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十三章 惊变 (上)

第十三章 惊变 (上)

  第二天早上起来,乐晨兀自觉得腰酸背疼,勉强打起精神服用了一粒自己调配的养神丹,也没敢去家里吃早餐,免得被姥姥看到自己难看的脸色担心,直接从果园便走了,在去学校的路上把纸人撕的粉碎,扔进了垃圾桶。

  整整一天乐晨都脑袋嗡嗡的,根本听不到讲台上老师在说什么,当然,就算清醒的时候,他一样感觉在听天书,虽然上了文科班,但数学、外语、政治这几科,乐晨都不大感兴趣,摸底考试这几科通常在二三十分左右,这还要感谢现今的考试越来越多的伟大的选择题。

  同桌死党大志,偷偷问乐晨昨晚是不是看***看多了挨了乐晨一脚后,便笑嘻嘻的不再打扰乐晨,而是专心做起了“护花使者”,帮乐晨记笔记划重点,他学习比乐晨要好许多,是很有希望考上本科大学的。

  虽然他和乐晨开着色色的玩笑,其实心里却是叹气,想来这个好友昨天又通宵干农活了吧。

  从小到大,大志就服乐晨,小时候,乐晨是孩子王,大志便对他很服气,而上初中后,乐晨挑起了家里的重担,就更令大志从心里钦佩了。大志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死党是怎么接受的这种生活里的巨大转变,他只知道,要是换了自己,可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更别说挑起整个家了,自己这个死党,那种性子,真的便如铁打的一般,让人不服都不行,不怪还有不错的女生注意他了。

  下午第四节课下课,乐晨跟大志说了一声,叫他帮自己请假,自己有点难受,晚自习不来了。

  骑车刚刚出校园,迎面一辆红色轿车驶过来,正是沈丽丹的车。

  又是按照惯例把自行车塞到了车的后备箱,乐晨上车。

  看到乐晨苍白的脸色沈丽丹吃了一惊,“怎么了?生病了?”昨天晚上分手还是特别生龙活虎的一个少年呢。

  乐晨摇摇头:“没事。”

  沈丽丹轻轻叹口气,伸手从精巧手提包里摸出一个汉显bp机塞给乐晨,说:“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在畈城做不下去那我就离开好了,谢谢你这段时间的帮忙,今天晚上的饭局,我有预感,我会和刘志生发生冲突,所以,就这样吧,bp机你拿着,以后我想找你也找得到,虽然……,虽然你挺叫人害怕的,但是要说从今天以后就见不到你了,我还是感觉有点遗憾,或许,是因为看不懂你吧,以后也会想你的……”既然下定决心要离开畈城了,一些话她就不再避忌,内心的一些真实感受也说了出来。

  “你别气我了!”乐晨却被她这番话搞的郁闷无比,自己要死要活的施展禁术,甚至伤了根本,为了什么?这厮却要打退堂鼓了,简直忒也气人。

  以前乐晨喜怒不形于色,很多事都喜欢藏在心里,可是在这个女贵人面前,却不知道怎么的渐渐有了少年该有的生机,也会郁闷,也会高兴。

  “我怎么叫气你呢?真是好心当驴肝肺!”沈丽丹立时一肚子火,心里多少有些不舍好心好意来告个别,却被他这个态度应付,还不如直接消失掉呢,来见他干嘛?!

  乐晨掐指盘算了一会儿,“我说了会帮你解决就一定能帮你解决!今晚之后,他不会再是你的麻烦了。”最近这段时间,他的念头通达了许多,只是现在全身虚弱,说话也微弱无力,病怏怏的,说出话来叫人听着也没有一点信服力。

  沈丽丹没注意乐晨的动作,苦笑一声:“好吧,我知道了。”今晚又要去陪那刘志生吃饭,而且听中间人的口气,刘志生可是极为不耐烦了,今晚再不给他答复怕他就要翻脸了。

  但是看乐晨脸色苍白的虚弱样子,沈丽丹心里叹口气,算了,今天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他已经帮了自己很多了,走之前就留个美好的回忆吧,他装神弄鬼的事情,不管是怎么办到的,又何必给他说破呢?

  “不管怎么说,认识你,我很开心!”沈丽丹侧头深深凝视了乐晨一眼,凄然笑了笑。

  乐晨将BP机扔还给她,闭起了眼睛,实在没力气说话,更不知道沈丽丹此时心里思潮起伏,万般思绪萦绕,真正是柔肠百结之时。

  ……

  同样是曾经和乐晨吃饭的锦园大酒店的包房,富丽堂皇,但在沈丽丹的眼里,世界却是那么的不同,现在的这间包房,灰暗压抑,令人感觉透不过气来。

  刘志生还没有来,只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徐星汉大队长在,沈丽丹沉着脸坐到了一旁,今天已经决心和刘志生破脸,对徐星汉,那也不必太客气。

  徐星汉蹙着眉头心里有些许无奈,其实他并不爱掺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他和刘志生是正八经的亲戚,他应该称呼刘志生为表舅,一直以来,有什么跑腿的事情,都是他给刘志生去办,现今虽然心下厌烦,更有些鄙夷自己那应该称为表舅的刘副县长,可这位表舅给打了电话,他该来还是要来。

  瞥了沈丽丹一眼,看她黑裙美腿,坐在那里娇俏性感的曲线,徐星汉心里也轻轻叹口气,也许,这也怪不得表舅?有几个男人在她面前能把持得住?

  也不怪表舅这个大忙人,这几天却天天有时间和她交际。

  不过今天的情况却有些反常,西洋钟滴答滴答的走着,已经过了约定时间半个多小时,也不见刘志生的人影。

  沈丽丹突然站了起来,冷着脸说:“我就不等了!你转告刘志生,和他吃饭,我只觉得恶心,没别的感觉!”本来这几天要陪那秃头吃饭憋了一肚子火,今天是想当面甩刘志生几句出出恶气,既然一直等他不来,那也不用等了。

  听沈丽丹尖锐的言辞徐星汉一呆,愕然看着沈丽丹,怎么也没想到这女人能冒出这么几句狠话。

  愣神之余,徐星汉心下却不由对这女人有了一丝敬佩,毕竟,能抵抗权力的女人太少了,尤其是生意场上的美女。这位徐总,原来是个烈性,自己以前却是误会了她。

  “沈总,您再坐一会儿吧,这话我,我没法帮您转……”徐星汉这次用“您”来称呼沈丽丹,却是多了几分尊重,以前只是在表舅面前应付事儿而已。

  说着话,徐星汉对外面喊:“服务员,上茶!”

  沈丽丹咬了咬嘴唇,便又坐了下来,确实,当面说清楚的好,要让那老色鬼尝尝自己的厉害,也看到自己的决心,他才不会再纠缠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服务员已经换过两次热茶了,徐星汉看了看表,终于坐不住了,起身说:“我去打个电话,沈总,您稍候。”

  沈丽丹面无表情的点头,但说实话,对这位徐队长,沈丽丹的印象不是太坏。虽然他很严肃,也是很专横的一个人,但看得出,他和刘志生并不是一类人。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