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二十二章 买定离手 (五)

第二十二章 买定离手 (五)

  就在房间里气氛有些尴尬时,不多一会儿,上交所国债期货交易开盘。

  因为有沈丽丹和丁向东的冲突,大家话也少了很多,大多默不作声的看着交易员交易。

  看起来可能知道明天三二七会有剧烈波动的资金流不少,有看多的,也有看空的,所以下午的三二七就比平日振幅幅度大了许多,要知道国债期货,往往如一潭死水一般,十天半月也不见得增减一毛钱,但今天下午的振幅,达到了五毛钱,最低到过147.90,最高则到了148.40。

  沈丽丹的两万口多单以148.10元成交,是最早成交的。

  国债期货的所谓“口”这个单位,就是2万元货币的期货合约,但国债期货,只需缴纳2.5%的保证金即可买卖,也就是2万元的国债,只需用500元的保证金便可以买入卖出。

  所谓一口多单,通俗解释,就是按照实时成交的市场价,用500元保证金买入价值2万元人民币的国库券,等将来国库券价格上升再卖出平仓获利,也就是看涨,将来涨了才能获利。

  如果是一口空单呢,就是用500元保证金按照现时价格卖出价值2万元人民币的国库券,等将来国库券价格下跌再买入平仓获利,这就是看空,跌了才能获利。

  沈丽丹买入了两万口多单,也就是用一千万的保证金,以148.10元的单价,买入了价值四亿元的国债期货。

  这就是四十倍杠杆了,风险利益并存,可能会赚大钱,但风险更大,如果市场不按预期波动,稍微偏离轨道,跌个两三元钱,就有爆仓的可能,没有保证金跟入的话,被强制平仓那几乎就是血本无归了。

  正因为风险极大,当2万口多单搞定,沈丽丹的心突然空落落的,无助的看向乐晨,现在才突然有些后怕,把一切希望寄托在这个少年身上,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乐晨只是慢慢吸吮饮料。

  沈丽丹第一个完成交易后,其余众人也纷纷成交,其他人自然都是跟随丁向东做空,其中丁向东的3万口空单以148.30元成交,其他人也大多是这个价位,有忍得住的也有一人是以148.40元成交,这人就是曹柯文曹行长,显然他更谨慎。

  至于唐二公子,则和丁向东以相同的价位做了1万口空单。

  按照现今金融市场管理的相关规定,国债期货的话,个人持仓最高3万口,也就是说丁向东在满仓操作。

  其实曹柯文以148.40元成交倒不是他忍得住,而是他犹豫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选择了跟随丁向东做空,虽然那个少年好像有种种奇异之处,甚至能知晓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情,但短短犹豫了一会儿后,曹柯文还是选择了跟随丁向东共进退,在多年交情的丁向东和一个行为神秘但不知道来历的少年之间选择,这本也没什么太多需要考虑的。

  曹柯文做了1000手空单,也就是拿出了五十万元保证金而已,刚好够期货户头的及格线,这五十万元还是他东凑西凑凑出来的,当然,包括丁向东在内不知道多少人愿意为他这次投资买单,但他宁愿从自己家里凑钱跟亲戚借钱,倒不是他多么清高,不然也不会来走丁向东的内幕消息,不愿意拿丁向东等人的钱只是因为他一贯小心谨慎,一夜暴富的话,终归不是好事,这样一点点投资致富,不管将来出什么事情,都可以将自己财产来源说清楚,这样的收入虽说也是灰色收入,却可以长治久安。

  屋里其他人,看到沈丽丹归根结底还是做了多,大多目光闪烁,这也令屋里的气氛有些尴尬,所以收盘后,丁向东也没说请大家吃饭,众人纷纷客套作别,离开了这间大户室。

  ……

  沈丽丹和乐晨住在了南江宾馆,这是南江最好的大酒店之一,环境极佳,回到宾馆休息了一会儿,乐晨看看时间到了下午六点,便忍不住给大志家里拨了个电话,虽然和姥姥说了今晚去大志家里睡不回家了,但还是有些不放心,要叮嘱大志几句。

  却不想,大志老妈接的电话,说今天大志没回家吃晚饭,应该是在学校食堂吃,更诧异的问乐晨怎么会往家里打电话,是不是大志出什么事了?

  乐晨忙编了理由搪塞过去,心里叹口气,自从大志和彭小敏交往后,两人如胶似漆,大志现在可不是三餐都在食堂吃吗?

  门被轻轻敲响,乐晨去开了门,外面俏生生站着的是淡绿连衣裙的沈丽丹,薄施粉黛的她看起来娇娇怯怯,别有一番风情。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她还换了套行头,令乐晨直翻白眼。

  “准备一下,去吃饭吧。”沈丽丹看似恬然,但跟着乐晨进了房间后,她还是忍不住心里的不安,小声问道:“你要不要再算一算,真的没问题吧?”毕竟,这是一笔一千万保证金投资,价值四亿的期货合约,而且算上丁向东的钱的话,那么超过百分之七十的投资,都是她借来的。

  “什么再算一算?”乐晨哭笑不得,扭头去了洗手间,懒得理她。

  ……

  乐晨梳洗完毕,和沈丽丹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却见深红绒地毯铺就的走廊里,迎面走来了唐二公子。

  “沈小姐,可不可以谈两句?”唐二公子完全无视乐晨,他也确实有无视乐晨的资本,在他眼里,这个高中生和地上的蚂蚁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有沈小姐的关系,他和乐晨根本不会产生任何交集。

  “沈小姐,我希望你慎重考虑,明天早上开盘后就算亏损一点吧,也要马上平仓转手做空,不然,我担心你明天会输的一无所有。”唐二公子态度诚恳而认真。

  伸手不打笑脸人,唐二公子是一番好意,沈丽丹轻轻点头:“我会考虑你的建议。”

  唐二公子微笑,瞥了乐晨一眼,眼里闪过一抹厌恶,但却也不屑和乐晨说话,对沈丽丹道:“我在菲亚西餐厅定了两个人的餐位,不知道沈小姐可不可以赏光,那里的鹅肝很出名,是从法国空运来的。”

  沈丽丹笑道:“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和乐晨简单吃点吧。”

  唐二公子愣了下,他几乎从来没有被女人拒绝过,更别说,还是因为一个还在上中学的毛头小孩子了。

  又想想沈丽丹因为这个毛孩子的建议竟然不惜和丁向东唱反调,心下更是不解,狐疑的看了乐晨一眼,心说莫说这毛孩子有什么特别大的背景?但见乐晨衣着打扮,唐二公子随即把这个念头抛开,冷笑对乐晨道:“听说你预感挺准的,那你预感一下,你明天会不会被人打?”

  乐晨笑笑,正要说话,沈丽丹已经拉住他胳膊,对唐二公子道:“好了,我和乐晨去吃饭了,唐总,再见!”说着话,不由分说的拉着乐晨离去。

  看着乐晨和沈丽丹背影,唐二公子脸冷的似冰一样。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