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二十四章 买定离手(七)

第二十四章 买定离手(七)

  “不急,再等等。”乐晨摆了摆手。

  沈丽丹现今已经对乐晨信服的五体投地,乐晨怎么说便怎么是。

  沈丽丹欢欣鼓舞,大户室内其他人却是愁云惨雾,还没来得及反应,三二七的成交价已经涨到了149,现今如果跟曹柯文学,平仓的话,那可一个个损失惨重,谁也不舍得,而且就算现在平仓,如果价格又随之回落呢?这可就真正成了杀跌追高了,这些人都是老手,不会犯这种糊涂。

  大家只有眼睁睁看着电子屏,希望它的价格能回落,值得庆幸的是,三二七涨到149后便开始在这个价位震荡,一会儿跳到148.90,一会儿涨到149.10,显然,空头一方已经开始反攻,力图将劣势扭转。

  大家这才微微放心,有一位年纪偏长的老者已经拿出手帕连连擦汗,如果不是局势暂时得到控制,三二七价格一路向上的话,只怕会刺激的老者心脏病发作。

  但是好景不长,僵持没多长时间,陆陆续续出现了多头买空的大单,当三二七的价格勉力跳到149.30时,突然便如脱缰的野马,一路向上,中午收盘时,三二七的价位已经高达150.40元。

  沈丽丹现今也看出门道来了,没有再急着想平仓。

  中午大家还是在大户室里吃的盒饭,可早没了昨天的欢声笑语,人人脸色凝重,沉默不语。

  曹柯文坐在了乐晨身边,更给了乐晨一个感激的眼神,只是现在的气氛,他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他早晨平仓时赔了些钱,但现在三二七从他入仓的148.90涨到了150.40,不但补上了亏空,又大大赚了一笔,如何不感激乐晨?

  也有人这时不得不正眼打量乐晨了,心里琢磨,这个家伙还真有点邪门,他是怎么估计到今天是多头占优呢?

  吃过盒饭丁向东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却是面色如常,别人看不出什么端倪。

  下午开盘后,多头空头厮杀更为激烈,但三二七的价位总体上是往上扬的,跌跌撞撞的,慢慢爬上了151元。

  沈丽丹和曹柯文此时都没有了平仓的念头,看这态势,空头损失惨重,只怕今天之后就会弹尽粮绝,多头大获全胜,明天肯定乘胜追击,还不定涨到什么价位呢,现在还远远没有到最高点。

  墙上石英钟滴答滴答走着,眼看还有十来分钟就到了今天的收盘时间。

  三二七的价格已经涨到了151.40元,乐晨突然心中有所感悟,对沈丽丹做个手势:“可以平仓了!”

  “啊?不用吧?”眼看就收盘结算了,形势一片大好,沈丽丹不觉得现在有平仓的必要。

  曹柯文也面露疑惑,他和沈丽丹想法一样,不管从哪个角度分析,空头大势已去,今后几天都会看涨,为什么要这时候平仓?

  “小七,帮我做三万口空!”丁向东突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大声喊了句,个人账户最高持仓三万口,他原本已经满仓了,现在自然是用的其他账户,这也是现今金融市场的一个漏洞。

  几乎与此同时,唐二公子、康总、陈总等人纷纷叫交易员帮他们增持做空。

  很明显,这是他们早商量好的,丁向东偷偷告诉了他们什么,也约定了暗号,到了出手的时候一起出手。

  沈丽丹立时汗毛都竖了起来,多年商场摸爬滚打的经验令她意识到危险,前面是深不可测的陷阱!

  “平仓,马上平仓!”沈丽丹大声的喊。

  但是一直给她做单子的交易员此时却要优先处理唐二公子的那笔订单,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总之没有响应她平仓的要求。

  而曹柯文此时已经懵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失去了应变的能力。

  就在这时候,就见电子交易屏上,无数空单砸了下来,四个50万口共计200万口的巨额空单直接将三二七的价位从151.30砸到了150元,接着又是数个50万口的空单,加之数不清的小空单,三二七的价位急速下落。

  “快平仓!”沈丽丹眼睛都红了。

  乐晨却一把抓住了她,对她轻轻摇头。

  “不要!”沈丽丹此时眼里只有那显示屏上快速跳动的数字,150.00,149.90.149.80……149.00……

  沈丽丹只觉得心脏都要停止了跳动,她也清楚的很,现在就算想平仓但价格如果不是定的特别低,只怕也没有人接。

  “啊……”大户室内突然响起了一片惊呼声,却是突然一笔750万口的超大空单出现,一下将三二七的价位打到了147.40元,这一个超大空单,可以说是对多头的最后一击,也是致命的一击,很多多头此时集体爆仓,已经根本来不及反应。

  这时候,“当”,石英钟响了起来,四点三十分,正是现今期货市场收盘时间。

  “万岁!”那险些犯了心脏病的老头首先欢呼起来,别看老先生衣着得体,一看就是有身份地位的人,现在却是一蹦三高,兴奋的手舞足蹈了。

  丁向东同样难掩激动之情,高举双手,就好像刚刚打了一场前所未有胜仗的帝王!

  唐二公子等人,同样高声欢呼呐喊。

  147.40元收盘,空头大胜,多头的主力大多被爆仓。

  这也怨不得他们激动,就算以他们昨天收盘时148.30元开始做空计算利润,那也是赚了九毛钱,千分之六的利润,一万口的话,那就是2亿期货合约,净赚一百多万。

  更别说,他们大多数都听从丁向东的安排,在151块多钱的高点上又开始做空单,紧接着空头就把三二七的价位从151块多砸到了147.40元,也就是利润将近四块钱,2.6%左右的利润,就算一万口单子,也净赚500万左右,以保证金算利润,那就差不多是百分之百的利润。

  如丁向东,最后在高点做了3万口空单,不算昨天做空的单子,就今天的单子,已经赚了1500万。

  尤其令他们激动的是,这场胜利跌宕起伏,当早晨刚刚得到财政部公告的讯息,看着开盘后一路上扬的走势,他们很多人心都凉了,谁知道到了最后,竟然是这样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一些人激动的围在丁向东身边,连声对他表示感谢,显然,丁向东和空头主力有着密切的联系,而这场战役中,他们的空单同样充当了小小马前卒的作用。

  丁向东紧握双拳,感受着自身的力量,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就是上帝,是拥有着无尽力量的上帝,他的眼睛,却瞥向了沈丽丹和曹柯文。

  沈丽丹欲哭无泪,从高高的山峰猛地被抛下,在即将胜利的最后一刻突然输了个凄惨,她心都凉透了,脑子一片空白。

  曹柯文更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喃喃低语着,脑子里飞速计算着自己的损失,越算身子越发冷,便如同进了三九天的冰窖,全身冰透。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