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超品透视 > 0044章 有人打肿他的脸

0044章 有人打肿他的脸

其实,傅传福一説是申屠家的管家的时候,夏雷便猜到路边卡车上装着的设备是申屠天音送来的了。他正在阿里巴巴上订购设备,申屠天音送来的设备是非常先进的数控车床,价值不菲,雷马工作室非常需要这样的设备。收下申屠天音送来的设备的话,他还可以撤掉订购设备的资金,用在别的方面,比如买一辆更好的车什么的。然而,他却做出了不一样的决定。
  “谢谢,傅老先生,请向我转告申屠xiǎo姐,她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会收下她的东西的,你拿回去吧。”夏雷説。
  “这是为什么”傅传福不解地看着夏雷,他显然没想到夏雷会拒绝。
  夏雷説道:“不为什么。”
  男人就应该有一个男人的骨气,这种施舍性质的赠送他不想要
  “哦,我想起来了,你説过的,如果我们家xiǎo姐要感谢你,就随便给一家养老院或者孤儿院捐一百万,你放心,这事我早就办好了。”傅传福笑着説道,然后掏出了一张收据向夏雷递去,“这是一百万捐款的收据,是以你的名义捐的。”
  拿着收据,看到上面的捐款人“夏雷”,夏雷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家xiǎo姐兑现了她的承诺,那辆卡车上的设备是我家xiǎo姐的一片心意,还请夏先生收下吧。”傅传福很有诚意的样子。
  夏雷还是摇了摇头,“这张收据我收下,当作纪念。车上的设备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不会收下。”
  “夏先生,你”傅传福很为难的样子,不过他没有半diǎn生气的样子。
  任文强冷笑道:“傅老,有些人就是天生的贱骨头,你给他好肉他不要,他偏要在垃圾堆里刨食,我看还是算了吧。”
  傅传福忽然抬头,怒视着任文强,“你这家伙在这里叽叽歪歪什么你怎么对夏先生説话的”
  “我”任文强顿时有些犯懵了,他想不明白,他明明是在帮傅传福説话,但傅传福却突然对他发火,而且是一diǎn面子都不留
  这时夏雷笑了笑,“傅老先生,你也听见了,我只会在垃圾堆里刨食,差不多是个乞丐吧,我怎么能接受申屠xiǎo姐这种高贵人士的礼物呢你还是拿回去吧。”
  傅传福跟着説道:“夏先生你别误会,我家xiǎo姐从来不会轻看任何人,她也绝对没有半diǎn不尊重你的意思。”
  夏雷耸了一下肩,“傅老先生,你还是别説了,我已经説得很清楚了,车上的东西我是不会要的,你拿回去吧。”
  傅传福又看着任文强,“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给夏先生道歉”
  “我”任文强説不出口,他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羞愤到了极diǎn。他刚才把夏雷説成在垃圾堆里刨食的乞丐,可转眼却被人呵斥,要他给他眼中的乞丐道歉
  夏雷还在考虑该怎么拒绝申屠天音送来的设备,一旁的马xiǎo安却插嘴説道:“这位老先生,这xiǎo子缺教养,刚才很嚣张,你让他给我们道歉,我们就收下外面的设备。”
  夏雷本想制止马xiǎo安,可马xiǎo安嘴快,眨眼就把话抖出去了。
  傅传福似乎看到了交差的希望,他跟着对任文强説道:“文强,你没听见吗快diǎn给夏先生道歉”
  任文强涨红了脸,张大嘴巴,可半响都没吐出一个字来。
  马xiǎo安却还在旁边火上浇油,“我以为有些人天下第一,却没想到还有这种怂的时候,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你”任文强怒视着马xiǎo安,如果傅传福没在身旁,他一准会一脚踹过去。
  “你想打我来啊”马xiǎo安故意捣乱。
  夏雷説道:“xiǎo安,别闹了。”
  马xiǎo安这才闭上嘴巴,他谁的话都不听,但夏雷的话却是要听的。
  傅传福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任文强,你想让我回去告诉xiǎo姐,是因为你的原因,夏先生才拒收她的礼物吗”
  一听这话,任文强的脸色顿时白了一大片,他看着夏雷,心中十万个不甘心,但也只能低下头颅,规规矩矩地説道:“夏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请你见谅。”
  夏雷淡淡地道:“以后你得学会礼貌,这是做人的最基本的一条。”
  任文强咬着牙齿,恨恨地道:“知道了。”
  “还有我呢”马xiǎo安説道:“他还没有向我道歉。”
  任文强的眼神阴冷得想杀人了。
  傅传福説道:“任文强,快diǎn”
  任文强跟着又面向马xiǎo安,神色阴冷地道:“对不起”
  “哈哈哈”马xiǎo安笑得很开心。
  任文强又面向周xiǎo红,説道:“这位xiǎo姐,刚才不好意思,对不起,请你原谅。”
  周xiǎo红连忙説道:“没关系,没关系不用説对不起。”
  傅传福説道:“夏先生,可以了吧我这就让吊车师傅卸货。”
  夏雷説道:“傅老先生,我真的不”
  傅传福打断了夏雷的话,“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我家xiǎo姐从来不喜欢办事失败的人,你总不能让我回去交不了差吧”
  “这”夏雷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傅传福跟着出了门,大声对吊车师傅説道:“卸货”他生怕夏雷又找出什么借口拒绝,那样的话,他真就没法向申屠天音交差了。
  吊车将平板卡车上的货物都卸了下来,前后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卸下来的设备摆放在雷马工作室门前的空地上,都是崭新的,当下最先进的设备。几样设备的总价值加起来差不多要一百万。
  这些先进设备,夏雷刚才在阿里巴巴平台上都舍不得买,但申屠天音却就这样送给他了。一百万对于夏雷来説,那绝对是一笔巨款,相当重要,但对于申屠天音那样的人物来説,一百万有可能是是一只腕表,也可以是一套私人订制的衣服,或者是一笔可以随手撒掉的零花钱,仅此而已。夏雷帮她解决了一次暗杀危机,她给夏雷送几台设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夏先生,就这样吧,再见。”傅传福打了一个招呼,一秒钟都不想多留,赶着回去交差去了。除了让任文强给夏雷三人道歉,他离开的时候再没有和任文强説哪怕一句话。
  傅传福是申屠家族的老管家,伺候过申屠家族的三代家主,他早就是申屠家族的一员了,任文强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更没必要打什么招呼了。
  “宁静,你还要留在这里吗”任文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温柔的气息。他已经颜面扫地,现在只有将宁静带走才能挽回一diǎn可怜的颜面。
  “我”宁静欲言又止,她用眼睛的余光偷偷地看了夏雷一眼,似乎是想听到夏雷的挽留。
  夏雷没有挽留,却説道:“宁姐,如果你想留在这里,没人能强行带走你。”
  这句话是説给任文强听的。
  如果没有发生刚才的事情,任文强对这样的话语会不屑一顾,可现在不同了,在没有弄清楚夏雷和申屠天音的关系之前他根本就不敢再惹恼夏雷。不过,他仍然有逼迫宁静就范的法子。他掏出了手机,説道:“宁静,我现在就给伯父打电话,我让他劝劝你。”
  “我、我跟你走还不行吗”宁静的眼泪从眼角滚落了下来。
  任文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伸手去拉宁静的手,宁静却躲开了他,气冲冲地出了门。
  任文强笑着説道:“三位,再见。”
  马xiǎo安啐了一口,“老子就没见过你这么脸皮厚的人。”
  任文强假装没听见,转身也离开了雷马工作室。
  傅传福走了,宁静和任文强也走了,工作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夏雷呆呆地看着堆在门口的设备,马xiǎo安和周xiǎo红却呆呆地看着夏雷,两人的眼神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夏雷一样。
  发了好大一会儿呆,夏雷才自言自语地説道:“真是霸道啊,哪有硬送人礼物的”
  “哥,你不要的话,送给我吧。”马xiǎo安接了一句嘴,“我拿去卖了娶媳妇。”
  夏雷这才回过神来,他笑了,“滚蛋,如果不是你多嘴,我説什么都不会要这些设备,都是因为你多了那句嘴,我才收下的。”
  马xiǎo安很郁闷的样子,“雷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什么时候认识了申屠家的女人,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人家会送这么贵重礼物来更让我想不通的是,你居然还不要,有你这么傻的人吗”
  周xiǎo红也插了一句嘴,“是啊,雷子哥,你为什么不要呢我们不正需要这些设备吗”
  夏雷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解释。有些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因为他无法告诉马xiǎo安和周xiǎo红他是怎么看见那个女杀手放炸弹的,他也无法告诉马xiǎo安和周xiǎo红,他是因为不想被申屠天音那样的女人轻看才决定拒收礼物的。第二个原因,在正常人的眼里其实就是一个字,傻。
  “你説话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马xiǎo安催促道,他的好奇心很重。
  夏雷説道:“被废话了,过段时间我再告诉你们吧,现在我们得把这些设备拿进来安装好。”
  马xiǎo安不满地道:“你不告诉我我也猜得到,申屠家的女人向你借种了吧”
  夏雷一脚就踢了过去,“借你个头,干活去”
  “干活就干活。”马xiǎo安嘟嘟囔囔地往外走。
  周xiǎo红跟在他身后,一张苹果脸红扑扑的,一边走还一边自言自语,“雷子哥的种子真贵啊,城里的女人真舍得。”
  夏雷,“”
  ps:新的一周开始了,请大家把票给我吧书还在新书期,需要你们的支持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chaopintoushi/1580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