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二十一章 买定离手 (四)

第二十一章 买定离手 (四)

  沈丽丹这时蹑手蹑脚凑过来,低声问乐晨:“这笔投资没问题吧?”

  乐晨摇摇头:“下午开盘后,你找合适的低点买空做多!”

  乐晨并不知道明天将会发生的是震惊中国并促使中国证劵制度进一步发展完善的三二七国债事件,他只是凭借自己苦苦寻觅得来的一线灵机,为沈丽丹趋凶避吉,就在方才,他又偷偷推衍了一番,帮沈丽丹问了问财帛之事,流盘显示象征沈丽丹投资财帛事项的福德宫有擎羊冲克的迹象,擎羊乃是凶星,乐晨又继续推衍擎羊来自何方时,脑海里灵机闪动,出现的是丁向东的身影。

  而且,看丁向东脸上隐隐有黑气缠绕,且成三尖之状,注定是走霉运破巨财的征兆,不说本来便得到了一丝灵机,就现在来看,跟他反方向投资是不会错的。

  国债多空这些金融知识来之前乐晨参悟了好久,基本的东西并不高深,对常识性的何为空何为多等等,乐晨现在倒也算略懂一二。

  其实股市也好,期货市场也好,因为太多人的意愿在里面,变数太多,其实是很难推衍出具体结果的,但随着时间推移,乐晨对那一丝灵机领悟越来越深,更有了丁向东这盏指路明灯,心里渐渐有了底。

  明天这国库期货的变数,从那丝灵机中,乐晨隐隐的,抓到了其中玄奥,概因盘面上龙池闪耀,很显然,任何人的意愿,都抗衡不了国家的意志。

  听乐晨的话沈丽丹一呆,带乐晨来,本来只是想求个心安,其实想也知道,恩师介绍的丁向东定然不是一般人,跟着他投资期货,又哪里会赔呢?但毕竟这次沈丽丹的账户上不仅仅只有她自己的钱,还东借西借,抵押贷款,一共凑了五百万之巨,乐晨如果认为今天的投资值得,那沈丽丹就下决心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投进去赚这第一桶金。

  但怎么也没想到,乐晨不是认为这笔投资值不值,而是让她全投资进去做多,和丁向东完全背道而驰,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沈丽丹愣了好一会儿,犹豫着说:“我想想,我想想。”起身失魂落魄的向交易席那边走去,丁向东正在那边呢。

  乐晨笑而不语,拿起瓶矿泉水慢慢喝着。

  眼见那边沈丽丹和丁向东低声说什么,丁向东好像越来越生气,嗓门也高了起来,突然,他喝道:“好了,你喜欢做多就做多好了!你既然相信个毛孩子!叔叔我也成全你!你账户上极限就能买一万口是吧,我再借给你五百万!给你凑两万口!”对旁边一个交易员喊道:“往沈小姐账户上转五百万,等开盘后,遇到合适的低价帮她买两万口做多!”他所说的账户自然指沈丽丹的银行账户,现今实名交易,沈丽丹的证劵户口金额只能由她绑定的银行账户转入,当然,为了方便操作,现今几名交易员各自负责一两人,手里都有他们的户头号码,不过不管银行账户也好,证劵户头也好,只能两者间转入转出,也不怕这些交易员捣鬼。

  丁向东嗓门极大,这一嗓子屋里所有人都听到了,可谓石破天惊。

  大家第一惊,是沈丽丹如此年轻的美女,又没什么背景,竟然能拿出五百万炒金融?第二惊,好端端的,沈小姐怎么会和丁总唱反调,发神经么?丁总明明有内幕消息,明天会有资本大鳄做空,她偏偏要买空做多?

  被丁向东这一嗓子,沈丽丹俏脸通红,有些下不来台,她更担心的偷偷看了乐晨一眼,又赶紧把目光转开。

  乐晨摇头笑了笑,知道她是怕自己见怪,毕竟没经自己同意便把自己的预测告诉旁人,她担心坏了自己的规矩,所以才不敢看自己,说起来,处的时间长了,发现她倒蛮善良的,她能和丁向东去说自己的预测,就说明是信服了自己,但其实她大可不必的,只要带自己去寻常的交易大厅就可,何必要去提醒丁向东,她也应该知道,提醒丁向东的后果多半便是现今这般情形了。

  毕竟来这里是承了丁向东的人情吧,她才会善意的去提醒丁向东。

  乐晨理解沈丽丹的感受,倒也没有怪她的意思。

  “你要沈小姐做多,她就做多么?”曹柯文曹行长诧异的看着乐晨,刚才乐晨和沈丽丹说话他听了个大概,本来对这少年的话一笑置之,却不想沈丽丹却真的信了,还准备说服丁向东做多,这可太奇怪了。

  曹柯文奇怪极了,盯着乐晨猛打量,想看一看这个少年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会令沈小姐那样的人对他言听计从,毕竟沈小姐年纪轻轻自己拼搏发家,论精明,只怕在座没几个能强过她。

  乐晨笑了笑,“曹行长如果信我,最好也做多。”

  曹柯文苦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沈丽丹俏脸通红的坐回了乐晨身边,实则心里也有些愠怒。

  而那些人议论纷纷,不时打量乐晨,互相打听下也渐渐都明白了,原来是这个毛孩子说服沈小姐做多,这都哪跟哪啊?太滑稽了吧?沈小姐是不是被他下了降头啊?

  丁凯过了会儿凑过来,拿了纸笔,陪着小心对沈丽丹说:“沈小姐,我叔叔的意思……”

  沈丽丹咬了咬红唇,伸出手:“要借我钱叫我写欠条是吧?我知道,拿来吧,我写!”丁向东这般不留情面,令沈丽丹心里有些恼火,更赌这口气。

  对叔叔翻脸不认人的劲头,丁凯心里也有些不以为然,不管沈小姐为什么鬼迷心窍信一个毛孩子的话,可你就算不劝说吧,也别落井下石啊,还要再借给沈小姐五百万,沈小姐碍于面子又不能多说什么,这不把人往死里整吗?

  想劝说几句,但见沈小姐眉宇间也有了怒色,丁凯便不敢多说,目光瞥处,却见乐晨正老神在在的嘬饮料,丁凯这个气啊,心说老子刚刚看到你时看你腼腆的表现还以为你是个善良的乡下孩子,谁知道是他妈一搅屎棍子,沈小姐算被你坑惨了,也不知道咋那么信你,要说喜欢上你,呸,你也配?你貌不惊人语不压众,踢人堆里都找不出你,黑煤球似的!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正琢磨呢,乐晨突然抬眼对他笑了笑:“你不错,未来有前途,而且从三十岁到六十岁,有三十年的鸿运。”

  丁凯一口气差点没噎死,说什么鬼话?!知不知道我想什么呢?!还他妈指点江山了你!丁凯这个气啊,都想揍这个家伙一顿,狠狠瞪了乐晨一眼,拿了沈丽丹写的欠条回了叔叔身边。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