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北雄 > 第17章折腾

第17章折腾

  接下来的日子其实就好过多了。

  天气虽然一天冷似一天,但只要有吃的,有柴取暖,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并不算难。

  流民大营南侧的小茅草屋,也被李春打扫的很是干净。

  这个时候,营地中的流民们也知道了,这里住着两兄弟,不但带刀,而且和城门守卒相识,很是了不得。

  于是,南侧的草屋这里成了一个营地中比较特殊的地方,没人敢过于靠近。

  李春再去打粥的时候,也总是能排在第一个。

  偶尔,施粥的小吏还会给个笑脸儿,顺便加上两勺,塞给他一个面饼什么的。

  可见,阶级这个东西,无处不在,即便是最黑暗的地方,也会分出个三六九等,这就是人性。

  李破此时也就有了空闲,正式开始教李春练刀。

  于是,草屋之外的空地上,不时可以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不停的抽刀劈砍,呼喝连声。

  不过所谓穷文富武,练武之人,自然需要强壮的体魄。

  而流民营地中那点可怜的吃食,并不足以让李破两个任意挥霍。

  所以,不但是李春,即便是李破,也觉得气力渐弱,过上几天,就再不敢于寒风呼啸中冒头了。

  等到罗三当值结束,换了一茬人来守城门,李破不得不又开始琢磨生计问题。

  先是让罗三领着,跟新来的守卒套了套近乎。

  当然,再套近乎,也不可能像是跟罗三相交一般,称兄道弟,只是在人家面前混了个脸熟。

  让新来的伍长知道,流民营地中有这么一位人物,关西人氏,很有些勇力而已。

  其他的也无从谈起。

  人家根本不会跟你这样的流民相交,连客气都谈不上。

  不过这样也足够了,李破保证了他的活动范围。

  从城门口,到人市,李破完全可以通行无忌。

  李破试探着出了一次城门,又绕回来,城门守卒们也只是睁一只眼闭只眼,恍如未见了。。。。。。。

  这让李破很是高兴。

  于是,这一日天气大晴,寒风略止。

  李破带着李春,走出了草屋,径直来到北边城墙跟上。

  像恶霸一样,挨排的踢门。

  将一家一家的流民都叫了出来,目的只有一个,将自家周遭收拾干净,严禁在周遭便溺。

  用了三天的时间,李破不但问清并记住了大部分流民的名字,而且给营地中的流民定下了规矩。

  不准随地便溺,拉尿都要到官府临时挖下的厕地去。

  当然,这可不是李破闲来无事,想要在这里称王称霸,在这样一个临时设立的鬼地方,就算你一呼百应,也没个鸟用。

  因为李破恶名渐彰的缘故,这些流民被狠狠折腾了一番。

  估计在这些流民眼中,李破如今比瘦高个,跛子两个在时,还要可恶几分。

  李破可不管这些,他这么做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

  并非只为了让流民营地变得整洁一些,呆的舒服一些。

  他是为了看看流民营地中都住着些什么人,若是再藏着一两个瘦高个,跛子之类的人物,就算不立即除去,也能多加些防范不是。

  而且,等到折腾了一通,他便找到了两个七八岁的娃子,四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还有两个瘦的脱了形的女人。

  这其实就相当于一次人口普查。

  数了数,营地中有一百二十四人,快要咽气的有七八个,其余都还能勉勉强强苦熬着。

  拜瘦高个和跛子所赐,营地中的人们,从十岁到三十的年龄段上,是一片空白。

  换句话说,老的老小的小。

  而且营地中每天都在死人,如果照这么下去,李破怀疑,到了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营地中还能剩几个人下来?

  据几个城门守卒说,这还算好的呢。

  南城那边也有流民营地,但却是在城外,那里的人更多,足有数百人之众,那里的人死的更多更快。。。。。。

  这是人命贱若草籽的真实写照,李破听到这些,也有些心里发凉,他可不想成为城北乱葬岗中的一员。

  所以,他需要更努力一些。

  城北的流民大多都是马邑郡破产的农户,家中没了成年的男人,不想饿死在家里,只能拖家带口的出来乞讨,不想却被扣在了流民营地之中。

  也就是说,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手中都有着户籍。

  但只要离开了村落辖地,按照隋律,他们也就成了地道的流民。

  。。。。。。。。。。。。。。。

  深冬季节,万物萧条。

  一支小小的队伍稀稀拉拉的出了马邑北城城门。

  跋涉里许,终于来到绕城而过的马邑河边。

  小小的队伍中,李破领头,其他的男人大大小小,还有着两个拖鼻涕的娃子。

  再往远走的话,可能有人便会冻死。

  但好在,马邑河离着马邑城不远。

  其实,所谓的马邑河只是当地人的称呼,由马邑城而得名。

  其实它是桑水的支流,再往北行,或许还会看到苍河的尾巴。

  不过不管是李破,还是其余人等,谁也没那个心情去追根溯源。

  他们都属于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一群人。

  李破能领他们出城,可着实费了不少力气。

  他不但要像城门守卒保证,稍晚的时候,这些人要一个不落的带回去,还要让城门守卒,将这些人的家小一个个登录在册,留了一家家的人质在城里,才能带着这些人出城而来。

  于是,这一天的河面之上,便砸开了大大小小的窟窿。

  这是为了生存奔忙,即便再苦再累,这些流民也是兴高采烈。

  砸冰取鱼,并非是李破独创。

  聪明的劳动人民,早就知道,冬天的河鱼最是好抓。

  但别说他们不能出城,就算是出了城,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马邑城下凿冰抓鱼。

  因为按照大隋的律法,渔猎耕种都有着严格的划分。

  平常人等,上山打猎,下河捉鱼,没人看见也就罢了,一旦有人告发,结果会很不美妙。。。。。。。。。

  但李破领着人就这么做了,因为他想把这个冬天过好。

  他不但要为生计考虑,也要为明春上籍之事,做些准备。。。。。。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eixiong/1820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