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年会刚结束

年会刚结束

  大都督?乐晨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名字,刘宗敏?!

  按照历史记载,李闯进北京的时候刘宗敏正是被封为左都督,这个人,史上褒贬不一,作为正面人物出现的他,是李闯的左膀右臂,文韬武略,百胜将军,而比较写实的史书里,他则是进北京后李闯集团迅速衰败的主要人物,进了北京后,他便开始对本已经投降的大明官员进行残酷的镇压,也很快引发了士卒有样学样对平民的烧杀抢掠,而且传说刘宗敏好色如命,陈圆圆便是被他强掠入府,就算被砍去了一臂的长平公主,也被他接去自己府中“养伤.”,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至于民间美貌女子被他见到,下场也可想而知。

  乐晨心思电转,却早已经操纵着那头目在前,他和蔡铁军几人在后,单膝跪拜:“参见大都督!”但是,乐晨心知今日只怕不能善了,毕竟见到这大都督该如何对答,该如何称呼行礼,自己委实一窍不通。

  “你们这里面,好像有名女子?”那小白脸将官目光却是锐利,盯在了陈圆圆身上。

  乐晨立时知道不好,猛地一咬牙,凝目向那大都督看去,但不出所料,大都督身子一震,但须臾便满脸怒气:“贼子尔敢!”

  乐晨已经纵身而起,匹练般刀光一闪,佩刀向那大都督脖颈劈去。大都督冷冷一笑,手中长剑如电,点向乐晨刀锋,嘴里喝道:“鼠辈受死!”这一声大吼便如霹雳一般,统领千军万马的气势,煞气冲天而起,便是神佛也要退让!不知多少勇者在他气势下便腿软筋酥,乖乖受死。

  却不想,刀剑相碰,大都督便觉得手上一麻,便好似被雷电击中一般,长剑脱手飞出,而那闪电般的匹练毫无阻滞的劈在他的脖颈上,“嘭”,血雾迸发中一颗头颅腾空,头颅上,他的双目兀自带着震惊之色。

  一招秒杀!

  啊?他身周的卫士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征战天下百战百胜,站神般不可战胜的大都督,就这样一合不到,就被人取了首级?

  就在他们还没从震惊中清醒的时候,蔡铁军已经持着水火棍卷入了人群,他便如狼入羊群,水火棍抡的呜呜作响,嘭嘭声中,骑手们纷纷惨叫落马。

  张雷拉着陈圆圆连连后退,他手中刀横在胸前,腿却在打颤,更集中精神想催眠敌人一二,却不想,便是最惊慌失措已经意志薄弱到极点的骑手,那也是刀山血海过来的,他又不是什么都布置好的情况下人家乖乖任由他使用催眠器具,以他微末的本事,又哪里能影响这些士兵意志力的分毫?

  幸好,这百余骑已经被乐晨、蔡铁军两条饿虎冲击的七零八落,根本无人顾及来取他性命。

  尤其是乐晨,手中佩刀如电,刀光一闪,便收割一条性命,其冷酷令远远看着他身影的张雷不禁打了个寒战。

  终于,被突如其来的杀戮搞得措手不及的骑手渐渐反应过来,有人已经取下马头挂的号角,又有几骑四散逃散。

  “扑”,正欲吹响号角的骑手胸前白光闪过,多了一条尺许长的伤口,鲜血喷出,眼前,是那持刀恶魔冰寒的目光,他惨呼一声,跌落下马。

  “快走!”乐晨低喝一声,阻止了正欲追击逃散骑兵的蔡铁军。

  几人都不会骑马,当下快步向南门行去,黯淡月光下的北京城,此时已经警报声、呼喝声四起,渐渐沸腾起来。

  城守处,火把通明,一队甲胄鲜明的士兵已经列成长枪队严阵以待,显然,城里的变故惊动了他们。

  “什么人?”持刀小校快走几步,拦在了乐晨几人面前。

  乐晨从怀里摸出一个物件,对持刀小校赔笑道:“大学士紧急军令,还请方便一二。”闯王阵营大学士自然便是牛金星,不管正史野史都评此人心胸狭隘善于弄权,借他的名头行事更容易令李闯部下忌惮。

  那小校见了乐晨手中物件,立时神色一肃,接了物件,转身快跑几步,到了那策马扬鞭的将领面前,小声禀告。

  那将领低头看了物件一眼,脸上却露出狐疑之色。

  乐晨心中一沉,虽然这乌木护身符经过简单加持可以暂时迷惑普通人的神智,令他们看起来这就是大学士牛金星的信物。但自己几人来的确实蹊跷,这位城卫将领看起来可没那么好骗。

  “你过来!”将领对乐晨招手。

  乐晨这才松了口气,急忙作出恭谨神态,快走几步,到了将军马前。

  “你们几人是大学士的亲随?”将领上下打量着乐晨。

  乐晨便凑前几步,低语起来,看起来,是涉及大学士隐私,不想被旁人听到。

  那将领眼神却渐渐迷茫起来,突然转身做个手势,喝令:“开城门!”

  在这里他便是绝对权威,小校们立时便去落门柱,但是城门何其厚重,城门的落闩又是何其沉重,在小校们嘿呦嘿呦的声音中,那比人腰还粗的几个门闩被慢慢绞起。

  听着渐渐沸腾起来的北京城,蔡铁军和张雷都是脸色凝重,虽然短时间还不会有李闯将领猜测到大都督被杀是有人要夺门出城,但毫无疑问,城中一乱,最先被严令下来的定然是城门的警备。

  陈圆圆脸色苍白,双手在袖中用力绞成一团,在这城门前的一刻,真是度日如年。

  城门终于轰隆隆洞开,几人匆匆向外走,乐晨甚至还和那将领低声寒暄了一番,这一幕把张雷急的,恨不得抱起这小祖宗走。

  四人出了城门,夜黑星稀,眼见离开了城上守军视线,蔡铁军二话不说,便弓腰背上了陈圆圆,陈圆圆惊呼一声,便也听之由之,她的脚,实在已经疼得厉害。

  乐晨在前,三人迅速离开大道进入了庄稼地,前行了一阵,乐晨停下脚步,“张雷,布置下,掩藏咱们的踪迹,那人该醒悟过来了!”

  这个张雷,有些小本事,可以通过器具用些小小障眼法,在畈城时乐晨就见识到了,要说布置阵法掩人耳目乐晨的手段不知道比张雷高明多少倍,但乐晨现今手上却没合适的器皿。

  而这障眼法对张雷却是保命之法,他和自己在一起,肯定贴身带了相应的器具,在吴三桂的府邸换下人衣服时便见到他身上掏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

  见乐晨神色凝重,张雷也不敢多废话,从怀里摸出些黑乎乎的石头,便在几人四周布置起来。

  ……………………………………………………………………………………………………………………………………………………………………

  明天就上上架了,忐忑……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3392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