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超品透视 > 0031章 长得好看一点的蛤蟆

0031章 长得好看一点的蛤蟆

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就算天上掉馅饼,那也是楼上故意扔下来的。
  倘若宁静不谎称夏雷是她的男朋友,林远山又怎么会给夏雷这个机会甚至连个资质都不问就敢让夏雷去试手
  不过,夏雷也不会把宁静的话当真,他想宁静之所以説他是她的男朋友的原因多半也只是想还他人情而已。
  “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宁姐还对她二叔撒了那样的谎,我説什么也得拿下这单生意。只要这单生意完成了,我的名声肯定就出来了,以后就不愁赚不到钱了。”夏雷的心里暗暗地想着,身体里也仿佛有一种力量在流动。
  “xiǎo雷啊。”刚才有人的时候宁远山叫夏雷雷师傅,没外人的时候他便改了称呼叫xiǎo雷了,他的脸上也多了一丝亲切的笑容,“那个,你今年多大了”
  夏雷好生尴尬,也紧张了起来,“我”
  宁静在夏雷的背上轻轻推了一下,然后又飞快地给他比了一下手势。
  她的手势简单明了,左手五根手指,右手两根手指,夏雷跟着便説道:“宁叔,我今年满二十五了。”
  “呵呵,原来你们一样大啊。”宁远山显然不满意这diǎn信息,他又问道:“xiǎo雷啊,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呢”
  夏雷硬着头皮説道:“母亲早年去世了,我爸也现在家里就我和妹妹两个人,她今年刚考上京都大学,再多半个多月就要去京都读书了。”
  “这样啊。”宁远山的脸上笑容更明显了。有车有房,父母双亡,这是择偶的最佳标准。到了宁远山这个境界的男人,房和车对他来説连根毛都算不上,但夏雷的双亲不在却是让他颇为满意的。
  宁静这边的感觉似乎比夏雷还要尴尬,不等宁远山再提出什么新问题,她便抢着説道:“二叔,雷子第一次见你,你不要问人家这么多问题啦,多尴尬啊。”
  “呵呵,这么快就替他説话啦好嘛好嘛,我不説话了行吧,你们这些年轻人,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大的事情瞒着这个瞒着那个,还不让我告诉你爸”
  “还説”宁静捂着了耳朵。
  宁远山这才闭上嘴巴,他看了夏雷一眼,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不过,对夏雷的形象和气质他是相当满意的。夏雷阳光帅气,自信却谦虚,对长辈也很有礼貌,重要的是夏雷的父母双亡,这diǎn让他在心里给夏雷的评价上打了个高分。
  説説笑笑到了车间门口,池静秋从车间里走了出来,恭敬地道:“宁董,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嗯。”宁远山diǎn了一下头,然后招呼夏雷,“雷师傅,我们进去吧。”
  “好的好的,宁董。”夏雷应声道。他的心里也觉得有趣,没人的时候一个是xiǎo雷,一个是宁叔,有人的时候便变成宁董和雷师傅了。
  夏雷擦肩走过池静秋的身边的时候,池静秋xiǎo声地説道:“雷子,待会儿我们谈谈。”
  夏雷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宁静跟着凑了过来,亲昵地挽住了夏雷的手,“阿雷,你们认识啊”
  又变成阿雷了,夏雷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了。他开始担心,要是这戏继续演下去的话,没准他还会变成孩儿他爹什么的。
  “我们认识,不过不太熟。”池静秋很xiǎo心的样子。
  “这样啊,阿雷,我们进去吧,我还想看你一显身手呢。”宁静催促着。
  “嗯,我们进去吧。”夏雷也没和池静秋説话,任由宁静挽着他的胳膊进了车间。他不知道池静秋想和他谈什么,他也没什么想与她谈的。倒是宁静让他有些紧张,她的胳膊很柔软,还有一个地方更柔软,可他又不好让她松开。总之,眼前这事让他头疼,却也让他舒服,很复杂,很奇怪。
  看着夏雷和宁静的紧挨在一起的背影,池静秋愣了半响才跟了上去。
  进了车间,人多的场合里宁静松开了夏雷的胳膊,“加油。”
  夏雷diǎn了diǎn头,然后向宁远山走了过去。在宁远山的旁边站着好些个穿着工装的工程师,还有一台大型的进口精密数控机床。看来,那台进口精密机床便是他试身手的地方了。
  来到机床前,夏雷看到了德文,这是一台从德国进口的数控精密机床,价值上千万。
  事实上,从欧美进口设备还算好的,进口欧美的精密加工件才是敲竹杠,一只精密轴承都要华国上万元,还不讲价。这就是制造业落后的结果,明知道被敲竹杠却还要陪着笑脸去买。一旦有什么国际纠纷,利益冲突的时候,欧美国家限制这方面的交易,这边的高精制造便变成无米之炊了。自己的精密加工产业一日不追赶上欧美地区,这个难题也一日无解。
  “年轻人,用过这样的机床吗”一个工程师用质疑的口吻问夏雷。
  不仅是他,当夏雷出现的时候,等候“神秘高手”一显身手的东风重工的工程师们便开始失望了,在他们看来,夏雷这么年轻的xiǎo子是不可能有多好的技术的。他们之所以还站在这里,也只是因为宁远山的原因。
  夏雷显得很平静,他淡淡地説道:“这是从德国进口的dg精密车床,精度00001。”顿了一下,他又説道:“我虽然没有用过这么好的车窗,但我想应该没有问题。我用我自己的宝鸡车床也能加工出精度00009的加工件。”
  説话的工程师説道:“年轻人,吹牛可不好,国产的车床是什么性能我们都清楚,你能用国产的宝鸡车床加工出精度00009的精密加工件我不相信,目前国内也没人能达到这种水平。”
  虽然被这个工程师质疑,但夏雷却还是保持着礼貌上的客气,他説道:“我有没有説谎,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对。”宁远山发话了,“让他试试,你们有些人就是不肯改变自己的观念,现在的年轻人是有能力的。将来,这个世界不也要由现在的年轻人来做主吗”
  宁远山开口为夏雷説话,谁还敢随便发言质疑夏雷
  最先质疑夏雷的工程师也改变了説话的口气,他指着进口机床説道:“我们有一只进口轴承,缺少一根轴,你加工一根出来。机床上有这只轴承的资料,也有轴的精度和阻尼系数的要求,你看看然后就可以动手了。”
  加工一根用来连接轴承的轴,看上去很简单,但如果是进口轴承,又有阻尼系数的要求的话,那就很难了。这就像是要求一个厨师处理一块豆腐一样,如果只是要求把豆腐切成块然后放锅里炒,是个厨子都会。但如果让厨子在这块豆腐上雕一组二龙戏珠的图案,然后再烹饪,那就没有几个厨师能做到了。
  知道会有困难,但夏雷也没犹豫,他走到机床旁边翻看工程师留在上面的资料还有材料。
  旁边的几个工程师议论纷纷。
  “这xiǎo子是谁啊名不见经传,这么年轻就敢来这里接活”
  “可不是,我一看他就不相信他有什么真本事。”
  “这xiǎo子听説是宁董的侄女推荐来的,宁董的儿子在战场上牺牲了,他待宁静就如同是亲生的,能不关照吗”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难怪不得。”
  这些议论有质疑的,也有不中听的,没有一个是説夏雷好的。
  池静秋就站在几个工程师的旁边,听着他们的议论,她的嘴角便浮出了一丝不明显的笑意。然后,她干脆抱着膀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夏雷,她的心里暗暗地道:“夏雷这xiǎo子肯定是个骗子,他什么时候去高等工程学院学习过没有,他就一个高中毕业生。他大概是利用他的长相,还有一张会讨女人喜欢的嘴巴哄到了宁董的宝贝侄女。可他也太托大了吧这里可不是他逞能泡妞的地方,这些工程师可手的国内ding尖的工程师,一个个都是高手,还能被他糊弄了去哎,一场笑话就要上演了,还好当年我聪明,没被他骗到。想和我在一起就他也配哼,他不过是一只长得好看一diǎn的蛤蟆罢了。”
  夏雷来到这里,自然而然地成了被关注的焦diǎn,每个人对他都有看法,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想法。不过无论是什么人,还有他们的看法,现在都无法影响到夏雷了。
  看过了进口轴承的资料,还有对轴的要求,夏雷随即启动了车床,説动手就动手,没有半diǎn犹豫,更谈不上什么胆怯了。
  进口轴承的精度要求高吗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要知道夏雷的左眼才是这个上最精密的存在,在他的左眼里即便是00001的精度也是肉眼可见,不算什么这就是他的底气之所在,信心之所在
  进口的dg机床确实先进,运作的时候几乎听不到明显的声音。这台精密机床其实也是一个精密的存在,每一个轴承,每一个螺丝,每一个部件都精密到了极致。德国代表着这方面的最高水平,这并不是吹出来的,是实力。现在这台来自德国的精密机床却在夏雷的手下显得很驯服,一丝不苟地执行着夏雷的每一个操作。车刀飞快地旋转着,固定在机床上的合金部件也在快速地改变形状,一切步骤都显得很顺畅,熟练。
  “这xiǎo子真的是第一次使用这种车床吗”围观的工程师里有人忍不住説话了。
  有人説道:“这xiǎo子一看就是经常使用这种进口车床,不然不会这么娴熟,那些德文,我们都是请了专业的翻译才慢慢掌握操作的,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看一下就能操作”
  有人説道:“是啊,这xiǎo子真狡猾,他是故意説第一次使用这种进口车床,想给我们一个意外是吧”
  也有人説道:“没准他懂德文吧。”
  又有人説道:“就算他懂德文,这台车床上可都是专业词汇,谁会学这种德语这样的德文,非得专业的翻译才能翻译,就算那些説德文説的一溜顺的人都不行。”
  还有人一声惊叹:“嘿,这是一个奇怪的xiǎo子。”
  説什么的都有,池静秋的秀眉却是满满地皱起来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chaopintoushi/1580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