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514章不安

第514章不安

  (推荐给大家瑞根大神的新书,烽皇,历史玄幻类,字数虽少,可白金大神出品,必属精品,可以放心收藏。★√★.く 1√√W★.く)

  “末将错了,还请总管恕罪。”

  张伦锤着胸口先就干脆的认了错,这无疑是非常明智的举动。

  李破笑着摆了摆手,“坐下说话吧,给张将军看茶。”

  等张伦安坐,李破道:“也没什么错不错的,只是说话的时机选的有些不妥罢了……”

  李破停住话头,端起茶碗抿了口茶,眼神若有若无的瞟着张伦。

  果然,张伦再次忐忑的躬身拱手道:“末将得总管重用,效死之心太切,还望总管饶过末将这次,日后再有失措,末将自愿受罚,绝无怨言。”

  这种掌握说话节奏的事情,李破做起来已然有些信手拈来,不着痕迹的模样了,闻言他轻轻放下茶碗,摇着头道:“莫要言过其词……你方来不久,今又身担重任,有些事上确要谨慎些了……”

  说到这儿,李破肃容道:“你之才干,不在众人之下,之前所言,也颇有可取之处,只是以后这些可先来见我……难道到了如今,张将军还自外于人不成?”

  张伦闻言,心里顿时跳了跳,不过倒也没什么惊喜。

  这些时日以来,他受到重用的迹象越来越是明显,龙门城战过后,立即便是建牙开府,军些酸溜溜的传言他也不是没有听说过。

  而他自己也不会没有思量,其实在他看来,渐得重用的原因有些,但其最为可信的种应该就是,如今和唐军连番作战,唐军降将日多日,为安降人之心,他张伦颇为幸运的被选为了其表率。

  当然,这也和他张伦的经历,名声,以及才干,还有龙门城战的功劳是分不开的。

  而不管李破对他有多少赞语,其实开府建牙之后,能不能更进步,都要看他张伦自己,而非是旁人如何如何。

  这点上,聪明如张伦是不会看错的。

  实际上,能让张伦心生感觉心里越来越踏实的地方在于,李破对麾下将领大致上能做到视同仁,并不以出身而论官职功勋。

  当然了,这肯定是拿他之前的经历在做对比……

  此时张伦不敢怠慢,立即起身道:“末将自投效总管以来,屡受重用,感激总管还来不及,又怎会有其他心思?只是这些时日以来,常怀忐忑……恐负总管期许啊……”

  李破笑笑,心说,你有什么心思再明白不过了。

  嘴上却道:“好了,你我皆是领兵之人,莫要作态……说起来,大略之上,你说的确实颇有见地,只是以如今情势却不可取,你道为何?”

  张伦再次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这样的询问,若是答的糟糕至极,那么他张伦也就不用指望太多了,因为你自己提出来的策略,自己都没有深思熟虑过,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当然,听到不可取几个字,他难免也有些失望,可和当日向李仲建议退守雀鼠谷时不样,那会儿算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现在嘛,却是实实在在的关乎他自己将来的仕途命运,仔细程度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沉吟半晌,张伦才缓缓道:“总管可是虑于突厥……”

  张伦看了看李破的脸色,接着便道:“若是如此,末将觉着大可不必……近来末将问了问旁人,觉着我与突厥有结盟之好,梁师都则为突厥臣下,若攻梁师都,必先断其与突厥之往来……”

  “不妨遣人北去,劝突厥令梁师都与我道攻唐,梁师都若不从,必罪于突厥,我可趁势伐之,若从,李唐西北战火又起,于我也是大有利处,此为末将浅见,不知总管以为如何?”

  李破眨了眨眼睛,心里好好思量了番,还真有点惊喜的感觉,这人眼界之开阔,实是令人刮目相看。

  这俨然便是个确实可行的策略,非是脑袋热的产物儿。

  梁师都和他李破皆为北方群雄的员,和突厥也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同之处在于,梁师都早已向突厥称臣,这也是他立足于灵州到榆林这片颇为广阔的土地上的根本所在。

  而他李破所辖有的地界,跟突厥交界并不多,跟突厥交往的时间也并不长,你来我往之下,几乎是用鲜血结成的盟约。

  所以,看上去梁师都与突厥结合的更加紧密,可话说回来了,李破这里是打出来的和平,平等相交之下,即便没那么多的说法,却也占据了另外种优势,根本不用听突厥号令行事。

  这样来,晋地和突厥的关系差不多算是合则来不合则去,敌友并不分明,梁师都却在受制于人之列。

  由此,张伦所言也就颇为可行了。

  他派人去突厥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还能直接面见义成公主,而李唐又深为义成公主所恨,令梁师都南下攻唐很可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显然,李破想的和张伦所言目的完全不同,他也完全没有西进榆林攻灭梁师都的意思,现在他眼的敌人,除了姓李的还是姓李的。

  半晌,李破抚掌笑道:“良策难得,张将军之才果然不同般……可我只想问你句,从太行到西北灵州有多远?”

  张伦想象了下,脸色微变。

  不过不等他说话,李破已经继续道:“破梁师都易尔,可之后我与突厥接壤之处绵延千里,与突厥这样的虎狼为邻,区区长城可挡不住那烈烈北风……只次处,西进攻梁师都便乃下策矣。”

  …………………………

  张伦蔫溜溜的走了,李破心情却很不错,挫挫此人的锋芒,并不是坏事儿,般来说,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候,跟着就应该是有点倒霉事了,不然的话,有些人很快就能忘乎所以起来。

  他这里给张伦浇了些凉水,随后便修书封让张进派人送回了晋阳,令陈孝意派得力之人北上去突厥牙帐行,游说义成公主以及突厥贵族。

  实际上,到了此时,他才算终于初步完成了个带兵将领向政客的转化,开始不太熟练的用起了合纵连横之术。

  但战争的脚步绝对不会因此而停止,正月方过,聚集在绛郡的大军正式突破十万之数,军令纷传之下,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

  韩城,向来有西龙门之称,与龙门渡口隔着滔滔黄河斜斜相对,在关西到晋地的主要通路之,从这里到冯翊也只不到百里的距离,它们都在关北部要隘之列。

  这样的地方有很重要的个特点,那就是逢有战乱,定为军事重镇,人烟稀疏,田地荒芜是它最主要的特征,而旦等到清平时节到来,就又繁华了起来。

  韩城如今就经历了这样的急剧转变,大业初年的时候,韩城治地人口度有两万多户,当然,其民役几乎占据了半儿还多。

  而在大业五年,隋帝杨广大张旗鼓北巡,韩城人口更是剧增,达到了三万余户,当然,这也是关和晋地的民夫转运粮草之后就地待命而造成的这种局面。

  可到了如今嘛,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韩城早已是物是人非了,而韩城的户籍此时已是只剩下了区区千余户在案。

  战乱和韩城的地理位置以及地形都决定了这个足以令当世之人目瞪口呆的数据是十分合情合理的,流动人口这个词儿大致可以用于韩城人口上面。

  而今呢,随着战事绵延,韩城重新捡回了它那军事重镇的身份,四万唐军在韩城过冬,县城的男女老幼,都在仁慈的秦王殿下关照之下,搬出了城池,聚居于韩城北部山脉沿麓去了。

  此时也就不用废话战争对民生破坏到底有多大了,说秦王李世民仁慈,那是点也不为过,他没有将男人都征入军,也没将女人充为营妓,还能容这些百姓有屋居住,有口吃的,并能让他们渡过寒冷的冬天,这无疑就是仁慈的种最好的体现。

  县城最好的处屋宅,如今就是唐军的军大帐。

  此时,宅正堂之上,李世民居端坐,十几个顶盔挂甲的将领分坐两厢。

  他们大部分都是天策府下辖军将,另外几个,以通议大夫刘世让为,和秦王殿下的关系也都不远。

  从这里可以看的出来,经过个冬天的整饬,李世民已是死死握住了这四万兵马的兵权,另外驻守冯翊的内史令唐俭部,以及驻守于永丰仓的工部尚书独孤怀恩部,也都要听秦王号令行事。

  也就是说,只要他那两个兄弟不来捣乱,散布于黄河沿岸的诸部唐军就都在天策府辖下。

  此时厅堂之,众人可谓是群情激奋,带着浓重的关西腔的怒骂之声此起彼伏,使得两个晋地来的将领都皱起了眉头,心火苗也都是窜窜的,却也不肯轻易开口,以免犯了众怒。

  是的,此时李破李定安这个名字,在众人口完全已经成为了晋人的代表,粗鲁的将军们宣泄怒火的时候,绝对不会在意自己的言辞把些同袍也兜了进去。

  也不怪他们的愤怒,这个时候即便是当而坐,向称睿智的李世民也是怒容满面。

  因为慕容罗睺身死的消息终于传到了这里。

  慕容罗睺可不是般人,他有着鲜卑贵族最显赫的姓氏,虽说已经没落,却也是关西门阀根系较深的门阀之。

  而其人还是李世民最为倚重的心腹将领的个,在如今天策府诸将当,无论家世,还是战功,甚或是职位,以及与李世民的亲近程度,能比得上慕容罗睺者,可谓是寥寥无几。

  如果说慕容罗睺是战死的,也就罢了,大家毕竟都是领兵之人,知道战阵之上刀枪无眼的凶险所在,可被人捉住砍了脑袋……

  好吧,大家与其说是愤怒于敌人的凶残和歹毒,不如说是生出了浓浓的兔死狐悲的感觉来的更恰当些。

  而这种心理状态的形成,对于出身都很不错的他们而言,也是再自然不过,要知道,无论是约定俗成的规矩,还是现实,其实都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他们这样群人的存活率。

  就像和西北薛举相持两三年了,可谓是杀伐无数,但唐军有名有姓的将领,你听说哪个被薛氏捉住给砍了脑袋了?

  即便是残暴如薛仁杲,也没下那个死手,只是将些捉住的人关在了秦州大牢而已。

  而现在,晋地的那个家伙,竟然敢拿关西子弟开刀了,慕容罗睺的脑袋轻轻松松掉了下来,这产生的效果嘛……

  其实和李破想的差不多,李仲分量不太够用,慕容罗睺嘛,看看如今唐军将领的反应就知道,分量非是李仲可比啊。

  在嘈杂当,李世民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他心的愤怒和对李定安的痛恨,和诸将般无二,只是其还夹杂了丝缕的忌惮,让他非常的不舒服。

  慕容罗睺的死讯隐隐在告诉他,战事上若再有失利,恐怕下次被人传头示众的人就该姓李了。

  而之前在他看来,李定安还算是个知道克制的对手,不像王世充和薛举之流,更像是南边儿的萧铣……

  可现在嘛,鲜血凝成的仇恨,恐怕只有用双方的鲜血去洗刷了。

  这本来是符合他之前所定战略的,可他却产生了极大的不安,然后这种不安夹杂在愤怒的情绪当,让他感觉越焦躁了起来。

  他觉着心跳的越来越快,周围嘈杂的声音更是让他烦躁,咳了几声,刚刚恢复过来的身体又感觉到了不适。

  他用力的挥了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努力振奋了下精神,才道:“慕容将军不幸被俘,虽死犹荣,异日我必以李定安的人头,来祭奠慕容将军在天之灵……”

  “元钦,近日敌军屡有异动,你来说说探得的消息吧……”

  (月票月票,唉,阿草也不道歉了,昨晚电脑突然崩溃,开机就是黑屏,今天找客服,人家说明天才能来修,阿草只好抱着电脑去商城修理了,直忙到下午,阿草也没办法,天灾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2001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