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519章机会

第519章机会

  (推荐给大家瑞根大神的新书,烽皇,历史玄幻类,字数虽少,可白金大神出品,必属精品,可以放心收藏阅读。)

  “总管家里大娘子?”

  声音起伏很美妙,先高音后低音,衔接的还很流畅,余音绕梁,其音渺渺。

  张亮抻着脖子,斜着身子,像见了鬼一样瞪着徐世绩。

  稍稍缓缓,张亮就很想跟徐世绩说上一声,不如俺送你一把刀子,自己抹了自己的脖子算了,以免连累旁人。

  而这会儿他也后悔了,不该请徐世绩出来,本想着吧,大家同行许久,如今寄身晋阳,人生地不熟的,得相互扶持才能走的更远。

  而且,张亮和徐世绩不同,他很喜欢晋阳,前些时北行去马邑,一路上所见所闻,让他更是打定了主意,要在李破麾下立足了。

  是的,他不是读书人,讲不出什么良禽择木而栖之类的大道理,可他将一路上看到的,听到的东西和河南那边儿对比一下,顿时越发觉得这北方边塞冷是冷了些,可却着实是一处好地方。

  匪患绝迹,人心安定。

  如果还是那个紧着田地忙活的农夫,还入的什么贼伙儿啊,妻儿也不至于活活饿死,还要东躲西藏的避着官府的催逼。

  当然了,在河南战乱中走出来的人,总归不会再对耕种的生活恋恋不舍。

  张亮只是觉得眼界开阔了起来,以前他眼中只有魏公,也觉魏公天生就应该位于众人之上的大人物儿。

  敌人呢,能与魏公堪堪相较的也就一个王世充。

  后来和徐世绩在潼关见了李建成,就是匆匆见了一面,没法知晓其人如何,倒是唐军的齐整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可也就那么回事了,那些年和官军没少打了仗,好像官军就应该这个样子,粮草兵甲齐备,列出来的阵势还很整齐,未战大家就先怯了三分。

  可只要击败了第一支前来围剿的官军,畏惧之心也就不大了,再要接战,大家冲上去只要能一鼓作气把最高的那杆战旗砍倒,也就赢了,不成的话,大家不还可以逃走吗?再聚起人来,就又能跟官军打上一场。

  所以说啊,能不能打仗,还得拉出来走上几圈,才能知道谁是英雄谁是狗熊。

  和他想的也差不多,随军北上到河东,十几万的大军被人家一战就打的稀里哗啦,几乎没什么还手之力。

  那潮水般漫过来的骑兵,以及那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着实是把张亮给吓坏了,过后每每回想起来,都是心有余悸,也很难想象在那样天威一般的攻击当中,有谁能挡得住,就像当初不敢想象除了缩在洛阳城中的王世充之外,外间还有谁敢跟魏公对敌一般。

  是的,张亮这种比较有天赋,算是不学有术的人,是走到哪里学到哪里,眼中的世界总是色彩斑斓,对他来说透着无比的新奇。

  而浮现在他眼中,并逐渐清晰起来的并代边地,就和徐世绩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他愿意相信,有人真的比魏公强。

  魏公开始的时候,就没怎么打算给大家活路儿,后来也确实如此,于是魏公自己也就没了活路儿。

  而这里不一样,大家开始有了活路儿,能吃饱穿暖,又有着那么多能打仗的将军带着无数能打仗的兵卒……这才应该是他们口中所说的明主治下的样子嘛。

  张亮的生存能力那就不用提了,他是河南降人中第一个渐渐受到重用的人,在徐世绩还想着偷偷逃走的时候,人家已经完成了心理上的转换并已经堪堪在晋阳有了立足之地。

  这其实和才能没多少关系,而在于各人的适应能力。

  当然,从河南变幻莫测的局面中走出来的人,大多都有一个特质,满嘴的兄弟义气是免不了的,同样大家也都怀里揣着刀子,随时准备捅上对方一刀。

  就像现在,所谓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早达笑弹冠,张亮倒是没有耻笑徐世绩的意思,只是觉着还是离这人远点为佳。

  你看上谁咱们都可以想想办法,哪怕是晋阳王氏的女儿,好像现在也不是那么高不可攀了。

  可总管府那位娘子……乖乖,这是想要蹦着高的去吃龙肉啊,也不怕被人家生撕活剥了?

  张亮惊过之后,随即就想应付徐世绩几句,然后抽身离开,你呢自求多福,俺呢,就当没听过这话得了。

  可转眼间,又见徐世绩眯着眼睛,目光若有若无的在他身上逡巡。

  这神态他太熟悉了,姓徐的动心眼儿的时候,总是这个德性,这两年他看的都快腻了……

  其实在他心目中,徐世绩这人也不是一般人物儿,既能得翟寨主看重,又能得魏公赏识,领兵作战的时候,跟在徐世绩身边,就比跟在秦琼,单雄信,程知节他们身后安心。

  而且这人心眼儿也比别人多,这是魏公账下的人们的共识,之所以跟众人并列,不能一枝独秀,很大一个原因只在于……这人出身高不成低不就,跟谁都厮混不到一处去罢了。

  张亮想了想,顿时心思又是一变。

  坐稳之后,努力牵动嘴角笑道:“贤弟向来比咱们这些人心气高,要是真能将……娶回家中,俺为贤弟牵马坠镫也成啊……”

  徐世绩嘿嘿一笑,把酒碗重重顿在桌子上,“事在人为,徐某又非无用之人,庸碌之辈,早晚必能得佳人相伴……”

  这话不是跟张亮说的,是在给自己打气儿,而此时话锋一转便道:“就像如今,小弟事有不顺,可不还能与大兄对饮?”

  “哈哈,咱们也算是患难之交,大兄有什么话尽管说吧,小弟洗耳恭听便是。”

  张亮眨巴着眼睛,犹豫半晌,才终于把之前的心思又揪了回来,低声道:“既然贤弟这么说了,俺可就跟你直说了,贤弟近日出城几次……可是要脱身离去了?”

  这两位说话,转了有三道弯儿,你来我往的煞是热闹,和并代军中将领们的相处模式,那才叫个不一样。

  看吧,这次就轮到徐世绩落在下风处了,心里大跳之余,张嘴便道:“小弟绝无此意,大兄……难道大兄请小弟来,是想捉了小弟前去邀功的?”

  一边说着,桌子下面的手已经按上了刀柄。

  憨笑再次出现在张亮脸上,“贤弟莫要惊慌,只是……薛将军让俺跟贤弟说上一声,不必遮遮掩掩,总管有话传过来,咱们这些降将啊……合则来不合则去,贤弟若想就此归去,并无性命之忧,人家还能赠送盘缠呢……嘿嘿……”

  “贤弟也别不信,薛将军兄弟两人当初在幽州被俘,都说要扶灵回乡,也没受多少刁难,只是走到云内的时候,薛氏兄弟改了主意而已。”

  “你瞧瞧,现在人家兄弟二人,一个领兵在军前效力,一个则在后面掌募兵,练兵,军纪等大权,说上一声心腹也不为过啊……”

  说到这里,张亮满脸羡慕的摇头晃脑,话头也就此止住,眼神儿在徐世绩身上飘啊飘。

  徐世绩被他唬了一跳,这时却也暗笑,徐绩啊徐绩,你的胆子可比在河南的时候小的多了。

  很明白的事情,此时若要捉拿他一个降将,也不用绕许多弯子,直接拿下便是,都不用顾忌那些降将降军怎么想。

  若是之前没有大街上那一出儿,徐世绩在这么一番话面前,也许还会好好想想去留的问题,可现在就不用提了。

  他重重一拍桌子便道:“咱们兄弟也不差什么,将来必能位于众人之上,大兄你说是不是?”

  张亮重重点头,大笑道:“就是这话,不说俺了,就说贤弟你吧,文武双全,领兵至今,少尝败绩,当初若非魏公有意加害,如何会落魄至此?”

  “好,贤弟既然有心,俺这里倒有个机会,就是不知贤弟意下如何了。”

  徐世绩扬起眉头,道:“大兄……不是小弟说丧气话啊,咱们投效日短,连出城散心都要受人窥探,能有何良机予我?”

  张亮声音再次放低,笑道:“贤弟有所不知,总管留下的话是这么说的,若我等不愿离开降军另任他职,立斩,这里面的道理就不用说了,若冬天里存了去意,那就只能关在大牢里去了。”

  “那估计是说咱们太蠢,不堪重用的意思,若是开春呢……也就去留自便了,原话好像是,我等身有微功,不愿加害,即存异志,相强无益……”

  “啧啧,俺听了也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这样的君上……又能说什么呢?”

  徐世绩也稍稍睁大了眼睛,“真有此事?”

  “那还有假?俺不识字,可编不出这样的故事来。”张亮信誓旦旦。

  徐世绩琢磨了一下,顿时大恐,有了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的感觉,和张亮不同,他之后想的则是,原来还有这么一番考较在,那岂不是说……他们这些人也就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随即徐世绩心里便多了几分热切,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

  (月票月票)(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2010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