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517章钟情

第517章钟情

  (推荐给大家瑞根大神的新书,烽皇,历史玄幻类,字数虽少,可白金大神出品,必属精品,可以放心收藏。)

  徐世绩差异的抬头看过去,声音尖利,肯定是出自女子之口了,只是不知道这声蠢贼,说的是不是他徐某人。

  不知什么时候,对面一个巷口已经行出四人,徐世绩看时,为的那女子呵斥声中已是大步而至。

  接下来的事情便让徐世绩看的目瞪口呆,只见这女子顺手摘下腰中长剑,连着剑鞘就快的挥舞了起来。

  长剑捅啊捅,聚成一团抢夺铜钱的小儿们立即纷纷中招,不一时便在哀嚎之中被捅倒了一地。

  再看时,有几个孩童已是头破血流,显然不是女子下的手太狠,而是抢夺钱财之中被同伴殴打所致。

  女子怒气冲冲的抬头看过来,徐世绩当即就愣了愣。

  女子一席青衣,外罩披风,头顶着翻毛皮帽,只余几许青丝在耳畔飘荡,耳朵上还罩着两个毛茸茸的东西,看着有点怪异却又

  当然,可爱这个词和这个女子实在有点不沾边儿。

  她身形可不矮,骨架比一般女子也要大的多,容颜称不得绝世,却也绝对可以称之为秀美靓丽,只是眼角眉梢含威带煞,一双本应是明如秋月的眸子盯着人看的时候,却令人有如狼似虎之感。

  女子年纪不大,称之为少女也无不可,可握着长剑在街头临风而立,却是渊停岳持,让人不敢轻犯。

  这是个彪悍中带着点陈静,威严中透着些轻灵,蛮强中却又稍显书香的奇特女子,几乎是一出现,便已抓住了徐世绩全部的心神,让他像木头一样戳在了马上。

  “原来是个傻子”

  少女微微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

  不用问了,这正是从老师家里出来的李春,这些日子她都很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不能去南边儿寻哥哥也就罢了,府中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也贪了大半儿,而像她这种学剑有成之人,最烦的其实就是俗务。

  而且连带着,教授她文章的王师也越的唠叨了起来,难道是想把她这个女徒弟培育成治世之臣不成?

  当然,就算她再怎么心情不佳,也不会拿一群小小的街头乞儿来撒气,这会儿忍不住动手,却是因为她也是跟着兄长过过苦日子的人,深知穷困潦倒之间,最怕的其实还不是挨饿受冻,却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人性。

  为了一口吃的,兄长也曾杀人无数,而且他们兄妹没有一点的愧疚,何况是这些无知小儿了?

  晋阳可是自家地盘,很有主人翁意识的李春自然不希望当街引命案的事情在自己眼前生。

  好吧,若说李破还努力保留下一些慈悲情怀的话,他这个妹子就教导的太失败了,心肠比他本人还要硬上几分,根本不关心什么民间疾苦,只想着拿剑捅啊捅。

  李春回身走了几步,顺手在一个小儿手中抢过钱袋,一众小儿眼巴巴的瞅着她,大多心想,这娘子穿的也不错,应是富贵人家的女儿,为何还要抢夺我等的东西?这世道真的是没法活了啊

  李春本来也想揣到自己袋子里,做一回强人,过过师傅所说的断道的瘾头儿,可看了看四周,已经聚拢了一些人过来,眼珠儿转转,立即狡猾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儿。

  顺手招过自己的“笨徒弟”,又有点肉痛的掏出了两个银币,分出一个来塞进钱袋吩咐道:“去,买些吃食回来,给他们分了,不用买的太多啊”

  一边说着一边跟徒弟眨巴着眼睛,这徒弟虽然笨了些,却跟随她日久,明白她这个师傅又犯了善财难舍的毛病,心领神会的挤了挤眉,弄了弄眼,在师傅赞许的目光中转身走了。

  徐世绩终于回魂儿了,他的世界里一下就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说起来,他不是个好色之人,可此时此刻,他却充满了撺夺的**,而且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

  他几乎是嗖的一声从马上便蹦了下来,上前一步便拱手道:“在下徐世绩,不知娘子为谁?家住”

  他这种带着点匪气的鲁莽,差点让李春顺势拔剑捅他个透心凉,李春握着剑柄,怒视他一眼,“哼,原来不是傻子”

  说完好像才想起什么,仰着头思索片刻,才哈了一声道:“徐世绩啊,怨不得新来之人,就要谨慎些,当这里还是乱糟糟的河南吗?”

  徐世绩心里大跳,他已隐约觉着此女出身不凡,却没成想得到的是这么一句话,这是谁家的女儿?

  此时徐世绩非但没起什么退却之意,反而心中更热切了几分。

  只是有人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有人已经来到李春身边,“二娘,天色不早,也该回去了”

  徐世绩抬头看了看,对上的是一双冷漠而又隐隐透着凶光的眼睛,同为百战之士,不用刀枪交锋,便能感觉到致命的威胁。

  李春轻轻嗯了一声,这个时候,有五六个人已经牵着马来到近前,都是身板儿扎实的大汉,顿时将徐世绩和他的两个从人挤到了一边儿。

  徐世绩还想上前说话,却被两个属下死死拉住,就差想捂住他的嘴巴了。

  晋阳权贵本来就不少,这女子看上去更是来头十足,两个从河南尸体堆里爬出来的家伙,可不想跟着他们的将军一起这么冤枉的把脑袋送到一个女人的手上去。

  小儿们啃着面糕,千恩万谢的在给那一行人送行。

  一行人走出不远,又碰到了几个人,这次来人徐世绩真还认得,为的正是总管府民曹主簿裴旭。

  看上去是偶遇,裴旭正满脸是笑的跟那女子见礼,几句话间便让少女咯咯笑了起来,看的徐世绩是妒火中烧,直想拔刀上前,将裴旭那张颇为英俊的脸给剁烂了。

  不过他却只能远远瞅着两帮人顺势合为一处,渐渐行的远了。

  这个时候,徐世绩已是再不做他想,满脑子都是少女当街而立的飒爽身影,这就像一剂致命的毒药,明知道很危险,却总抵不过那散出来的诱人的芬芳。

  “去,打问一下那娘子的来历,问不清楚,你们也不用回来了。”徐世绩咬牙切齿的吩咐着如今他身边唯二的两个亲兵。

  两个家伙都是徐世绩的同乡,跟随徐世绩多年,此时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无奈之色,他们知道,这位从来不近女色的将军怕是真的动情了。

  想想那女子的威势,两个人都在心里祈祷,千万千万别要是什么晋阳王啊,什么晋阳温氏啊,张氏啊之类的大门户人家的女儿,不然的话,除了强抢之外,他们真不知道自家将军如何能抱得美人归了。

  嗯,强抢?那纯粹是死路一条,别说那娘子一支长剑不是摆设,瞧瞧她周围扈从是个什么模样,就知道用强肯定无望。

  不用怎么打问,这周围的人家都知道总管府的大娘子被王公收为了弟子,隔三差五就能瞅见她来王公府邸的。

  两个亲兵战战兢兢的回来禀报,让徐世绩脑袋也晕了晕。

  总管府大娘子可谓名声在外,身在总管府任职的徐世绩不可能没有听说过,李氏内宅的女子各个都不好惹。

  女主人有两位,一位是李氏主妇,三原李氏的女儿,正经的女中巾帼,据说战功不在军中任何将领之下。

  徐世绩和张亮到晋阳的时候,这位夫人正有孕在身,所以未得拜见。

  其实也正是这个原因,总管府内宅防御森严了许多,内宅女子也不再轻易外出,所以至今徐世绩也没见到过另外一位女主人,李定安的妹子,李春。

  这位年方妙龄的晋阳贵女同样名声在外,除了此女云英未嫁,让有资格求娶的晋阳人家垂涎欲滴之外,恐怕就剩下彪悍的勇名了。

  虽然未曾用一支长剑会遍晋阳豪杰,却在总管府亲军中有着实实在在的威名,而且,近来人家还掌了总管府庶务。

  好吧,这样一个女子徐世绩听说了之后,也是心虚气短,努力了再努力才又挺起胸膛。

  当然了,总管府中还有几个妾侍,什么突厥贵女,什么王氏佳人,这些徐世绩就都不很在意了。

  一路默默前行,心境和之前竟已是天差地远,让徐世绩烦躁的只想吼上两嗓子。

  还好前行不远,便有酒幡招摇,香醇的酒香也飘了过来。

  两个亲兵嗅了嗅鼻子,都是食指大动,再瞅瞅失魂落魄的自家将军,却顿时有了扫兴之感。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道了一句,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非要去招惹那样一只胭脂虎,难道是嫌自家命长不成?

  当然了,徐世绩是不会听到他们的心声的,到了酒家门前,翻身下马,将马缰扔给迎出来的店家,便踏门而入。

  游目一扫间,张亮憨笑着已经迎了上来,“将军来的太迟,一会儿定要罚酒。”

  (月票月票)(。)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2008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