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宝典 > 第七章 少年郎

第七章 少年郎

  早上姥姥煮的白粥,她特别疼爱乐晨和孤儿们,虽然家里过的清贫,平素姥姥也不舍得吃点荤腥,但还是专门为乐晨和孩子们做的咸菜炒鸡蛋当下粥菜。

  乐晨慢慢喝着粥,想着昨晚的梦,好像,梦到妈妈了,在梦里,自己真是快乐呢。

  “一大早李老大就过来了,说他想了办法,咱家的地不收了。”

  姥姥脸上尽是欢颜,这两天她都吃不好睡不好,现在,这件事终于解决了。

  “哦。”看到姥姥脸上笑容,乐晨心里更有些酸,什么时候,自己才能一点心不叫姥姥操,让姥姥过上特别安逸的生活呢?

  在烧热水的黛儿远远看着乐晨,亮晶晶的星眸,好像没什么能瞒过她眼睛的事情。

  当乐晨吃过饭向外走的时候,黛儿快步到了乐晨身边,低声说:“少爷,今天晚上又要给来喜儿他们泡澡了吧?”

  乐晨点点头,黛儿特别细心,有时多亏她提醒。

  四个残疾智障儿,一个女孩儿三个男孩儿,其中有个男孩儿叫胡力,懂事聪明,但从小右胳膊畸形,特别特别短小,这两年流行看港台录像片,有村里孩子就给他取外号叫“天残手”,剩下一女二男都是智商的问题了,女孩叫来喜儿,在孤儿院的时候就被取外号“傻姑”,其他两个男孩儿都是没名没姓的弃婴,老妈那时候给取的名字,一个叫小龙一个叫小虎,上户籍时都姓了老妈的陈姓。

  这几年乐晨开始给他们用自己配的药水泡浴,又用针灸点穴,大体上每个月泡一次药浴,每周针灸一次,从古书里习得的疗体秘术,乐晨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权当尽人事。

  而且药材方面很多都是选用本地能找到的药材充数,以前有老中医帮衬还好,今年开始,乐晨却只能用山上采的草药了,就更难说其效果如何。

  不过这些孩子倒是真的听话安静了许多,可并不全是黛儿来了后照顾他们的功劳。

  见乐晨点头表示知道,黛儿便扭身走了。

  看了眼黛儿背影,乐晨心里叹息,黛儿在这个家,难道以后就不上学了么?

  还有几个弟弟妹妹药浴用的药材,自己也要尽快想办法。

  叹口气,心里沉沉的仿佛压座大山,乐晨推自行车出了院门,此时晨曦渐退,空气清冽,乐晨用力呼吸了口新鲜空气,精神为之一振,随即驱车驶出,谁知道刚刚到了村口,却见一辆典雅的红色小轿车堪堪停在他面前。

  “乐晨,你没事啊?还要去上学?”沈丽丹从车上跳下来,娇俏小脸满是惊讶,不得不说,她的声音也甚是清脆动听,听在耳朵里是一种享受。

  乐晨见她这么快就找上来微微一怔,随即知道,自己这个每天上夜市的小果农学生想来也好打听,点点头,说:“咱们找个地方说话,别被我家里人知道昨天的事。”

  昨晚乐晨跑掉后,沈丽丹听两名后来赶上来下晚自习的二中学生议论,好像刚刚打架的是高三文科一班的乐晨,沈丽丹就拦下这两人,详细打听了乐晨的情况,其实昨晚她就开车来王庄转了一圈,也跟庄里人打听到了乐晨家是哪个院落,但开车到了乐晨家院子外面时,见里面人好像熄灯都休息了,虽然奇怪,但也没有冒昧打扰,这才一大早跑了过来。

  这时听到乐晨说话,沈丽丹可就急了,这孩子,就因为怕被家里人知道和人打架了,看来是昨晚瞒了一晚上,自己还以为他没受什么伤呢,这可怎么行?

  “快,你上车,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虽然看到乐晨精神奕奕的不像严重受伤的样子,沈丽丹微微放心,但还是有点着急,那可是猎枪啊,不是开玩笑的。

  乐晨眼见有临近的院落开门进出人,可不想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不然迟早昨晚的事情会让姥姥大舅知道,当下也不多说,去开了沈丽丹轿车的后备箱将自行车斜着搁进去,只是后备箱的门可就关不上了,自行车半个车身露在外面,不过这个年代大多数人交通工具是自行车,遇到开汽车的带,也多是这样放自行车,倒不足为奇。

  开车门上了副驾驶,乐晨说道:“开车,去二中吧。”

  沈丽丹一边打火起车一边说:“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下,你放心吧,我会暂时帮你瞒着家人,你昨天救了我,是我的大恩人,我要好好感谢你!”

  “我没事,去二中就好了。”乐晨摇了摇头。

  沈丽丹打方向盘,出了王庄却是左转,明显不是去二中而是去县医院的路线。

  “我说去二中!”乐晨皱起了眉头,心里没来由的浮躁,虽然沈丽丹一瞥一笑,一举一动都散发着别样的魅力,风姿绰约,但乐晨的心这些年早就冷了,并不是那些青春期的少年心态。

  “哎呦,小小年纪脾气还不小。”沈丽丹讶然看着乐晨,随即噗的一笑,俏脸如牡丹花开,别样诱人。

  但随即见到乐晨冷冰冰的面庞,沈丽丹的笑容渐渐散去,这个少年,实在有一种说不出的特质,坚毅、冰冷,小小年纪,却好像经历了很多很多事。

  乐晨想了想,将运动服的衣袖卷撸起来给沈丽丹看:“我没事,就是擦破了点皮。”

  纱布包裹的很有技巧,令沈丽丹放了心,说:“啊,你家里有人是医生?不对啊,你不是没和家人说吗?”

  “这你就别管了。”乐晨漠然的看着前方。

  沈丽丹愣了又愣,实在没和这样的少年打交道的经验,只好按照来时想好的说:“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前面转弯,把你自行车放我店里,我带你去市里玩,中午我请你吃饭!”

  沈丽丹不是乐晨家长,自然不考虑乐晨逃课学习的问题,她只想尽快表示感谢,对这少年,她是由衷的感激,也盘算好了,自己该怎么表示感谢,吃饭什么的自然不算,但是给现金又不大好,思来想去,沈丽丹准备去市里给这个少年买一台电脑,电脑是新鲜事物,对学习应该也有帮助,虽然一台电脑要一万多块,现在来说,县城八十平米的楼房一套也不过四五万,一台电脑可就是二十平米一间房了,可沈丽丹觉得,那也值,毕竟昨晚如果自己被那两个痞子带走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而且这少年为了救助自己,可是中了枪,见了血。

  “去市里?”乐晨心里动了动,听说市里楼特别高,特别繁华,自己只在电视里见过,还从来没去过呢。

  可随后乐晨轻轻摇头,这些繁华,距离自己太远太远了,自己不属于那个世界,那个世界,也容不下自己。

  乐晨低头琢磨了会儿,说:“我要上学!这样吧,中午你来接我,我和你吃饭。”这个丽人,毕竟是自己的贵人,弃之不理可能会更麻烦,自己倒想看看,为什么她会是自己的贵人。

  “呦,给姐姐下命令啊!”沈丽丹抿嘴一笑,不过想想叫人旷课是不大好,也就点头答应。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baodian/1775021.html