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十七章 喜事

第十七章 喜事

  沈丽丹突然瞥到乐晨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心里一惊,忙闭了嘴。

  乐晨打量了沈丽丹几眼,说道:“说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你应该知道,我正好手头也缺钱,不过话说前面,做生意我可不在行。”

  沈丽丹讪讪一笑,说:“是有点事想请弟弟指点姐姐迷津。”对于乐晨看破自己心思,沈丽丹也不在意,在这个奇异少年面前,也没什么丢脸不丢脸的,就好像自己赤条条的,早被他看了个通透。

  乐晨拿了易拉罐饮料,嗞嗞的吸。

  “过几天你跟我去市里吧,我带你去见一些人,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大概下周三吧,到时我来接你。”沈丽丹笑孜孜的说。

  “要旷课?”乐晨皱了皱眉,但随即点头。

  沈丽丹见他答应,心下一喜,有这个少年在身边帮自己,这次国债期货交易自己肯定收获颇丰。

  国债期货是92年从上交所开始推出的期货合约,到现在全国有十几个交易所可以进行国债期货交易,畈城所属的南江市作为改革开放前沿一线城市,在股票期货市场自然也走在了前列。

  沈丽丹还在南方特区的时候,就买了点代号三二七的国债期货产品,也就是1992年发行今天六月份到期的国库券期货,开始沈丽丹也没太放在心上,但现在,因为国家新政策对国债利息补贴进行了新的规定,所以现在涨的势头还不错,发行时一百元的国库券,现在市场价格在一百四十七到一百四十八之间波动,当然,这两年通货膨胀率很高,如果是单纯的国库券市场来说,从92年到今年三年时间涨了百分之五十,投资角度的话,也不算收获多么丰富,毕竟现今就算国有银行利率,大额五年死期的话,每年利率也能接近百分之十。

  不过昨天的时候,沈丽丹接到南方一位老朋友的电话,说是这两天三二七会有大的波动,叫沈丽丹尽快将手里的单平仓,又说这个机会难得,他呢,认识南江的一个大户,门路通天,是真正庄家的外围,他已经跟那个大户打过招呼了,叫那个大户带带沈丽丹。

  老朋友更语重心长的说,这是个千载难得的机会,一定要把握好,不然就算你忙个十年八年,也未必有这一票赚的多,毕竟你还算不上真正的有钱人,这才是真正赚第一桶金的机会,你就是借也好,怎么都好,把保证金一定要准备足了,准备大战一场。

  虽然这个消息令沈丽丹很激动,但从骨子里,她并不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不然也不会回到畈城这个小县城开KTV了,可那位老朋友,也可以说是她的恩师,一直对她照顾有加,对于她离开南方特区回家乡发展更是惋惜不已,她恩师身份崇高,能叫他打这个电话,那说明这绝对是次难得的机会,如果不把握住,也太可惜了。

  思来想去,沈丽丹觉得还是要参与进去,但这是一次压上自己身家性命的赌博,如果乐晨肯帮自己,那么最起码,自己应该不会输的太惨。

  这也是沈丽丹虽然心下畏惧乐晨但还是硬着头皮来见乐晨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现今见乐晨愿意跟自己去市里,沈丽丹的心总算安稳了一些。

  “不过大体上是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好早作准备。”乐晨很谨慎,他也清楚知道,沈丽丹的事情不会很简单。

  沈丽丹点点头,便细声慢语的跟乐晨讲解开来。

  ……

  平房小院里,传来阵阵欢喜的叫声,令左邻右舍都不禁暗暗猜想,这老陈家到底怎么了?自从陈老太的女儿女婿过世后,他家一直惨云愁雾,今天有啥大喜事儿了?

  东屋里,看着姥姥穿着套深色梅花扣的新衣服,乐晨笑道:“谁说这色嫩啊,正适合您,看看,多威严,跟红楼梦里老祖宗似的。”

  乐晨今天给姥姥还有孩子们每人买了套新衣服,不说孩子们,就是姥姥都好些年没穿过崭新崭新的成衣了,所以姥姥虽然一直说“这孩子,乱花钱”,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看她笑得舒展开的脸上皱纹就知道了。

  大舅也穿了套新衣服,是套灰色西装,虽然他穿起来有点土气,但人靠衣妆,他跟以前的精气神也明显不一样了,这时笑着说:“晨晨,你不会又中奖了吧?”

  他随口开玩笑,可姥姥却是听者有心,关切的看过来,虽然晨晨不是那不靠谱的孩子,但可真不知道他买新衣服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乐晨含含糊糊的正想拿早想好的说辞遮掩过去,门帘一挑,却是穿着漂亮蓝裙子的来喜儿走了进来,村里的孩子都喊她傻姑,却不想现今打扮起来,虽然谈不上多俊秀,但也是个挺斯文白净的小姑娘,只是虽然以前经常挂在鼻子上的鼻涕没了,但眼神却痴痴呆呆的,可是目光落在乐晨身上时,明显起了些变化,多了几分亲近,她慢悠悠走到乐晨面前,拉着乐晨衣袖,结结巴巴的说:“舅,舅舅……”

  此言一出,姥姥和大舅都呆住了,傻姑可是几乎从来不说话,今儿这是怎么了?

  大舅陈大柱突然又一激灵,喊道:“妈,你还记得吗?以前****在的时候,来喜儿小时候,****开玩笑叫来喜儿喊她妈,喊晨晨舅舅。”

  啊?姥姥也想起来了,想到女儿心中一痛,随即盯着来喜儿,诧异的说不出话,难道说,这小丫头突然记事儿了?这怎么可能?她不是个傻子吗?

  乐晨怔了一会儿,随即拉着来喜儿向外走,说:“我看看她怎么回事。”心里知道,这些年的药浴艾灸终于有了些效果,莫怪自己最近这一两个月推衍能力越来越强,可能和这些孩子的身体状况也有关系吧。

  堂屋里,一袭乳黄连衣裙清秀可人的黛儿正小心翼翼抚平裙角的一丝褶皱,她本来想收拾利落就进屋给少爷看自己的新衣服漂亮不漂亮,谁知道乐晨突然走出来,她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赶紧站好。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