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超品透视 > 0001章 天降横祸

0001章 天降横祸

“出事啦,出事啦”
  “夏雷被电弧光伤了眼睛快救人啊”
  工地上有人惊呼,有人奔跑,还有人在着急地拨打着急救车的电话,整个场面乱成一团。
  工地的焊接场地上,夏雷蜷缩成一团,左眼被电弧光烧黑了一圈,散发着焦臭的味道,血水和灰尘在他的脸上混成一团,给人一种惨不忍睹的景象。
  “哎,年纪轻轻俊俊俏俏的一个娃,一只眼睛就这么报废了,真是可惜啊。”有人叹息。
  “他家里还有一个考上大学的妹妹,他要是瞎了,他妹妹还怎么去上大学啊”
  “哎,夏雷这xiǎo伙子人挺好的,平时总抢着干活,待人也和气,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啊,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在叹息。
  夏雷的母亲早年病逝,五年前父亲又离奇失踪。那一年,他刚好考上京都大学,可是考虑到还在读初中的妹妹夏雪,他含着泪将录取通知书撕了。妹妹问他的时候,他説差几分没有考上。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在工地上打工,只要能挣钱,他什么活都干。现在,妹妹夏雪也考上了京都大学,他却出了这样的祸事
  短暂的麻木之后,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夏雷的身体抽搐了起来,随后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耳边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可他已经听不见这些声音了。他在黑暗里,感觉身体像是在一条河流漂浮着,浮浮沉沉,往着地狱的方向而去。
  时间对于昏厥的人了来説是没有知觉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雷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一丝光亮,然后又看到了一张胖胖脸,那是他的发xiǎo马xiǎo安的脸。不过因为只能睁开一只右眼的原因,他看得不是很清楚,还有diǎn重影的感觉。
  “雷子,你醒啦”马xiǎo安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激动的意味。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説话的时候夏雷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他跟着伸手去摸左眼。他的左眼上缠着纱布,一摸就火辣辣地疼。
  马xiǎo安一把抓住了夏雷的手,“别着急,雷子,医生説了,你的左眼不一定会瞎。你好好治疗,一定会好的。”
  “不一定不一定是什么意思”夏雷很着急,情绪也有些失控。
  马xiǎo安欲言又止,他似乎知道一些情况,却又不敢説出来。
  “你説啊”夏雷更着急了。
  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微胖的体型,一身名牌的西装,穿金戴银,很是阔气。他是建筑公司的老板,陈传虎。
  看见陈传虎进来,马xiǎo安跟着让开了一些位置。
  夏雷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一个招呼,“陈总,你怎么”
  他的话还没有説完,陈传虎就打断了他的话,“夏雷,你是怎么搞的烧了一台电焊机不説还烧了一台变压器,你知不知道一台电焊机加一台变压器要两万多元这还不算,耽误了工期,这损失算谁的”
  一股怒火顿时蹿上了夏雷的心头,就在刚才他还以为陈传虎是来看望他的,却没想到这家伙是来算账的
  马xiǎo安也忍不住了,气愤地道:“姓陈的,你什么意思啊我朋友的一只眼睛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要瞎,你他妈的居然还来説这种话,你是不是人啊”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炸雷在夏雷的脑袋里炸开,他整个人都懵了。
  马xiǎo安忽然意识到他説漏了嘴,可説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怎么都收不回来了。他恨恨地看着陈传虎,这一切都怪他
  这时陈传虎却冷笑了一声,“他眼睛瞎了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们有雇佣的合同吗没有吧所以,你们就算是告到法院去我也不怕。”
  夏雷已经被气得脸色铁青了,牙齿也咬得咕咕响。
  陈传虎却还在火上浇油,“我是看在你xiǎo子可怜,所以才将你送到医院来的。住院费我交了一万,你什么时候医完就什么时候出院吧。另外我给你们留句话,这一万块钱算是了事的钱,不要再找我了,找我也没用。”
  “混蛋”马xiǎo安愤怒地道:“一只眼睛瞎了,你想用一万块钱就摆平吗”
  陈传虎抬手指着马xiǎo安的鼻子,一下子就翻脸了,“你xiǎo子少管这件事,你想找事的话老子奉陪妈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陈传虎是什么人,你再找事,老子分分钟废了你”
  就在这时夏雷忽然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一下子就砸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猝不及防之下陈传虎的脑袋顿时被砸了一条口子,腥红的血液流下来,眨眼就打湿了他的半张满是横肉的大脸。
  “妈的你竟敢打老子”陈传虎暴跳如雷。
  门口忽然冲进两个瘦高的xiǎo青年,纹身、耳钉,一眼就能看出是混社会的混子。
  “给老子打”陈传虎指着病床上的夏雷吼道。
  两个xiǎo青年跟着就扑了上去。
  马xiǎo安转身将夏雷挡在身后,两个xiǎo青年的拳头狠狠地落在了他的头上、背上。马xiǎo安咬着牙忍着,用他的身体保护着夏雷,同时也压着夏雷不让他冲动。
  “你们干什么”一个护士推着工具车出现在了门口,她愣了一下,跟着又尖叫道:“来人啊,打架啦”
  护士转身跑去叫保安。
  “你xiǎo子给我等着”陈传虎撂下一句狠话,转身就出了门。两个xiǎo青年也跟着他离开了。
  马xiǎo安这才松开夏雷,他的头上已经冒起了好几个包,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为什么挡着我”夏雷的情绪有些失控,他吼道:“我想弄死他”
  “弄死他他烂人一个,你却还有妹妹要照顾。他酒色财气什么都享受了,你却连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你划算吗”马xiǎo安叹了一口气,“雷子,你冷静一diǎn”
  夏雷其实不是一个冲动冒失的人,父母不在他的身边也让他养成了独立和成熟的性格,可今天的情况确实太糟糕了,一想到他的眼睛有百分之九十几的几率会瞎掉,他就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对不起,xiǎo安”夏雷想説什么却又没有説出来,他的心乱透了。
  马xiǎo安拍了拍夏雷的肩膀,“跟我客气什么换作是你,你也会为我这样做的。”
  确实,马xiǎo安以前被人欺负的时候,夏雷总是不顾一切地冲上来保护他,为他出头。
  “要我告诉xiǎo雪吗”
  “不,不要告诉她。”夏雷有些紧张地道:“她现在在学校给人补课,她要是知道了会着急的。”
  “可是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啊。”
  “到时候”夏雷咬了咬嘴唇,到时候再説吧。”
  这时护士带着保安走进了病房。保安向夏雷询问了一些情况,护士则替马xiǎo安处理了一下头上的伤口。片刻后护士和保安都离开了,这事也不了了之了。
  马xiǎo安一直陪夏雷陪到夜里才离开医院,他走了之后,夏雷却怎么都睡不着。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想到了药费,想到了他的未来,还有他的妹妹夏雪和她那个上京都大学的梦。后来,倦意袭来,他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左眼开始发痒,他也醒转了过来。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瘙痒,痒得钻心,痒得要命。
  夏雷叫了一声护士,护士却半响都没答应。他找到了床头上的呼叫器,按了一下,呼叫器却是坏的。
  “倒霉,我要倒霉到什么时候啊这又是一家什么破医院啊”夏雷郁闷得很,他从床上爬了起来,xiǎo心翼翼地向门口走去。
  他本来想出门去护士站的,可走到门边的时候他却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医生和护士知道我没钱,再加上陈传虎白天那么一闹,他们更认定我交不起医药费了。我找他们检查和处理伤口,又是在深夜里,他们肯定不搭理我,没准还给我白眼受。算了,我再忍忍吧。”这么一想,他又倒转了过来。
  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夏雷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
  他长得其实不赖,眉清目秀,颜值颇高。再加上一米八的身材,硬朗的身体曲线,他属于那种很阳光很帅气的xiǎo男人。可惜,这一切似乎就要离他而去了,如果左眼瞎了,脸上再留一块大疤痕,女人看见他都要远远地避开吧
  镜子中的自己让夏雷感到悲伤。
  一阵瘙痒突然袭来,打断了夏雷的思绪,他的心里暗暗地琢磨着,“伤口发痒是伤口愈合的症状,可我白天才受的伤,怎么晚上就发痒了不行,眼睛是我自己的眼睛,我得看看它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
  夏雷进了卫生间,站在洗漱池前,面对着镜子,伸手解开了纱布的结头。
  纱布一层层地揭落下来,最后一层纱布揭落之后夏雷看到了他的左眼,这一看,他顿时惊呆了。
  他的左眼结着一层血疤,那血疤就像是凝固了的红色的胶水,面积有一片茶树叶那么大,将他的左眼糊得严严实实的。可诡异的是,就在他观察他的左眼的时候,他隐约觉得他的左眼的视线似乎穿透了那层厚实的血疤看到了卫生间里的灯光,只是很模糊而已。
  “这怎么可能”夏雷顿时愣住了。
  正常的情况下,他的左眼就算没有受伤,一块血疤糊住眼睛,他也没法看见任何东西啊,可现在他居然看见了光
  这是什么情况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chaopintoushi/1580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