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36章碰瓷

第36章碰瓷

  寒风之中,李破缩在流民营地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后面,又被冻了个脸青唇白。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领下了一个碰瓷儿的任务。。。。。。。。

  这个时候,他的形象也又差不多变回了以前的模样。

  因为他在地上打了许多的滚儿,又用雪水和泥土,将脸弄的肮脏无比。

  不过缩成一团的他,也在不停诅咒着无良的税官,苦中作乐的想着,原来碰瓷这活计这么古老,隋人就开始运用了。。。。。。。

  等了也不知多少时候,李破觉着身上都有点发木了,才听见急促的马蹄声作响。

  他探头瞧了瞧,透过城门甬道,隐约的能看见一些纵马而来的身影。

  碰瓷这活很是需要点技术,但李破还是自信满满,凭他的身手,能够达到税官的要求。

  只是碰瓷的对象,让他有点担心。

  不知什么人,让税官打算有这么下作的手段来对付,估计也不太好惹。

  他现在琢磨的是,来人大怒之下,会不会动刀。

  这个真不好说,在流民营地住了这么久,他怎么会不知道,流民的性命那就不叫性命,地位只要稍微高一些,斩杀上两个流民,估计也不比和良家妇人调笑几句的罪过大上多少。。。。。。。。

  马蹄声越来越清晰,李破眯着眼睛瞅着。

  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影,越瞅越眼熟,尼玛,这不是前些日子从这里经过的那些人吗?

  这些人夹风带雪,收获却也不错,一些剥下来的皮子,都驼在马背上,马侧还挂着些鸟雀,看着着实让人眼馋。

  他们和去的时候差不多,直接进了城门甬道,速度不减的飞驰而过。

  李破安心不少,看这样子就知道,马术还都不错,要是碰到些马术不过关的愣货,别真把他撞出个好歹来。

  李破准备的很充分,在他不远处,一条大狗真趴在那里,呜呜的叫唤,估计和他一样,都被冻的快受不了了。

  这是一个城门小卒的宠物,被他暂借了过来,据说很温顺,不怎么咬人。

  但再温顺的狗,也有着野性。

  算着距离,李破觉着差不多了,将手里已经被纂的硬邦邦的雪团,朝狗扔了过去,正砸在狗脸上。

  那狗哀鸣了一声,接着便大叫了起来,不轻不重的一下,没让大狗有任何的恐惧,却激起了他的凶性。

  马邑的狗其实和马邑的人都一样,野性难除。

  大狗狂吠几声,李破调头就跑,大狗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一人一狗从路旁突然窜出来,横越路面。

  十几个骑士,纵马而过。

  当头的一个眼睁睁看着一人一狗突然出现在面前。

  根本不用他拉缰绳,坐骑已经受了惊,嘶鸣声中,骤然止住,四蹄打滑,在路面划出了几道印子,人立而起。

  好在,骑士确实有着本事,瞬间抱紧马颈,才没被甩出去,屁股去撅起老高,又重重坐回到马背上。

  咚的一声,疼的骑士呲牙咧嘴。

  而当战马人立而起的时候,这位终于被掀下了马鞍子。

  后面的一群人,也是一阵纷乱,呼哨连声,同时,也显出了他们精湛的马术,再没有一个人栽下马来,等战马停下的时候,却已经将路面围了一圈。

  这俨然便是强悍的骑兵技巧,便是李破见到的那些草原部族,相比之下,也要逊色三分。。。。。。。

  同样在地上翻滚而起的李破,见到这一幕,以他对军事的敏感,心中略寒。

  之后的剧本也改了,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便撒腿跑向了流民营地方向。

  而那条发了狂的狗,已然被一支利箭射中,横尸街头了。

  熟悉的弓弦震动声,让李破跑的越发快了。

  身后传来一阵哄笑声,显然是那些家伙正在取消同伴的狼狈。

  而恼羞成怒的骑士,就像方才那条狗一般,被疼痛刺激的凶性大发,不顾同伴的取笑,窜上战马,朝李破便追了上来。

  跑的再快,也快不过人家的四条腿。

  李破心里暗暗叫苦,回头瞄着,瞬间却安心不少,因为那汉子面容虽然扭曲狰狞,但却并没有将腰间的长刀抽出来。

  于是,李破一边跑一边抱紧了脑袋。

  和他料想的差不多,追到他身后,这位便挥舞起了马鞭子,用力的抽下。

  李破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鞭子,反正身上是火辣辣的疼,一股不甘的愤怒,正在心中积聚,他自己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一把夺过对方的鞭子,然后宰了这凶横的家伙。

  而此时,他已经蜷缩成一团,在地上打着滚儿,那骑士也已跳下战马,不停在他身上抽打。

  他的同伴们,也已赶了过来,粗豪的谑笑声,不停的传入李破的耳朵。

  这种景象,李破见过无数次,上等人对下等人的羞辱,从来没变过样子,只是过程或有偏差罢了,只有死亡来临的时候,这些人才会发觉,他们跟其他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死亡面前,才是真正的人人平等。

  让这种人体验死亡的滋味,在李破看来,其实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只是税官的声音,阻止了心中不断泛起的杀机。

  “住手。。。。。。”

  当鞭子不再落下,李破一骨碌爬起来,调头就跑了。

  这里没他什么事情了,他既不会在这里杀人,也没兴趣表现自己的英雄气概,他只是像一只受伤的野兽般,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舔一舔自己的伤口。

  没人在意他,他只是个下贱的流民,比方才那条被射死在路上的狗,也金贵不了多少。

  寒风将话语送进他的耳朵。

  原来税官要管那个领头的年轻骑士叫四哥,年轻骑士却唤税官为三弟。

  还是一家人来的。。。。。。。

  李破渐渐跑远,回头看了一眼,摸了摸脸上的鞭痕,龇牙咧嘴的调头进了流民营地。

  他娘的,这顿鞭子白挨了。

  他没兴趣知道,税官和那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连记仇的心思都很淡。

  因为他知道,世道不管怎么变,其实都差不离。

  就像正在跟人笑着说话的税官,从来不会在意一个小小的流民到底想的什么,而他这里受了委屈,也就只能自己扛着。

  大人物的勾心斗角,离他挺遥远的,他这样的小人物,除了血溅五步之外,对那些人,没有太多的办法。

  既然如此,又值得记恨什么呢?

  也许有一天,这些家伙都得在他脚底下求告哀嚎,但绝对不会是现在。。。。。。。。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1820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