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三十一章 出路

第三十一章 出路

  “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你想没想过以后做什么?”高令伟说这话的时候刚刚开饭不久,邱淑芳正把一箸白嫩鱼肉送到乐晨的饭碗,听到高令伟的话邱淑芳瞪起了眼睛:“你等孩子吃完再说啊?!现在说这个干什么?饭都吃不好。”又柔声对乐晨说:“晨晨,先吃饭,别理你高哥。”

  乐晨却是心里一动,不假思索的说:“反正我的成绩是考不上大学的,复读也考不上,浪费时间而已,毕业后我准备去市里打工,闯荡闯荡。”他一直便和普通人追求的生活不同,钱财权势,便如浮云,根本勾不起他的兴趣,现在更是衣食无忧,姥姥一家人也都会有妥善的安置,尤其在和沈丽丹经历了种种后他心里更有了些明悟,也渐渐有了自己追求的目标。

  前阵子他看了部电影,叫做《顽主》,里面几名主要演员开了家三T公司,“替人排忧、替人解难、替人受过”。这是一部颇具讽刺性的喜剧电影,以黑色幽默的形式展现人性百态。

  乐晨也准备开一家为人排忧解难的公司,当然,和电影里不同,乐晨脑海里构筑的这家公司一定程度上可能更贴近私家侦探性质,为值得帮助的人提供帮助,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行善积德。

  更别说,压在心底最深处的还有父母的死因,他知道,现在自己的力量很微弱,也很难查清楚这些事,贸贸然出手更容易打草惊蛇,先开一家这种侦探公司未时不是一种历练。

  自己虽然有些小本事,但世间事不出平衡二字,乐晨才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天地之大,只有他才有为人所不能的奇异能力。

  所以,出去闯荡,乃至查清父母的死因,就更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但高令伟可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听他这话眼睛立刻瞪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别看社会上是有一些人没上过什么学也取得了成功,但那是大多数没成功的人里极小极小的一部分,对咱们这些普通人来说,上大学学习,有了一技之长才是获得成功的基本条件,你现在去市里打工,除了卖劳力还能做什么?”

  听了乐晨的话邱淑芳也眼神一黯,显然觉得晨晨太过可怜,想到眼前孩子那没有任何未来的后半生,她黯然神伤。

  高令伟轻轻叹口气,语气缓和下来:“这样吧,我帮你想了个辙,我有个朋友,现在在南江体大工作,是南江体大击剑队的总教练。他姓葛,我前几天和你这个葛伯伯通过电话,他说行,可以特招你进去,但高考成绩不能太寒碜……”

  “我去练击剑?要参加全运会什么的吗?”乐晨呆了呆,心说自己好好练练,以后保准能把奥运金牌摘了,可这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事。

  “你想什么呢?人家那苗子都是从七八岁就选进队的……”高令伟苦笑,说:“你就是去滥竽充数,在体院上几年后毕业,将来回来畈城做个体育老师,也算个正当职业。”

  说着话,高令伟拿出一个信封,里面鼓囊囊的,一看就是装的人民币。

  “这些钱你拿去给姥姥当生活费,这段时间不要去卖桃了,抓紧时间学习,以后你上大学的费用我也全负担,姥姥那儿我照看着,你不要有后顾之忧,我知道你挺聪明的,但这些年……”说着话高令伟叹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乐晨看着鼓囊囊的信封怔了下,这里面怕也有一两千块钱,他知道这些钱对高令伟意味着什么,高哥家里同样过的很困难,有四个老人都需要他赡养,老家更有一堆穷亲戚需要他帮衬。

  所以,以前高令伟时常去姥姥那边接济,姥姥都是拼命推辞,但饶是如此,高哥也帮了自己家里很多,不然这些年怕是姥姥和自己再吃苦,也捱不下来,最起码,自己辍学是一定的了。

  现在高哥家里又出了事儿,嫂子下岗了,高哥手头有多拮据可想而知,但他还是想办法给自己凑一笔钱叫自己安心学习,更莫说,以后负担自己上大学的费用的话,那对高哥和嫂子来说,真的就是背上了一座沉甸甸的大山了,会压得他俩气都喘不过来。

  看着这个信封,乐晨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眼前有些模糊,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不轻弹罢了。

  “哥……”乐晨垂下头,拼命压抑着即将喷涌而出的情绪。

  “晨晨,你就听你哥的吧,将来大学毕业有个稳定工作,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邱淑芳在旁边轻声安慰他。

  好一会儿,乐晨慢慢抬起头,说:“哥,嫂子,大学我去上,你们放心吧。”

  高令伟和邱淑芳立时都松了口气,这孩子性格倔强的很,昨晚两人商量好久怎么跟他说,就怕他不答应,却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好像这孩子转性了?

  高令伟满意的点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这段时间,搬家里来住吧,你嫂子都把房间给你收拾好了,这里安静,你可以静下心学习,桃园那边桃子我都想法给你卖了,桃园就不用人看着了,再叫你嫂子多去姥姥那儿照看下,一切为你的高考让路。”

  乐晨听了一呆,桃园的桃子乐晨已经不准备卖了,那些外围的红果准备摘下来给包括高哥在内的家里人分分,至于阵眼中间的青果,乐晨也自有打算,正准备等几天就去采摘呢。

  好似怕乐晨有心理压力,高令伟继续道:“反正你嫂子下岗了,最近也没事情做,多去姥姥那儿散散心也好。”

  乐晨不由看向邱淑芳。

  “我没事,线毯厂卖给私人了,你别管了,等你上了大学,回头嫂子也做小买卖去,没准是好事呢,说不定哪天就赚大钱!”邱淑芳勉强的笑着,但实际上,对于她这种没什么学历又没什么闯劲的小家碧玉来说,下岗无异于塌了天,只是她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

  ……………………………………………………………………………

  周一,求推荐票!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