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十四章 惊变 (下)

第十四章 惊变 (下)

  徐星汉大概出去了十几分钟,回来的时候却是脸色煞白,失魂落魄的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怎么了?这可一个多小时了?他来不了我可走了!”沈丽丹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了,看不到那老色鬼也好,看到他也不过骂几句出出气,说不定还会遭来更惨烈的报复,自己能离开畈城,可自己的家人都在畈城,如果因为自己受牵连就追悔莫及了。

  听沈丽丹问,徐星汉还是那么一副失神的样子,下意识的回答:“他,他来不了了,加班的时候突然心脏病发作,现在进了医院,在重症监护室呢?好像,好像很严重,要,要不行了……”

  “怎么会呢?他没有心脏病历史啊,家里人也都没有?怎么会有心脏病……”徐星汉呆了一会儿才猛地回神,“我去医院看看。”好似忘了有沈丽丹这个人,转身开门匆匆的去了。

  心胀病发作?沈丽丹心里冷笑,这还不是作孽太多遭了报应?

  可突然,沈丽丹俏脸脸色一变,一个从来没有心脏病史的健康人突然闹了心脏病,而且,还严重到可能死亡的状态。

  “我说了会帮你解决就一定能帮你解决!今晚之后,他不会再是你的麻烦了。”

  乐晨那虚弱无力的话语突然极为清晰的响在沈丽丹的耳畔,就好像炸雷一般,炸得她脑子嗡嗡的。

  是他?是他吗?

  沈丽丹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

  想起乐晨这几日所做的种种事情,沈丽丹几乎可以肯定,这一定是乐晨的手笔。

  可是,能在遥远的某处,在人根本察觉不到的情况下,任意操纵人的生死?!这,这也太可怕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存在?这可不是说,他可以完全无法无天随心所欲?不管是世界首富,还是最强大国家的总统,亦或是神秘莫测的恐怖分子首领,在他眼里,都和小鸡仔一样?他动一动念头,这个世界上,从此就会少了一个强人?

  权势滔天也好,富可敌国也罢,在他面前,全如浮云!

  沈丽丹蹬蹬连退了几步,身子一软瘫坐在椅子上,刘志生遭遇噩耗的惊喜之后,现今她的心中,涌起的却是深深的恐惧,一种渗入骨髓的恐惧。

  ……

  操场上的几个篮球场被男生女生们三五成群的霸占着嬉戏,有按照规则一板一眼正规玩全场的,也有纯粹是抢球投篮玩闹的。

  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体育课是他们难得的放松时间。

  同样换了蓝条运动服的乐晨远远躺在篮球场旁水泥台阶上晒太阳,他的身体还是感觉有些不适,前几天施展禁术给他身体及精神带来的创伤还远远没有恢复。

  而对于学习成绩倒数偏偏又不是那种调皮捣蛋的老实学生来说,在任何学校任何班级都是不起眼的存在。

  乐晨毫无疑问就是这种人。

  “嘭”,一团黑影砸过来,落在乐晨脑袋不远处,跳动着,却是一个篮球。

  乐晨头都没扭一下,反而闭起了眼睛。

  “你小子,装死吧你就!不怪小敏说你,懒得都抽筋了你,天上掉馅饼你都懒得捡,我现在觉得她说的话太对了,简直就是真理啊。”大志咋咋呼呼的声音在旁侧响起。

  乐晨闭着眼睛嘟囔,“她的话对你来说不一直都是真理吗?”:

  大志就嘿嘿的怪笑起来,坐到了乐晨旁边,用胳膊捅了捅乐晨的头:“喂,我跟你说的事儿怎么样了?我跟你说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小敏那小师妹不漂亮?你就不动心?”

  乐晨干脆拿了帽子遮在了脸上。

  大志的女朋友小敏是高三体育班的,练篮球,个头比大志还高,只比乐晨矮一点点,两人刚刚谈恋爱,如胶似漆的,大志可能觉得以前和乐晨是二人转,现在经常甩了乐晨不大好意思,所以一定要给乐晨也介绍个女朋友,说是高一体育班的小师妹里有个和乐晨挺搭的,还撮合过四个人一起在食堂吃饭,算是介绍给乐晨认识了,搞的乐晨一个头两个大。

  “快高考了,我要学习。”沐浴在暖暖阳光里,乐晨的声音也懒洋洋的。

  “你就吹吧!”大志气得用力捶了乐晨一拳,“我告诉你,体育班的可都是狼,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小子以后肯定后悔!”

  乐晨揉揉胸口,继续躺着晒太阳。

  以前学校就是他的避风港,在这里,可以忘却生活的艰难,忘却曾经的伤痛,而现今,他虽然在渐渐发生着变化,可依然需要一个适合他年龄存在的避风港湾,可以叫他完全放松,忘掉一切。

  看乐晨惫懒模样,大志恨不得一口咬死他,恨恨诅咒了几句,转身离去。

  ……

  体育课是上午第四节课,下了课也就等于中午放学了。

  下课铃响前十分钟,上体育课的两个班的学生就开始陆续回教室,做回家或者尽快去食堂打饭的准备,第四节体育课是学生们的最爱,可以提前几分钟下课,去食堂排队也能排在最前面。

  校园和操场隔着一条道,乐晨早就注意到了一辆红色小轿车停在操场旁,他便磨蹭着走在了最后,趁人不注意,飞快的拉开车门上车。

  车里驾驶位正听着音乐昏昏欲睡的黄裙性感美女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回头见是乐晨才拍着胸口埋怨道:“你吓死我了你!”

  “麻烦不都解决了吗?你还怕什么?”乐晨淡淡笑了笑,说:“是怕了我吧?不敢来见我了?”

  沈丽丹心里一凛,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少年是谁,更被乐晨说破了心事,尴尬笑了笑,说:“不,不是,这几天店里有点事儿……”说到这儿就觉得不对,面前这少年,可不知道有什么特异的能力,怕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他,在他面前撒谎,可不是自找苦头吃吗?

  其实这倒是她想多了,乐晨最近才渐渐有了推衍的心得,若不然,以前他生活也不用那般困苦,何况就算现今,他想推衍什么事情也需脑海里的灵机闪动,不是见人就可以推衍的。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