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518章相谈

第518章相谈

  (推荐给大家瑞根大神的新书,烽皇,历史玄幻类,字数虽少,可白金大神出品,必属精品,可以放心收藏。★. 1W.)

  看见“笑颜如花”的张亮,徐世绩心情终于好了些,抱拳勉强笑道:“不是咱来的太迟,是大兄来的太早吧?”

  徐世绩随便打量了下,店内摆设简单,生意好像也很凄惨,都快正午了,却只他们两人以及各自从人在此。

  张亮亲热的把着徐世绩的胳膊,还以为他不很满意此处的简陋,遂边延请徐世绩入座,边给他解释。

  “将军可莫要小瞧了这里,这里酿制的晋阳春实是了不得,只要出了新酒,各家门户都要想方设法收于私宅,就别说店藏了许久的佳酿了,那都是千金不易之物。”

  “前些时候年景不好,听说晋阳王氏还曾送了些粮食给店家,只为店家能酿些佳酿给他们,其他人家听说了,纷纷仿效,倒是弄的这里的东主不得不关了店门谢客呢。”

  说到这里,张亮凑过来,低声继续道:“如今总管府内宅喝的,就大半儿都是这里酿制的晋阳春,嘿嘿,若非俺殷勤打问,又怎能寻到这样的好地方?”

  “要不是知道将军非佳酿不得入口,俺还真舍不得求来的那副字画,来这里逍遥次呢。”

  他这里口个将军,又是如此的殷勤,说的徐世绩心暖暖之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这人也不是什么顽固不化,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立即便故作惊奇的哦了声,“竟是这般难得,难怪难怪。”

  “大兄的心意小弟领了,只是大兄快莫要称什么将军了,小弟如今几乎是孤身人,再要呼上几声将军,就算琼浆玉液放在面前,小弟恐怕也要难以下咽了呢。”

  张亮听了不由大笑,拍打着徐世绩的肩膀道:“听将军……好好,咱这里没什么将军,只有你我兄弟两人……嗯,听贤弟这么说,俺也就放心了,之前俺还担心路跌跌撞撞走下来的情义,抵不过那狗屁的官职,如今瞧,贤弟能如此豁达,这就好啊,今天咱们可要多饮几杯……”

  徐世绩笑着连连点头,虽说知道若非有事,张亮肯定不会这样请他出来饮酒,可还是颇为感激,不因为别的,只因张亮未曾小瞧了他徐世绩,还能称他声将军。

  男儿相交,能推心置腹者毕竟寥寥,稍稍雪送炭,便足以让人感怀肺腑了。

  六个护卫凑了桌,这里的酒比较金贵,他们肯定无缘品尝,只能就着小菜饮几碗浊酒,还不能饮的多了,让他们抓耳挠腮的分外难受。

  而徐世绩,张亮两个不管,店家先就搬来个酒坛,拍开泥封,顿时酒香四溢。

  徐世绩抽动了下鼻子,立即便赞了声,“好酒。”

  张亮哈哈大笑,与有荣焉的样子好像这酒是他酿的般,当然了,李密,翟让麾下众将都知道,魏公以及裴仁基等人就不用说了。

  而他们之下,恐怕就要数徐世绩了,出身富贵家门,不管是吃的喝的穿的,能让他赞上声好可也不容易。

  张亮紧着给徐世绩倒酒,菜刚摆上来,两人已经干了两碗下肚儿。

  张亮吧嗒着嘴还是脸憨笑,他喝酒不品其好坏,看的是跟谁饮酒而已。

  徐世绩不样,脸上稍显迷醉,喝的虽急了些,可他才是真正的品酒之人。

  店家招呼了番,也就看出来两个人个是地道的土包子,另外那个才是此之人,适时凑过来询问,“这位郎君……可能留下墨宝于小店?若成,小店愿送美酒坛,任凭贵客品尝。”

  徐世绩当即恍惚了下,这些年下来,少年时想要游学天下,拜访名家的美好愿望,早已离他远去,曾几何时,有人好像也曾问过这么句呢……那还是他随父亲去东都的时候……

  于是,在张亮连连叫好声,店家迅拿出纸笔墨砚,徐世绩挥毫而下,“晋阳有酒名春,品之甘冽,若有余香。”

  落款,“山东徐世绩留字”

  店家如获至宝的让人收了起来,回到后面才轻轻展于岸上仔细瞧了瞧落款琢磨着,徐世绩?没听说过啊,啧啧,这坛酒送的好像有些不值。

  当然了,瞧这笔法刚劲有余,圆润不足,嗯嗯,还算上之作,武双全之人,日后当能得享大名吧?可以送去给东翁收着……

  店家在后面品评着徐世绩大作的收藏价值,前面两个人的酒兴也高涨了起来。

  张亮殷勤劝饮,徐世绩也有点借酒浇愁的意思,酒到杯干之际,喝的越酣畅淋漓。

  又饮几碗,坛酒下去了小半儿,两人稍有酒意。

  张亮终于问了句,“之前见贤弟愁眉不展,可有心事?”

  好吧,明知故问的伎俩,张亮切布置的都挺好,就是这说话的技巧还差着读书人们老远。

  徐世绩正夹了块儿熟牛肉塞进嘴里大嚼,眯着双眼睛看着张亮,他知道张亮想听到什么,就是不知道张亮存的是那般心思而已。

  是想把大家再次聚起来呢,还是只想与他许懋公相交?

  他转着眼珠儿沉吟半晌,忽就欠身往前凑了凑,低声道:“不瞒大兄,小弟之前见了位佳人……可谓是见难忘啊,之后茶饭不思,辗转难眠,此等忧愁……唉,大兄可莫要笑我痴傻才好。”

  张亮听了手抖,顿时起了身的鸡皮疙瘩,差点没把碗酒都扣在徐世绩脸上,他之前千想万想,是做梦也想不到会听到这么句话。

  两个家伙因缘巧合凑作处,可说起来还是两个世界的人,这样的事情,张亮这辈子是注定没办法理解了。

  张亮脸上的憨笑早已不见踪影,只是龇牙咧嘴的看着徐世绩,就像在看个怪物儿。

  半天才憋出句人话来,“个女人而已……俺帮贤弟抢回来……”

  好吧,震惊之下,这个瓦岗悍匪开始胡言乱语了。

  (月票月票)(。)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2010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