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超品透视 > 0029章 恰同学少年

0029章 恰同学少年

“雷子哥,早。”一身蓝色工装的周xiǎo红站在门口向刚到店的夏雷问好。苹果脸,好身材,新衣服,今儿的她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夏雷笑了笑,“你也早,衣服还合适吗”
  “合适。”周xiǎo红转而一笑,“就是有diǎn舍不得穿,嘿嘿。”
  夏雷説道:“工装就是买来给你干活穿的,干嘛不穿”
  走进店里才发现周xiǎo红已经将地拖了,办公桌也擦了,就连工具也都摆放整齐,设备也擦了。他的心中有些莫名感动,心想她肯定很早就起来干活了吧
  “xiǎo红,我来教你使用车床吧。”夏雷説。他明白周xiǎo红的心思,她肯定是想多一diǎn时间学手艺,所以才一大早起来打扫店里的卫生。
  “嗯”果然,一听夏雷要教自己使用车床周xiǎo红便激动了起来。
  夏雷启动了车窗,将一块边角料固定在钻头下,然后让周xiǎo红去操作,“这一次我们就加工一个螺母吧。”
  “嗯。”周xiǎo红很配合地站到了车床前,却不知道下手。
  夏雷站到了她的背后,捉着她的手,手把手地教她怎么操作。
  教的人很认真,学的人很投入。一个需要凑近观察丝口的时间里,周xiǎo红的身子自然前倾,翘臀也往后挺翘了起来,却一下子碰到了站在她身后的夏雷。让人尴尬的触碰就这么产生了,她似乎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东西,夏雷也被电了一下,赶紧退开。
  那一下触碰很敏感,两人的脸都微微地红了一下。
  这时马xiǎo安走了进来,他没有看到那让人尴尬的一幕,却看到了被擦得干干净净的桌子,他郁闷地道:“xiǎo红,你怎么这么早就把桌子擦干净了啊”
  看周xiǎo红擦桌子,是他在雷马工作室的一种娱乐,一种享受,她这么早就把桌子擦干净了,他还享受个屁啊。
  周xiǎo红咯咯地笑了笑,那笑声银铃般清脆。
  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上午的工作很忙碌,一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三人才有时间休息。
  宁静开着车来到了雷马工作室,一见夏雷便説道:“雷师傅,我们走吧。”
  夏雷问道:“去什么地方”
  宁静説道:“你忘了我跟你説过的事情了吗我叔叔今天有时间,他给我打电话来説让我把你带过去,你们见一见,谈一谈。”
  夏雷轻轻拍了一下脑门,笑着説道:“这几天太忙了,我都把这事给忘了。你等我一下,我换一套衣服就跟你去。身上脏兮兮的,见你叔叔不礼貌。”
  宁静笑了一下,“嗯,我等你。”
  夏雷擦了把脸,洗了手,然后进里间去换衣服。雷马工作室没有专门换衣服的地方,周xiǎo红居住的里间便成了换衣服的地方。夏雷走进里间便看到了周xiǎo红挂在里间的红色内内,白色内内,紫色文胸什么的,他忽然便想起了早晨的那一下不xiǎo心的触碰,感觉就发生在一分钟之前,还是那么清晰曼妙。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真得找个女人了,这么敏感可不好。”
  换了衣服,夏雷上了宁静的车,宁静开着车上了路。
  “宁姐,你叔叔叫什么名字呢”夏雷説道:“我和你叔叔谈生意,如果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这会显得没诚意。”
  宁静笑着説道:“雷师傅,你做什么事都这么细心吗”
  夏雷笑了笑,没説什么。
  宁静説道:“他叫宁远山,东风重工的董事长。”
  闻言夏雷的心中一片惊讶,他知道东风重工这个企业,那是一个市值几十亿的大型国有企业。这么大一个国有企业的老总找他一个街边xiǎo店的xiǎo技师谈生意,这样的事情説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这是宁静在帮他的忙,不然宁远山肯定连见他一面都没兴趣,更别説是谈什么生意了。
  “谢谢,我知道你是想帮我。”夏雷説。
  宁静説道:“你跟我客气什么我叔叔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国有企业的大老总,他那个人很随和的,而且很爱这个国家,是个很正直的人。他现在确实有困难,而你是能帮他解决难题的人,他当然要见你。事实上我一説,他就答应见你了。不过你也知道,他那个层面的人很忙,直到今天才有时间,所以就打电话让我带你去见他了。”
  夏雷説道:“我会尽力试试的。”
  “你就不要谦虚啦,你有多厉害我是很清楚的,我对你充满了信心。”宁静説,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又説道:“还有一件事,我去医院检查了,和你説的一样,我真的得了胆结石。幸好发现得早,不需要做切除手术。这件事我説什么也得谢谢你啊。”
  夏雷笑道:“我説我们就别谢来谢去的了,朋友之间,不要这么客气。”
  宁静diǎn了一下头,“嗯,朋友之间不客气,呵呵。”
  半个xiǎo时后,车子驶出海珠市市区。来到了海边。远处的港口上矗立着一阵阵大型起重机,还有正在建造船舰的造船工厂,一片繁忙的景象。宁静将车驶进了一条专用车道,又往前行驶了几分钟之后便看到了一座大型工厂矗立在海边的一片土地上。
  进了东方重工,宁静将夏雷带到了一个会客室之中,然后对夏雷説道:“我去找我叔叔,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夏雷diǎn了一下头,“好的,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宁静走后夏雷打量了一下这个会客室,他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幅雄鹰展翅俯瞰大山的水墨画,画上的落款正是宁远山。仅凭这幅画便不难看出来这个会客室是宁远山的专用会客室,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这恐怕也是看在宁静的面子上吧这一次倒是我欠了她大人情了,也不知道怎么还人家这个人情。”夏雷的心里想着。
  这时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女人很漂亮,黑色的ol职场装,白色的多边衬衣,搭配一双浅色的高跟鞋,严肃却不失青春的俏丽。她的年龄和夏雷差不多,看清楚她的脸,夏雷却顿时僵住了。
  这个女人他并不陌生,是他读高中时的同学,名叫池静秋。
  这个池静秋是他第一个喜欢的女人,他曾经暗恋了她整整一年,最后鼓起勇气给她写了一封情书。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池静秋看了他给她写的情书,提笔便在上面留下了一句话:我喜欢吴奇隆那样的男生,请问雷同学,你是那样的男生吗
  然后,池静秋将她“批示”过的情书贴在了黑板上,让夏雷成了全校的笑话。
  如果池静秋将那封情书直接扔进纸篓甚至交给老师都没什么,她留下那样一句还把它贴在黑板上却对他造成了伤害。那一年,他的心都伤透了。刚才第一眼认出她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又回响起了这句话:我喜欢吴奇隆那样的男生,请问雷同学,你是那样的男生吗
  往事如风息在脑海里吹过,表面上一片平静,但夏雷的心却已经无法平静了。
  四目相对,好一阵沉默,倒是池静秋打破了沉默,她故作惊讶的样子,“哎呀,这不是夏雷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説又没有语言,夏雷忽然觉得有些好笑,那件事都过去好几年了,那时又正处在青春期的懵懂之中,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他怎么还有些紧张呢
  “你是来应聘的吗”池静秋试探地道。
  夏雷已经平静下来了,他笑了一下,“那个,算是吧。对了静秋,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池静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我在这里上班呀,我现在是宁董事长的秘书。”
  “混得不错嘛,恭喜你。”夏雷站了起来,走到了池静秋的面前,他向池静秋伸出了一只手。
  池静秋却没有与夏雷握手,她灵巧地转了个身,去收拾茶几上的杂志,一边説道:“夏雷,你不能待在这里,这里是宁董的专属会客室,能在这里得到宁董接见的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尊贵人士。你来应聘的话,应该去人事部的办公室。你出门左拐,前行大约二十米就到了。”
  夏雷僵在当场,他的手仿佛被冰霜速冻了一下,僵硬得很。他有些尴尬地把手放了下来,却没有离开,他又回到了沙发上。
  池静秋的xiǎo嘴微微地翘了起来,“夏雷,你真不能待在这里,你这样会让我很难做。”
  夏雷笑了一下,“那就什么都不要做吧,你当我不存在好了。还有,请你放心,我在这里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
  池静秋有些不高兴了,她盯着夏雷,“我説夏同学,你是故意的吧”
  “我故意什么”
  “你是故意来跟我添乱的吧”
  夏雷笑着説道:“你想多了,这怎么可能,我都不知道你在这里上班,我怎么会故意跑到这里来给你添乱呢”
  池静秋却不相信夏雷的解释,她説道:“我知道你心里还在对那件事耿耿于怀,我承认我有不对的地方,可那个时候我们都还xiǎo嘛,都不成熟,我拒绝你也是为了你好。那事之后,你不就发奋读书了吗,还考上了京都大学,虽然你没去读。”
  夏雷本来已经不去想那件往事了,可她却提出来了,还説得很高大上,他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池静秋又説道:“好了,你去人事部吧,你实在找不到人事部的办公室,我可以带你去,你真不能留在这里了。如果你够幸运被录取了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安排一个比较轻松的岗位。我在这里説话还是有些份量的,你是我同学,我肯定会照顾你的。”
  “谢谢你的好意。”夏雷説道:“不过,我不是来应聘的,我在这里是因为你们宁董约我见面。”
  池静秋顿时愣了一下,忽然又笑了,她指着夏雷,“你宁董约你见面你开什么玩笑”
  感谢一怒拔剑兄的打赏,你们这些老书友还是很给力的。谢谢。另外在这里推荐一下朋友的新书,书名我若征天,书号463052,是一本玄幻类别的新书。我看过,还不错。我推荐大家去看看,当然,我是过的,不会出现duang一声不好看的情况。
  另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周四书站要给我做一个专访,需要一些读者的祝福语,到时候会发布在专访上。咸鱼写书十年,读者也不少了,很多都是老人老朋友了。这个时候你们一定要送上祝福语啊,我会把它们放在专访上。书评区有我发的帖子,你们去那里留言吧,写漂亮一些,哈哈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chaopintoushi/1580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