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33章惊吓

第33章惊吓

  “你就是此间。。。。。。。主人?”

  姓白的巡视谨慎的打量着李破,有点狐疑。

  李破扮相可不太好,披散着头发,外袍很大,拖着地,一走路,脚下还趿拉趿拉的有响动,靴子太大嘛。

  而就其本身来说,年纪也太小,就算洗干净了,黝黑的脸上也透着粗犷,完全就是一副马邑最底层的百姓的标准长相。

  人市的人,眼睛都毒,一瞧李破这个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大人物,吃苦受累准少不了他。

  所以,其实他并不认为,上来跟他说话的这个半大娃子,就是这间大屋新的主人。

  屋里的,就是一群流民,他也分外的肯定。

  不过怎么说呢,今年岁末发生在人市上的事情太多了。

  先就是紧挨着人市,建了一座流民营地。

  挨着人市建起来的流民营地,那简直就是挨着犬舍建鸡圈一般。

  他不知道郡太爷是怎么想的,但人市上,卖身的流民渐多,却是不争的事实。

  偷蒙拐骗的事情,也就多了,却不太好管,让他们两个巡市都很为难,索性,流民营地那边不吱声,人市这边也就默许了。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常年身在人市的他而言,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以前住在这间大屋里的张大郎,结交了不少人,在人市势力不小,做流民买卖,也就数他最多。

  这不,报应也就来了,一屋子,十七条人命,稀里糊涂的就都去见了阎王,最后,连屋子都被流民给占了,这不是报应又是什么?

  想到发生不久的命案,白巡市心里就一哆嗦,刚升起的那么点其他心思,也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更让他意外的是,对面穿的不伦不类的半大小子,只是随意的拱了拱手,“小人就是此间主人,不过。。。。。呵呵,只是暂居,您是。。。。。。”

  一听是人市的正管,李破脸上的笑容就更多了几分,立马将人往进让着。

  白巡市犹豫了一下,没动地方,“就站在这里说话吧。。。。。。”

  “这怎么好。。。。。大冷天儿的,屋子里暖和,您快请进。”

  热情的架势,却隐含着一些不容拒绝的强硬,连拉带让的便将万般不情愿的白巡市弄进了屋子。

  后面的汉子们想要跟进来,李破侧着身子一挡,笑问,“您们又是?”

  他们自然不是什么人,只是白巡市拉来壮胆的闲汉罢了,多数都在人市谋生,也想知道知道这间大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巡市想的多,好说话,但这些闲汉们可不管那么多,不管谁家想在人市立足,都是要探探的。

  当先的一个汉子瞪起眼珠子,恶声恶气的道:“爷爷叫什么,也是你能问的?”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推李破。

  李破吃的肚圆,很是懒的动弹,顺手一拨对方的手掌,反手握拳一挥,看上去轻飘飘的,劲道却不大不小。

  那汉子只觉得下巴上咯吱一声,整个脑袋却立马轰然作响。

  众所周知,人的下颌前部,极其脆弱,被击打在这个地方,不需要多大的力量,就能致人昏厥,所以后来的拳击手们,上台对战的时候,都会刻意的保护下颌部分。

  这种人体力学知识,闲汉们怎么会懂?

  这位立马就是头昏眼花,强壮的身体,也是摇摇欲坠。

  李破一把将他扶住,“你看看,你看看,就说这屋子有点邪吧,有些东西,最喜欢你们这些阳气不太旺,却又不小的人了。”

  一边吓唬着人,一边将人往里搀。

  后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来传言汹汹,进这间屋子就有些忐忑,此时却被李破唬的一愣一愣的。

  后面一个,一把抱住了那汉子的腰,往外拖着,一边嚷嚷道:“俺们不进去了,俺们不进去了。”

  一群汉子,鼠窜而去,很不符合马邑的民风。

  李破哐当一声,关上大门,撇了撇嘴,迷信,要不得啊。

  大门一关,又是一个清净世界。

  李破紧了紧袍子,袍子太大,刚才钻进不少风去,让他有点冷。

  白巡市却也打了个哆嗦,关门的声音吓的,李破说的话他也听见了,也顿时心生寒意,再看周围人等,大大小小的一双双眼睛盯着他,好像在琢磨着怎么下嘴,他是只想调头就跑。。。。。。

  李破没给他这个机会,挥了挥手,“吃饱了都回屋儿,李二,去端一碗宝汤过来,给老哥去去寒气。”

  对于人市上的小吏,李破就没以前对着尉迟啊,刘伍长啊,张二啊那么客气了。

  因为他觉着,要在这里立足,震慑住一众宵小,就必须让这些人忘记他流民的身份,别人指望不上,只能靠自己了。

  几乎是一眨眼间,屋子里就不剩什么人了,其他人都迅速的钻回了自己的房间。

  屋堂中间的大桌子,已经被拆了,所幸,还留下几把椅子。

  将心虚气弱的白巡市让到椅子上坐下,李春很快就端来了一碗所谓的宝汤,热气腾腾的一碗羊杂碎。

  经过刚才一番折腾,主人也就像主人了,客人他也必须是客人啊。

  作为一位好客的主人,自然要热情一些,李破劝着,“放心,咱们不做人肉买卖,正经用家里秘方做出来的吃食,最是滋补不过。”

  “这是头锅,新鲜是新鲜,但少了很多滋味儿,等有了老汤做汤底,那就不一样了,您来尝尝,依老哥这岁数,定然见多识广,也给俺们评一评。”

  一句一个老哥叫着,说的又是再平常不过的话,听着就跟个厨子似的,白巡市这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这间屋子里的阴森之气,在他感觉当中,也逐渐消散了许多。

  惊吓过后,又在外面冻了许多时候,他竟然真的有点饿了。

  看着端在手里的一碗吃食,嗅了嗅鼻子,再瞧瞧里面红红白白的东西,他还真认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做的。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1820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