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二十七章 买定离手 (十)

第二十七章 买定离手 (十)

  “这是真的吗?”她虚弱无力的看向乐晨,眼前,是乐晨微笑的面容。

  “这不可能……”丁向东喃喃着,一瞬间他仿佛苍老了许多,头发好像都突然变得没了光泽。今天收盘价以151.30元计算,那么结算之后,他两个账户6万口空单,三千万的投资,损失却超过了一千五百万!

  这对于他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毕竟,这些钱也大多是他融资而来。

  莫说是他,就算唐家的飞跃集团,如果一单生意损失过千万,那也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而大伤元气。

  而且,这还仅仅是个开始而已,他能想象到,空头主力溃败,明天多头必然乘胜追击,将空头一举绞杀,明天之后,他这三千万还能剩多少只能听天由命。

  “你笑得这么开心做什么?!”唐二公子打电话确认了这一噩耗后,眼睛都红了,对着乐晨大吼。

  他家里有兄弟姐妹五人,虽然表明看起来其乐融融,但实则暗流涌动,竞争的极为激烈,虽然他得父亲偏爱,但想成为名正言顺的接班人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所以,他才出来创业,能否成功可以说是他的炼金石。

  本次做空三二七,唐二公子视作向父亲证明自己的一个好机会,更通过家族的关系融资,总共做了三万口空单,一千五百万的投资却几乎赔进去了一半,现在他几乎能想象,他父亲会是怎样的神情,而他那大哥又会在他惯有的宽厚笑容面具下,和父亲说些什么。

  所以,当意识到沈丽丹是这里唯一的赢家,偏偏沈丽丹又是“听信”了那毛孩子的建议后,唐二公子对着乐晨爆发了,实则,他也是崩溃了,乐晨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但看在他眼里,这个毛孩子却正一脸讥笑的看着自己。

  很多人此刻看向沈丽丹和乐晨,心里都是异常的复杂,尤其是,刚刚经历了以轻蔑的心态看这个漂亮女人,可一转眼,就被上了一辈子最刻骨铭心的一课,让人在短短几分钟内,体会什么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痛苦教训,而且,是在一场噩梦中得来的教训。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太多人经历了地狱天堂、天堂地狱之间戏剧性的转变,太多人的命运发生了变化,影响之巨,二十多年后人们还会惊奇的发现今天这场巨变带来的蝴蝶效应。

  “我不活了!”失魂落魄的陈总突然站起身,冲向了落地窗。

  众人惊叫,落地窗那脆弱的大幅玻璃,看起来根本不可能阻止住陈总吨位极重的身躯,眼见惨绝人寰的一幕就要在眼前发生。

  旁边黑影一闪,却见一条人影后发先至,极快的和陈总撞在一起,两人一起稳稳落地。

  “死解决不了问题!”乐晨怒喝了一声,这正是当头棒喝的狮子吼。

  陈总就觉脑子嗡的一声,那种种负面情绪好像在这一瞬都消失不见,但转瞬却是巨大的悲哀涌上心头,不知道被谁拉了一把,他瘫软在地上,也失去了死亡的勇气,突然间,他嚎啕大哭。

  乐晨静静看着他,父母刚刚去世时,面对突然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自己要辍学去做农活,自己也曾经和这个人一样,心里冒出过轻生的念头。

  但是,很快自己就明白,这个念头是多么的懦弱,有时候,活下去,才是真的坚韧。

  失魂落魄的丁向东,终于看向了乐晨,目光落在了这个他一直根本没正眼看过一眼的少年身上,“你到底是什么人?”苦涩的语气,这几个字说得异常艰辛。

  丁向东才不相信什么预感不预感的呢,懂风水通八卦?扯淡!算命要能算得清股市期货市场,那些算命先生早发财了!这个少年,看来背景深的可怕,所以,他才从开始就知道,这场金融战争,结果早已经注定。

  至于沈丽丹,看她今天一天或喜或悲的表现,反而不是真正的知情人。

  “我们走吧。”乐晨放开了那胖子,对沈丽丹说。

  在这种氛围中,作为唯一的赢家,沈丽丹早就如芒在背,忙站起身,对丁向东道:“丁总,我和乐晨先走了。”

  丁向东沉默,不语。

  曹柯文也急忙起身,走到丁向东身边低语了几句,告辞而出,他其实也算是赢家,不过实际上他输也好赢也好,好像都游离在这个圈子之外,没人将他看成真正的玩家。

  “沈小姐,乐兄弟!”曹柯文快步追上了沈丽丹和乐晨,递给两人名片,说:“我们以后常联系,过几天吧,我做东,请沈小姐和乐兄弟吃饭。”看向乐晨的眼神中,曹柯文有一丝感激,如果没有乐晨,今天他一定已经负债累累。

  “好啊!”沈丽丹笑靥如花,能认识银行界的实权人物,对她事业的帮助极为有利。

  不过她笑容多少有些勉强,虽然今天打了一个大大的胜仗,短短时间,更是赚到了她几乎梦想不到的一个天文数字,但大户室内那些输家疯狂的举动却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她,令她心情沉重,好似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曹柯文同样如是,所以虽然他对乐晨特别好奇,特别想结交沈丽丹和乐晨,但此刻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约定几天后见面,现在的他,就想快点回家,泡上个热水澡美美睡上一觉,也思索一下,人生到底是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