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513章军略

第513章军略

  (推荐给大家瑞根大神的新书,烽皇,历史玄幻类,字数虽少,可白金大神出品,必属精品,可以放心收藏。★く.く1wく.く)

  “如今河面冰层颇固,能容大队人马通行,可……再要过上些日子,就说不准了。”

  “唐军过河来袭,走的就是龙门渡口,怎么会不防我趁河水冰封渡河?依末将看,还是先下临河郡,与唐军战于蒲坂桥更为妥当。”

  “刘将军说的是,如今唐军沿河而守,不管走哪里都难免战,末将以为此为先下临河郡是为稳妥之策。”

  “哼,渡河之战正是兵贵神,若先攻临河郡,唐军上下又不是痴傻之人,定会紧守冯翊,得流多少血才能渡过河去?”

  “就是啊,当日李氏南下用兵,就被桑显和烧了蒲坂桥,还是从龙门渡过黄河的嘛。”

  “要说还是少了渡船,不若让何公再施神技,造条浮桥出来,哪里不能过河?”

  “切,你以为黄河和辽水般平缓?任你有通天之能,想在黄河上造起浮桥也是妄想。”

  “要俺看啊,唐军无非守着两处,冯翊和韩城,当日李氏过河,冯翊有孙华接应,韩城守将也直接降了,天时地利人和占了个遍,咱们不成,想要渡河可就难了。”

  众将七嘴舌的说着话,个卫府将军个不少,加上其他将领,二三十人,你言我语,议了几次了,条长蛇般的黄河算是将这些身经百战的领兵之人都给难住了。

  当然,这也并不奇怪,自古以来黄河长江皆乃天堑,诸侯割据也大多托此而成,不然的话,华夏乱世也就没那么多的说法了呢。

  这个时候,张伦往李破身边凑了凑,低声道:“总管,末将以为,此时过河尚显仓促,不若稳守渡口与唐军相持,相机挥兵入榆林,先破梁师都,然后沿河而下进兵长安……”

  李破看了看满脸大胡子的张伦,不动声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过后咱们再来分说,此战势在必行,莫要让大家分心。”

  张伦挠着大胡子退了开去,心颇为惴惴,如今他凭龙门城战之功而开府建牙,这可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故事。

  惊喜之下,难免生出些士为知己者死的心思,自从大军汇集而来,张伦便在细思当前战事,颇觉对岸的唐军有秦王李世民坐镇,又有黄河天险为持,急切难攻,不如另辟蹊径以入关。

  今日趁着军议向李破进言,无非是想显示下自己的才能,若能当即得李破赞同,他张伦立即便能在众将之间站稳脚跟,即便不同意……

  好吧,李破的句话,让张伦就不那么确定了,琢磨下就知道自己恐怕是春风得意之下,犯了军大忌了。

  因为他所言的这些,改变的不是战术,而是战略,在这个时候提出来,是分外不合适的,什么叫莫让众人分心?其实指的就是这个了。

  大军云集,众人皆欲战之下,却骤然改变方略,和临阵换将也就没什么分别,同为军前之大忌,按说他可不是个蠢人,这样的错误不会轻易犯下。

  可他职位直不很高,加上立功心切的心态作祟,也就难免有了失措,不大会儿,张伦的场子就悔青了。

  好在他没有声张,不然的话,后果很难预料会怎样。

  半天下来,军议没什么进展,见总管没有款待大家顿的意思,众将纷纷便也告辞离去。

  李破也不急躁,这仗不好打,他心里直也在掂量。

  和之前的战事不同,将要进行的这战当,他没有设下个明确的军事目标给众人,因为大军面对的是黄河天险,过不过的去真就两说着呢。

  其实,在他想来也不算没有目标,最好的结果,他看上的是永丰大仓。

  也就是说,大军即便渡过了黄河,他也不会率军去围攻长安,或是威胁潼关侧后,那纯粹是为王世充在开路,就像当初楚汉争雄般,用上傻力气的人会吃大亏。

  所以说,如果能占了永丰大仓,即便再退后黄河东岸也是值得的。

  就和众人之前所言差不多,他和李渊完全不能相比,李渊南下时是什么景象?李密和王世充正在河南对峙,无心旁顾,现在呢,王世充已经腾出了手,正在窥伺关,没法比啊没法比。

  当然,像当年进攻幽州样,搬空永丰大仓是最好的结果。

  而对低的个目标则是重新占据临河郡,彻底封死唐军进入晋地的通路。

  这个很好办,吕崇茂,王行本两人都是土鸡瓦犬。

  尧君素在的时候,大家可能要顾忌下这人的忠烈之名,不愿染上忠臣碧血,给他留上处地方自生自灭,如今换了王行本,也就没那么多的考量了。

  至于独孤怀恩……瞧他派来的人吧,就知道此人多数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辈,没必要跟这样的人打什么商量。

  当然,两年之接连动用大兵,今年怕是又要勒紧肚皮过日子了。

  如果今年这战不很顺利,回过头来就要好好治理晋地了,以晋地为依托,旁人想要奈何于他,也很不容易,除非河南,河北统,不然的话放谁进来都不怕。

  至于这战打的有没有必要……好吧,这是句废话,若李破认为没必要开战,也就不会在天气未曾转暖之际聚集众军到绛郡了。

  他为什么觉着有必要在此时开战,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来呢,李世民率军袭龙门渡口,让军求战的声音高涨,这会儿李破不会去想,是不是唐军想在黄河西岸重创于他,他想的是士气可用几个字。

  当然,这个理由有点牵强。

  重要的是后面的些原因,路南下与唐军作战,主动进攻的方几乎都是唐军,即便应对的策略再是得当,那种隐隐的压制感也让李破很不舒服。

  这是常年累月手握大权造成的种附带效果,不用细说。

  而这种心思其实不独是他自己,军将领们也是如此,每次跟唐军开战,比对上突厥还要小心几分,束手束脚的样子,让李破也升起了几分警惕之心。

  这显然是种几乎无法用言语表述的心理状态,只有在战场上不断击败唐军,才能得到缓解。

  其实呢,争夺天下在李破这里也不是口头说说就成了,在他看来先要搬开的块儿大石头就是李唐无疑。

  现在是李唐看上去最为脆弱的时候,天知道时日拖延下去,头上戴着幸运光环儿的李家父子能做出什么来。

  就像薛举突然暴毙,薛仁杲这个败家子儿将父亲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家业下就败了个精光样。

  谁知道今年萧铣那里又会出什么岔子,西北李轨还有梁师都会不会相互掐起来?

  显然,此时李破的想法跟去年南下绛郡时所秉持的初衷已经很不样了,他产生了种急迫感。

  没办法,天下形势变化的太快了。

  李密败亡,薛氏覆灭,如此种种,都对他产生了影响。

  他那走步便停下来观望下的策略,正在被急剧变化的天下大势所搅扰,说起来,现在不慌不忙的在经营自家地盘的,恐怕也就剩下了河北的窦建德个。

  李破这里则是接连跟唐军碰撞,都快打出狗脑子来了。

  而李破直所鄙薄的些状况,好像正生在他自己身上,内战的身不由己之处,他终于开始清晰而有真切的体会了个清清楚楚。

  而且,李破最为看重的点则是,每战不是他李破自己在承受压力,唐军肯定也不好受,将李世民大军牵制在黄河西岸,或者击而破之,都将让关形势进步恶化下去……

  当然,他领兵多年,打仗肯定不止是大略上的考量,战术上他也深思过了。

  能比较轻易的渡过黄河进入关的地方其实就那么两处,如今天气寒冷不假,却让龙门渡口更易通行。

  既然已决意开战,两个选择总比只剩下个强嘛。

  而让李破最为笃定的是,对岸的唐军也颇为分散,此战在兵力上再非是敌强我弱的模样了。

  想想当初李元吉率领数万兵马就敢气势汹汹的进攻雁门,李破不觉间也笑了起来,如今李世民来了不用他亲自出手,都弄了个险死还生,哈哈,咱这里也应了那句老话,羽翼渐丰,气候已成啊。

  乱七糟的想着,李破回到了后宅暖阁,脱下外氅给红眼珠儿,坐在榻上喝了两口热茶,虽说脑筋还在不停的转动,可人却已经松弛了下来。

  顺手搂了搂习惯性的靠在他身边的红眼珠儿,李破舒服的叹息声,矫情的在心里道了句,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清闲下来,过过人们常说的倚红偎翠,悠游林下的好日子呢?

  当然,这会儿他肯定是闲不住的,很快,张伦就被人引着来到了李破面前……

  (月票月票,这章有点凌乱,后面的章节阿草要好好想想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1999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