担心江如意随时会将手移上去一diǎndiǎn,哗啦一下把他的手刹拉起来。
  回到xiǎo区,江如意开着夏雷的长城h6去了警局,临走之前还问夏雷要了四百块的加油的钱。
  夏雷郁闷得很,“开我的车,还要用我的钱加油,这什么人啊”
  回到家里,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夏雪走了,夏雷的心里空荡荡的。他走到了电视柜前,看着那张全家福。照片里,他和夏雪都笑得很开心,爸爸和妈妈也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可是,那段幸福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然后,他又看见了那只放在全家福后面的玻璃瓶,还有装在玻璃瓶中的药丸。他刚想拿出来看看的时候,手机铃声就响了。
  电话是池静秋打来的。
  “雷子,喜田宾馆,201号房,我等你。”池静秋开门见山地道。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你在宾馆里等我干什么”
  “等里上床呀。”池静秋笑着説。
  夏雷皱起了眉头,“别开玩笑了,我今天真没心情。”
  池静秋説道:“好吧,是正事。我不是跟你谈过吗,我有订单给你。”
  夏雷説道:“那好,我马上过来。”
  ps:感谢一怒拔剑为自由兄弟的打赏,你豪迈这里也求一下票,新书期间冲榜,票很重要,所以把你们的票读给我吧谢谢你们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chaopintoushi/1580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