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十章 麻烦(下)

第十章 麻烦(下)

  101和102房间那边的走廊里,乱哄哄站着几个人,沈丽丹心急如焚,眼睛都红了,既然管四儿不给自己活路,自己就和他拼了,报警就是,再不行就上访,就给报社电视台写信,向焦点访谈反映,就不信了,现在就没有王法了,没人治得了他?

  沈丽丹心里恨恨的想着,可是到了近前却愣住了,却见嘎子等几个小痞子老老实实在旁边墙根蹲着呢,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正在训斥他们,“老实点,都别动!你们几个小兔崽子是真行啊,手,都抱脑袋上!”

  沈丽丹茫然看向小玉,小玉却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匆匆去报信的时候就知道这几个痞子和101的客人发生了冲突,还把一个客人给打了,可没想到短短时间,形势发生了这样的逆转。

  有一名特别机灵的服务员偷偷凑过来说:“丹姐,101的客人原来是副县长呢,姓刘,还有县公安局的一个人,好像也是个官,就是他……”说着,对那个正训斥几个小混混的高大中年人努了努嘴。

  这时那名中年人目光已经落在了沈丽丹身上,他是老公安,观察力极强,从旁边人对沈丽丹的态度以及沈丽丹的神情已经知道沈丽丹是谁了,随即目光一冷,满脸威严的道:“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吧,来,跟我进来,我了解一下情况!你这里简直藏污纳垢!太不像话了!”

  沈丽丹心里一突,但此时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大不了这个练歌房不开了,管你是什么人,又能怎么了?连串的事件令她心灰意冷,觉得KTV怕也开不下去了,既然已经对这个练歌房没了指望,心倒是定了下来。

  “您说这话我就听不懂了,什么叫藏污纳垢,我打开门做生意,什么样的人来消费我能管吗?这几个人就是来捣乱的,差点把我店砸了,我还希望您能严惩他们呢!”不再患得患失,沈丽丹也强硬起来,毕竟,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要说身家,这个小县城里她也算数得着的。

  听沈丽丹的话,中年人眼里就有了怒气,他在县公安局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县局治安大队的大队长,姓徐,除了局里的几位局长、副局长、政委等等正副职领导,也就数着他了。

  按说如KTV、酒吧等等娱乐行业公共场所是治安大队的重点管控目标,但一来麦岛KTV开业没多长时间,二来徐队长不爱和自己管区内各行业的老板打交道,所以,今天还真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被沈丽丹反驳了几句,徐队长有些恼火,但今天唱主角的不是他,也只有压下火气,沉声道:“跟我进来!”转身推开了101房间的淡黄色花玻璃门。

  101房间很大,转圈的黑色沙发,四四方方的正方形大茶几,几乎可以围坐二三十人,桌上东西倒不多,寥寥几支啤酒,一些果盘小吃等等。

  今天101来的客人也不多,刘副县长和几个体己人而已,来这里自然也不是为了喝酒,主要是因为刘副县长喜欢唱几句,KTV是新生事物,在畈城来说,和南方不一样,倒和色情以及贪腐扯不上关系,更不是后来官员进不得的禁地。

  方才唱歌中途刘副县长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正好102一个小痞子歪歪扭扭出来,和刘副县长撞到了一起,那小痞子二话不说就给了刘副县长一巴掌,把刘副县长的假发都给打掉了,若不是徐队长听到声音出来,怕还不定闹出什么事儿,那些小痞子不认识县领导,但对能把他们整治的欲生欲死的县局治安大队的太上皇可不敢不认识,徐队长出来一嗓子,把这些小子全吓傻了。

  可吃了亏的刘副县长现在郁闷的很,从参加工作以来都没这么丢脸过,想拍屁股走人其余事情交给徐队长处理,可偏偏假发被打掉后混乱中被踩的脏兮兮的,根本没法戴了,有跟班赶紧去买发套,他自己坐在包厢里生闷气,心里都恨死这家KTV店了,脸上却要和颜悦色的叫徐队长去找老板了解下情况。

  正满腔怒气之时,门声一响,徐队长领着沈丽丹走了进来。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刘副县长上下打量着沈丽丹,眼睛却是亮了一下,以前听说过麦岛KTV这个老板娘特别漂亮,今天见到本人,可比传闻的还看着顺眼。当然,如果不是有这种传闻,刘副县长也不会见什么这里的老板,交给徐队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便是。

  “是,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但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这里和人发生冲突,都不是我的错,我愿意适当作出一些赔偿,可是那帮流氓本来就是来捣乱的,既然你们都是县里领导,都是大人物,我倒要讨个说法,畈城是咱们政府说了算还是管四儿说了算?昨天晚上管四儿派人意图绑架我,今天又指示流氓来我的店里捣乱,就是想叫我把KTV的股份卖给他,他这么无法无天为什么没人管?!”沈丽丹已经豁出去了,倒是心里平静了很多,也不怕得罪谁了,想说什么说什么,反正KTV大不了不做了,那还怕什么?

  “哎呦,还是个小辣椒!”刘副县长笑了起来,“你说这些人是管四儿叫来捣乱的?管四儿?是管学成吧?”

  徐队长在旁侧忙点头称是,沈丽丹冷哼一声:“揣着明白装糊涂!”

  徐队长沉脸训斥道:“你给我老实点!”这丫头片子,有点钱就要翻天了!

  刘副县长又是微微一笑,摆手制止了徐队长,和颜悦色的对沈丽丹道:“你说的这些都有证据吗?”

  沈丽丹一滞,但随即一团怒火升起,正要出言反驳,刘副县长已经微笑道:“好了,商业纠纷,本来就很难说什么对错,不过这些社会闲散人员蓄意来捣乱是一定的了,老徐,这些人你要从重从快处理!看他们都是老手了,平时坏事肯定做的不少,你要查清楚,要给街坊邻居们一个交代!”

  徐队长忙在旁边说是是,好好。

  刘副县长的鱼泡眼又看向沈丽丹,微微一笑:“至于管学成那里,我也认识这个人,他是个能人,但可不是什么坏人,如果你们生意上有什么纠纷,我可以和他打个招呼,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给我的。”

  听到刘副县长说什么“给面子”的话徐队长不由一呆,要说到了刘副县长这样的地位面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话方式,对上司、对同僚、对下级、对平头百姓各有一套面孔,也各有一套说辞,但现在和沈丽丹说话的方式,可就算得上是私交极好的人之间的“私己话”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毕竟刘县长和这个漂亮的老板娘是第一次见面。

  随即徐队长瞥了眼亮光照人的沈丽丹,心里渐渐明了。

  沈丽丹听了刘副县长的话,不由也是一怔,随即巨大的喜悦从心底升起,是了,虽然管四儿的门路可能都通到了市里,但刘副县长这个等级的人和他打声招呼的话还是管用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应该就可以化解了,毕竟自己不是挡了管四什么财路,也不是要和他竞争什么。

  “这……,如果您真能帮忙,我,我谢谢你了,很谢谢你!”想想刚才自己的表现,沈丽丹倒也颇为不好意思,方才是决心KTV关门,但那也是破罐子破摔而已,现今天大的难题可能要迎刃而解,她也不由觉得自己方才的表现有些过。

  看着沈丽丹娇俏模样,刘副县长愉快的笑起来。

  可是沈丽丹嘴上说着谢谢,心里松了口气,可突然的,猛地就觉得今天的事情很诡异。

  脑海里,闪过了那乡下少年的身影。

  啊,这,这可是怎么回事?

  好像,真跟他说的一样?

  他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有预测未来的超能力?那可不是科幻电影里的情节吗?

  这不可能吧?

  可是,一切都被他说对了,嘎子那几个流氓在东南角闹事,如果不是他提醒自己,自己怎么也不会叫人给他们换到西南角的大包来,按照自己的秉性,自然是把他们安排去离大包客人越远越好,那么他们也就遇不到这几位县里的大人物,更不会得罪他们,今天的事情也就无从解决。

  这一切,都被他说中了,甚至可以说,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他安排下进行的,这个家伙,就好像那冥冥中的大手,主宰了今天下午发生在KTV里的这一幕幕戏剧般的变化。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

  沈丽丹打了个寒噤,那个本来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乡下少年,突然就变得有点飘渺,甚至有点可怕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