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超品透视 > 0026章 原来是个坏小子

0026章 原来是个坏小子

夜渐渐深了,夏雪早就回房去睡觉了,夏雷却还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上的英语节目。
  用语言已经难以形容他的学习能力了,只要电视节目里的人物説一句英语,他的左眼便会给他的大脑输送相对应的单词和语法,所以,无论是多么长,多么陌生的语句在他的这里也只是一瞬间便能翻译过来的简单事物。更为恐怖的是,他的左眼时刻都在记录电视里面的对话,每个单词的口型和声音都像数据一般寄存在他的左眼之中。只要他的大脑释放相应的指令,这些内容便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他的大脑之中。如果将他的大脑形容成一台电脑,那么他的左眼毫无疑问便是这台电脑的芯片处理器。
  “太容易了,学习外语对我来説简直没有任何难度,我现在与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交流应该没问题了。如果是纸面翻译,我或许能做得更出色。”临近午夜,夏雷却还是没有半diǎn睡意,快速提升的英语能力让他忍不住地兴奋。
  楼下忽然传来汽车刹车的声音,窗口也传来一片雪亮的灯光。
  “难道是如意回来了这么晚才回家,肯定是在调查罗盘失窃的案子吧。”夏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客厅外面的阳台上。
  还真是江如意回来了,不过不是她一个人,还有许浪。开的车也不是江如意的大众polo,而是一辆档次更高的奥迪q5。
  “我没醉,真没醉”江如意从车上下来便摇摇晃晃的样子,説话的口齿也不清楚。
  许浪搀扶着她,笑着説道:“好吧好吧,你没醉,不过我还是扶你回去休息吧。”他搂着江如意的xiǎo蛮腰,宛如情侣。
  江如意推了许浪一下,咯咯笑道:“别、别跟我来这一套姐,姐不是傻子,没、没戏。”
  “如意,你在説什么啊别闹了,我送你回家吧。”许浪紧紧地搂着江如意的腰肢,然后进了楼梯间。
  相互攀搭着的两人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夏雷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许浪这家伙明显是趁人之危,他把如意灌醉,还送如意回家,他要是没别的想法才怪。如果是别人我不管,可她是如意,我不能不管。”
  如果许浪是如意心仪的男人,又是恋爱的关系,夏雷肯定是不会插手这种事情的,可眼前的情况明显不是这样,眼见与自己一起玩泥巴捉迷藏的女孩子就要被侮辱,他怎么还能袖手旁观
  夏雷离开了阳台,下了楼,直奔江如意的家跑去。
  江如意的家就在一楼,楼梯也只有半截。夏雷来到门口的时候,房门已经关上了。隔着门也能隐约听到江如意的嘟囔声,还有许浪説话的声音。
  “不要我不要你在这里我能照顾我自己我没醉”
  “如意,你一身酒气,我把你的衣服脱了好不好我帮你洗个澡,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一觉。”许浪的声音。
  夏雷的心里暗骂了一声无耻,他的左眼微微地跳动了一下,屋里的情况顿时进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江如意软绵绵地躺在沙发上,刚扶着她躺下的许浪又蹲了下去,伸手去脱江如意的鞋子。那xiǎo子握着江如意的一只晶莹剔透的脚踝,满脸淫笑,随后他又凑到了江如意的玉足上嗅了一口,很是陶醉的样子。
  “你走,你走”江如意用脚去踢许浪,可她浑身都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这一下反抗根本就没有半diǎn作用。
  许浪哪里又离开的意思,他放下了江如意的脚,伸手去解江如意的警服上的纽扣。
  咚咚咚咚咚咚
  急促而粗暴的敲门声突然打断了许浪的步骤。
  许浪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门,没起身也没吭声。
  咚咚咚咚咚咚
  许浪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门外的家伙似乎是有意跟他作对。不过他的隐忍功夫很好,他还是装作没有听见敲门声,只是看着。
  “谁呀”江如意含混地道。
  许浪跟着伸手捂住了江如意的嘴巴,江如意挣扎了一下,但却无法摆脱许浪的手掌,也无法再发出声音。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夏雷的眼睛,他也明白许浪的心思,那家伙显然是想制造一个屋里没人的假象。
  等了半响不见有人再敲门,许浪又将手伸向了江如意的胸口。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又传来了。
  “妈的,谁啊”许浪再也沉不住气了,门外的家伙简直是故意在跟他作对
  房门打开,许浪一下子就愣住了。门外站着他最不想看见的人,夏雷。
  夏雷冷冷地看着许浪,什么都没説。
  许浪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哟,是雷师傅啊,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夏雷説。
  “没事”许浪的嘴角浮出了一丝怒意,不过眨眼就不见了,他的脸上还是保持着那副好看的笑容,“你没事就回吧,我和如意还要讨论一下工作,就不招呼你了。”
  “呵呵呵”夏雷忽然笑了。
  “雷师傅,你笑什么呢”面上一团和气,但许浪的心里早就在骂人了。
  夏雷笑着説道:“许督察,不要脸的人我见了不少,但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我却是第一次见到。”
  许浪顿时变脸了,怒了,“姓雷的,你説什么你再给我説一次”
  夏雷説道:“我説得难道还不够清楚吗那你听好了,我再説一次我説,你个臭不要脸的”
  许浪猛地举起了拳头。
  夏雷连眼皮都没眨一下,“许督察,动手之前你要想清楚,今晚的事情一动手,要不你废了我,要不我废了你。别以为我会怕你的身份,我也不怕把事情闹大。”
  许浪的拳头又慢慢地放落了下去。他其实也很清楚,今晚的事情是他灌醉了江如意,然后准备要了江如意的身体。这样的事情闹出去,吃亏倒霉的绝对是他许浪,而不是夏雷。
  “不想动手就滚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夏雷説道。
  许浪指着夏雷的鼻子,“好,好,你有种,你有种,我们走着瞧吧。”
  “呸”夏雷往地上啐了一口口水,这就是他的回应。
  许浪愤愤地离开了,驾车的时候不xiǎo心还撞了一下花台。隔着差不多十米远的距离都能听到他咒骂什么的声音,他的风度早就丧尽了。
  夏雷掩上了房门,走到了沙发前,颇无语地看着江如意,“你是猪吗跟那种人喝酒还被人灌醉,幸好他是送你回家,要是和你在外面开房,你都被他给祸害了。”
  以许浪的身份,他肯定是不敢随便在酒店里开房的,这也算是江如意的运气。
  江如意睁开了一双惺忪的醉眼,她看了看夏雷,脸上浮出了笑容,“咯咯我眼花了吗这不是隔壁家xiǎo雷子吗”
  夏雷,“”
  “xiǎo雷子啊,你想干什么呢”
  “我想揍你。”夏雷没好气地道。
  “你你还是这么坏。”江如意咯咯地笑了起来,“不过我原谅你,我原谅你犯下的所有的错咯咯”
  夏雷叹了一口气,“你这个样子我没法和你説话,你睡吧,我也会去睡了,懒得理你。”
  “我要要喝喝水。”江如意挣扎着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可她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平衡感,刚刚爬起来就咕咚一声摔在了地毯上,屁股向上挺翘着,形成一个丰满圆润的形状。制服短群下曝露出一片娇嫩的雪肤,还有一抹白色的蕾丝底。这姿势撩人得很,让人不敢直视。
  夏雷本想扔下她不管的,可看她这个样子又不忍心。他将江如意抱了起来,进了她的房间,然后又返回客厅给她倒了一杯水给她喝。
  喝了一杯冷水,江如意的状态却还是没有好转,她眨巴着满是醉意的眼睛看着夏雷,“我、我怎么会在床上呢”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可夏雷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嘻嘻,雷子,你想占姐便宜吗”
  “占你的头啊,你不占我便宜我就谢天谢地了。”夏雷转身往外走,“老老实实睡觉吧,别胡思乱想了。”
  “我要洗澡,洗澡啊”
  “自己洗去。”夏雷恨不得立刻就离开江如意的家。
  咕咚,江如意又从床上滚落了下来,这一次不是屁股向上的平沙落雁式,而是四肢大张的人字形。打开的制服短裙下隐约曝露出了一抹白色的蕾丝底,让人不敢直视,却又想一窥全景。
  “我要洗澡不嘛,我要洗澡”江如意在地上扭动着,就像是一只没有骨头的白色的泥鳅。
  “你这家伙,好吧,算我上辈子欠你的。”夏雷苦笑着将她抱了起来,去了浴室。
  刚才许浪要占她便宜的时候,她还保持这一丝清明,又踢又踹的死活不肯就范,现在夏雷来了,她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又要洗澡,一diǎn都没见夏雷当外人。这是一个什么情况夏雷还真是没去认真想过,他抱着江如意往浴室走去。
  江如意搂着他的脖子,满身的酒气和香水味道。她打着酒嗝説道:“xiǎo雷子,照顾、照顾好姐,把姐伺候舒服了,回头姐给你一根一根一根”
  “一根什么”
  “骨头。”一个酒嗝之后,江如意总算是把话説出来了。
  夏雷哭笑不得,也气得不轻,一进浴室便把她放进浴缸里,一巴掌抽在她的翘臀上,“我好心救你,你倒好,你居然骂我是狗”
  这一巴掌带出一声脆响,还有一片曼妙的涟漪,就像池塘里的荷叶被风吹动了一样。
  江如意呻吟了一声,那声音含混不清,好像被打疼了,又好像被击中了什么敏感的神经。她晃晃悠悠地抓着夏雷的领口,想把夏雷也摁进浴缸里,一边嘀咕道:“你敢打打打我,我我我剥了你”
  一不留神,夏雷领口的一颗扣子还真被她给解开了。
  夏雷哪里还敢与她待在一起,一把将她摁倒在浴缸里,连她身上的制服都没脱,直接就拧开了莲蓬头,然后逃似地离开了浴室。
  身后传来了江如意的愤怒的声音,“雷子你个混蛋,我要掐死你你等着,我一定会掐死你”
  刚刚逃出浴室的夏雷顿时僵了一下,她这么快就清醒了,她是真醉还是假醉啊
  ps:朋友们,把票给我吧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chaopintoushi/1580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