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20章希望

第20章希望

  于是,在马邑北城城门口,就围上了一圈精壮汉子,叫好声不绝于耳。

  打架对于如今这些北方汉子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因为这本就是华夏历史上,民风最为强悍尚武的一个时期,更何况,这里还是边塞地区,对于这里的成年男人而言,从出生,到长大,若是没挨过父亲的拳脚,没跟人动过手,那根本就不是男人。

  所以,被惊动了的刘伍长,只在门房口探头瞧了瞧,就又缩回了脑袋。

  顺便,一把拉住想要出去瞧个热闹的税官。

  他确实是好意,不管外面那些家伙是在欺负姓李的娃子,还是在跟他逗乐,这个时候,税官这样的人,最好不要露面。

  说不定那些愣头青恼起来,管你什么税官不税官的,照样能揍的你哭爹叫娘,然后来个一哄而散,让你找都不知哪里去找。

  不过,用不了多少时候,声音渐弱。

  不一会儿,木门响了几声,完好无损的李破推门溜了进来。

  还是一样的满脸堆笑,给门房这里撂下些柴禾,出门时,才装作才发现的样子,拽了一把刘伍长,将陶罐故意摇了摇,塞在他怀里。

  道了一声,“您多费心,明日里小人还想带人出城一趟。”

  刘伍长本来有些奇怪,这位怎么就没被那些粗汉揍了,接着又有点不高兴,跟俺拉拉扯扯的,太没规矩。

  不过一听陶罐里那响动,立即心知肚明,不由眯着眼睛笑了,还破例拍了拍李破的肩膀。

  “这事就不用说了。。。。。。。嗯,过两日这儿也就换人了,俺跟他们提提。。。。。。”

  “那可太多谢您了。”

  这就是人情,有来有往。

  对于刘伍长可能只是顺嘴的事,在李破这里却是关乎生死。

  也没回营地叫人,李破连背带拉,带回去了四担柴禾。

  累他的浑身冒虚汗,没办法,肉食吃的太少,又缺少盐分,这些天也冻的不轻,此时跟人打了两场,再干重活,立马就显出了气虚体弱。

  这还得说他底子好,不然早就折腾的病了。

  不过他的心情很不错。

  今天不但活动了筋骨,还得了些好处,可谓大吉大利。

  最终,几条鱼还都给了那些汉子。

  又打输了的两个汉子虽说讪讪的,但其他人却都新高彩烈。

  大冬天的,没什么娱乐,纯把这个当乐了,估计回去之后,两个聚众而来的家伙日子会很不好过。

  但之后恐怕再也不会好意思到城门口找李破的麻烦了。

  回到草屋,李破一屁股坐到炉火旁边,就再不愿动地方了。

  于是便吩咐李春,去叫人到这里来领柴。

  这次弄回来的柴禾颇多,每个草屋弄点,也够他们过上两天暖和日子了。

  李春颇不情愿,李破照着他脑袋扇了他两巴掌。

  他没跟李春解释,要是营地里的人死光了,活下来的人的下场不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而且,打听到其他几个流民营地的情形之后,他很怀疑,马邑官府,就是想让他们这些流民冻死在这个冬天里。

  如此狠毒的用心,平常人自然不会有,但若放在官员身上,李破是一点也不会奇怪。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做不得准儿。

  但事实却已经摆在那里,这样的破草屋,一天两顿稀粥,还圈起来不让动弹。

  北地的冬天,会让一切不认真对待它的生灵付出应有的代价,放在流民身上,就是一条条的人命。

  要是老实呆着,不抢不夺,谁也熬不下去。

  看看现在的情形,冬天还很长,也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大家就都只剩下半口气儿了,这不是故意要人命又是什么呢?

  所以,李破也就简单的认为,活下来的人自然越多越好。

  即便他猜错了,好处也显而易见,如果他和李春谁又病倒了,也有人照顾不是?

  再说,人越多,力量也就越大,争口饭吃也就越容易。

  这些道理,跟李春说不明白,也不用细说。

  就算退一万步,李春也绝对不会明白,眼瞅着人命一个个的消逝,带给活着的人是什么?绝望会死死抓住你的心,一辈子让你难以忘怀。

  于是,这一晚的流民营地中,燃起了点点的火光,烟气很大,味道不提也罢,但就在这烟熏火燎之中,整个营地却透出一种幸福的感觉。

  那一点点的火光,象征着希望,活着的希望。

  这个时候,李破在这小小的流民营地中做到一呼百应了。

  而此时,李破已经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第二天,不管天有多冷,风有多大,李破还是带着人出了城。

  十天一个轮换,李破记得很清楚。

  守城门的,不会都如先前尉迟和刘伍长那么好说话,他和流民都需要积攒一些食物。

  过了三日,城门口如期换了一拨人。

  伍长姓木,一听就是个胡姓,这样古怪的姓氏,一般都是从胡人姓氏中音译而来,也是开皇年间,北地各部曲恢复汉姓的成果。

  这位伍长个子很矮,说话声却很大,据说好酒也好色。

  也许是刘伍长没失言,也许是罗三又打了招呼,反正,这位比刘伍长还要好说话一些。

  年轻的税官也留了下来,看来他在城门口还没呆够。

  之后听人提起,李破才知道,自己还是挺幸运的,因为有这位税官在,郡府巡城的官吏一次也没出现在北城门这里。

  不过,一天晚上,姓木的伍长喝多了,跟年轻的税官干了一架。

  让人诧异的是,税官可不含糊,把粗壮的木伍长狠狠收拾了一顿,接下来一直到轮值结束,木伍长都没再出过门房。

  这给李破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不过他还是愿意跟那些军汉们打交道,像税官这样说话只说三分的人,总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

  不过当时间缓缓进入大业六年十月,李破带人出城打鱼的日子也终于结束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北雄的成绩略显惨淡,阿草的心也是七上八下,收藏不过千余,点击也不过万,很像要仆的样子,阿草的希望在哪里呢?)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1820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