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22章朋友

第22章朋友

  两个和尚来了又走了,连流民营地也没进,只是让这几天的粥稠了些而已。

  变相的证明了,流民营地,是连佛祖的光芒都不愿照耀的黑暗所在,恐怕这里的人死了,也去不了什么西天极乐世界,多数要在地狱里打滚,为自己的贫穷而赎罪。

  安静了几日的李破,终于将目光盯上了近在咫尺的人市。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摆在李破面前的选择并不多。

  而所谓人市,和菜市,马市,肉市什么的差不多。

  只是这里的货物,是活生生的人。

  李破对人市的了解并不多,但也足够了。

  冬天里,马邑北城的人市很萧条,不过,和其他市易所在相反,越是这样的时候,人市里货物的价格越是低廉。

  在那里,可以明目张胆的出售奴隶,而奴隶贸易在马邑也是合法的,开皇年间释放农奴的上谕,并不能彻底改变大隋的社会架构。

  各种各样的奴隶,依旧是大隋各个门阀大族必不可少的补充。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马邑作为边塞大城,都是晋地奴隶的主要交易场所。

  奴隶的来源大多也都是战俘。

  但现在由于大隋和突厥休战多年,奴隶的主体已然发生了变化,失地的农民,马邑城中的贫苦人家等等,都会在人市中出现。

  当然,奴隶贸易只是马邑人市其中的一个职能。

  这里还是马邑主要的人力市场,男男女女都可以在这里登录上自家姓名,专长,以供人牙挑选,受雇去从事各种活计。

  在李破看来,人市和流民营地很相似,都属于马邑城中最为阴暗的角落。

  流民营地在不停的死人,人市中,其实也在不停的死人。

  区别之处在于,流民营地中死的是流民,那边儿死的却是奴隶。

  不过不管是流民还是奴隶,死后都会扔去乱葬岗,不会有别的去处。

  流民营地离人市很近,流民虽然不准入城,却被准许自有出入人市,这种暗示也就不用多说了。

  而人市也必定是三教九流汇聚的地方。

  李破没有轻易进入其中,他只是在人市附近转了转,就有不怀好意的目光盯了过来,没有直接过来打问,估摸着是瞅见了他腰间的短刀。

  不过这也让李破对人市有了初步的印象。

  和他猜想的差不多,这里肯定有着不少人贩子,手下也必定养着不少闲汉,或者高级一些,豢养一些刀客什么的。

  可以认定,这就是一种初级的黑社会群体,扎根底层,却又能和官府勾连在一起,不然的话,这样的生意也做不下去才对。

  和之前不同,李破如今也没太多的打算。

  显然,想要在人市中找个活路,可不像之前贩鱼那么简单了。

  不懂里面的行情,就冒然行事的话,得不到什么好处不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

  当然,若是有其他的办法,李破也绝对不会来人市这里碰运气。。。。。。。

  转了两天,流民营地中火光渐绝,死亡的阴影,再次笼罩在流民营地上空。

  一场小雪过后,死了一个娃子,一个女人。

  到这个时候,其实流民营地中已经看不见老人和太小的孩子了。

  一如李破所想,看见两具尸体运出营地,连李破自己都感觉天气又冷了几分,就不用说其他人了。

  世上有很多人,对死亡都会看淡一些,李破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世上从来不存在视死如归的人物。

  当身边的人陆续死去,对依然活着的人的冲击是无与伦比的。

  就像爆发病疫的地区,后来患病的人死的一般都会比之前的人快上很多,也就是这个道理了,他们的精神实际上已经渐趋崩溃,自然而然死的也就快些。

  而这一天,南边的流民营地一日里,便死了十数人,也证明了这一点。

  李破摸了摸自己凹陷的脸颊,他知道,如果这么下去,自己也会撑不住的。

  所以,他顶着风寒在流民营地边上蹲守了两天,终于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

  两个背柴的汉子,蹒跚的走进城门。

  习惯性的往城门根上瞧了瞧,两个人好像同时松了口气,连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不过他们没高兴多大一会儿,旁边就有可恨的声音传来,“两位哥哥又来了,可让小弟好等。”

  两个人无奈的停下脚步,努力做出愤怒状,其中一个好像牛一样喷吐着白气,“李大郎,俺们不和你打架了,莫要拦路,俺们还要进城。”

  看着就知道,两个人近些时日的日子很不好过,连进城贩柴都有了心理阴影了。

  李破却只当不见,往两个人身前凑着,笑的好像开了花一样。

  “小弟在这里等了几日。。。。。。”

  “俺们的柴不能给你。”

  “小弟想请两位哥哥帮个小忙。”

  “俺们的柴不能给你。”

  说不清楚,李破立马变了脸,晃了晃拳头,凶道:“跟我走一趟,不然的话,把你们两兄弟拖进营地去,扒光衣服扔出城。”

  两个汉子是亲兄弟,子承父业,在山林中讨生活。

  他们和很多北地汉子一样,都长的很强壮,也很粗糙,带有着明显的胡人血统。

  他们脑子不太好用,却都可以说是好的战士。

  大隋的强大,也正源于这些普通而又强悍的北地健勇。

  两兄弟姓史,马邑大姓之一。

  也是当年大将军史万岁领兵拒突厥于马邑的时候,留下来的姓氏。

  两兄弟一个叫史大,一个叫史二。

  此时两兄弟都很愤怒,却也存着畏惧。

  接连被打了两次,两个人都知道,他们不是李破的对手。

  而李破说的过于恶毒,让人发寒之余,史大有点恼羞成怒,不由按住了腰间的刀柄。

  史二冷静一些,一下拉住哥哥,“帮什么忙?俺们兄弟的柴不能给你,再丢了柴,俺们回去没脸见人。”

  见好就收,李破又堆起了笑容,“我不要你们的柴,两位哥哥只需跟小弟走一趟人市,顺便把柴卖了也就是了。”

  “嗯,你们那领头的可说了,咱们以后要常来常往,那也就是朋友了,抢朋友的东西,咱可不干那等事。”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1820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